当心夜半 北风寒

一只画眉在一棵树上尽唱,看见斜对面猪圈里的猪们对他的歌声非常冷淡,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就决计把自己要唱的全部丢开,专门来摹仿猪叫。
几个月之后,他叫得很象猪了,于是在猪圈里当众表演,猪们大为激赏,喝采之后,立即开了个会,议决颁发这画眉一笔奖金,以示鼓励。
这画眉觉得自已地位陡然增高了。每逢他听见树林里他同类的大合唱,他就看不起:
到底不是正宗,只配在此闹闹,上不得台盘的。一一选自1
949年2月1日香港出版的《小说月刊》新二卷第二期

是非常美的一部电影。

一是人美。年轻的面容和肉体,穿朴素的衣裳,没有口红不画眉,一个个立在那里,蹬起腿跳支舞,笔直的脊梁骨和饱含笑意的灵动眼睛里便是美人的风骨。

二是画面美。用心雕琢。七十年代的军装绿和革命红,一下子带来了年代的味道。毛主席离世后那拉下的黑色幕布,镜头从各个角度拍摄,幕布的左右上下外内,就是在无言的诉说着毛主席的离世为那个年代带来的黑暗迷茫无助。布,幕布是黑布,还有红布,一群少男少女围坐在木桌旁,红布内外,红布和邓丽君迷人的嗓音,朦胧迷幻悸动,是那个只知道唱红歌吹号子年代里直击心窝的一枪。打得腿都软了,脑子嗡的一声,酥掉了。还有白布,萧穗子拿着她的金项链,隔着晾晒的白床单奔跑,简单懵懂和未知,为了给留下一个人,就只是为了留下这个人,甚至不考虑后来很多年之后这个人和自己是否真的有牵连。还有空旷的室外,小萍忘情的舞蹈,她记得,因为那是她的芳华,和她爱和不爱的人牵扯在一起的青春年华。

三是年代美。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爱上一个人,可能仅仅只是看她第一眼,听她唱第一句歌哪怕是红歌。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去爱一个人,一碗加了香油的拉面,一盘从室友那里要来的饺子,从厨房偷带出来的两个西红柿,还有急匆匆奔赴后台叫你出来只为了送两口好不容易得来的橘子罐头。那时候生活苦,物质匮乏,可人们很幸福,一颗糖可以让心窝子甜一个月。他们或许吃苹果不削皮,不满足现在人嘴里的精致活法,但他们咬下的每一口柿子,爱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往心窝子里钻,他们咀嚼的仔细,爱的踏实。

四是细节美。在一个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我的眼里,贴合的很有趣。军队干事拐弯抹角想套出刘峰的下流,可他们不知道也不相信,他爱一个人去拥抱她,是不会想着摸一摸文胸后面的纽扣。学雷锋争着抢着扫猪圈,结果围栏忘了关,放了头猪满街跑还得正牌雷锋上街抓猪。还有雷锋,活雷锋刘峰,只能用来崇拜,用来做好事,心里的他是不能沾着烟火气的,否则也是恶心幻灭,多么悲哀的榜样。还有那因为出汗冒馊味而受尽战友的刻薄讥讽的小萍,觉得同情,觉得不可思议,看完了仍不相信这种歧视会存在在那个年代里。还有把文胸里放胸垫当作耻辱、穿了件紧身白衬衫和条喇叭牛仔好看归好看,仍是羞的不知该怎么出门。哦对,觉得搞笑和讥讽的是,陈灿爆出的干部子弟身份和几天后便和宿舍的门当户对的相爱,又离谱又现实。还有一处讥讽的,那个三千自行车要一千罚金的土匪窝警局,可笑的是现在也是这样。

故事,故事倒看不清了。百转千回的爱,和在芳华逝去后的年少后从前懵懂情感所幻化成的另一幅模样。芳华,芬芳的年华,它们生长在祖国最特别的年代里,以最特别的方式成长,有共同歌舞的队友,有战火连天的前线,有生离死别,有悲欢离合,大学、出国、可口可乐的广告。

喜欢散场时唱的那首歌歌词,当心夜半北风寒,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哪怕,和属于他们的绝代芳华,再无重逢。

不过要说的是,有些段落画面拍的太新了,有从那个年代的出戏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