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修行——看胡因梦自传有感 – 草稿

你再不要到那井口边去窥探了,儿子!千万别那样,危险呵! 为什么?
儿子,你还不知道自己多么粗心,又多么急躁啊l 真的吗?
.母亲从来都是夸她儿子,不会贬她儿子的。 我知道。
头几天,小公鸡果然不再到井口边去窥探了。
一天,两天,三天小公鸡终于怀疑起来了。
无论怎么样,我不相信那里是个危险的地方!可不是么?这些天来,没看见有什么怪异出现!不过,母亲的话总该听从。
小公鸡便把要到井口边去窥探的念头遏住了。 不久,小公鸡又在想了。
即使那里确是个危险的地方,只要看一看,大概是不妨的吧?但是,母亲叮嘱我不要去。
小公鸡又把要到井口边去试探的念头遏住了。
一次,二次,三次,小公鸡终于忍耐不住了。
母亲的话,没有多大意思,只是太顾虑我做儿子的只要我自己小心点儿,什么危险也没有?
它一步一步地走近井口边,伸长头颈,往下一望,只见亮晃晃的圆圈子中,站着一个什么东西,板起脸孔,怪相难看。
小公鸡的心里头不自在,不知不觉,也自然而然地燃起一股怒火。
你是什么东西?谁同你呕气?装什么鬼脸?你这瘟东西! 井里起了一种微细的回声。
这使小公鸡更误会了,难道是个不相识者在辱骂它。于是,它气更大了,无名火高三千丈,心一横,大叫一声,翅膀一拍,立刻飞下井去,要和它仇敌分个高低。
唉!唉!糟糕!我错了,太急躁,太粗心大意了!
小公鸡等到发觉自己的错误,时候晚了,井水已经浸透了它全身。选自《小朋友寓言》。儿童书局l931年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应该是高中之后,我就没看过自传了。缘由很奇葩,是因为我觉得真正的牛人是不写自传的,例如孔子、释迦摩尼……反之认为写自传的大多是一些沽名钓誉或者自吹自擂之辈。

所以当有人跟我推荐《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自传》时,我心里是有点拒绝的,再加上我知道胡因梦是因为李敖,而李敖的有句吐槽让我对她印象有点一般。所以一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并不认真。

我是2017年开始看这本自传的,刚好在之前读完了武志红的《为何家会伤人》,对“大母神”有着比较深刻的体会和认知。当我看到这本书里写到她母亲的一些情形时,也会有感而发,果然天下母亲一个样啊。例如,在胡因梦想脱离她母亲独立生活并鼓起勇气跟她母亲说想搬出去住的时候,原文如下:

母亲听完了我的话,闪电眉高高挑起,语带威胁地说:“怎么啦?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老太婆已经让你嫌透了是不是?要找房子可以,五分钟远的路程之内你要是能找到一幢合适的房子,我就出钱给你买下来。”

稍做说明,胡因梦这时已经进入演艺行业并赚了一些钱,她把所有收入都给母亲管理,所以才有后面半段话的产生。

我当时看到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拍腿感叹,这不就我母亲的说话语气嘛!如果跟她商量一件事情,不符合她意的话(例如我哥的安排),她就会上纲上线,不讲逻辑道理。并且在关于金钱的记忆中,我母亲有一次直接越过我跟我身边一个好朋友借了伍万元,当时这件事让我异常气愤,直到现在,我想起这件事我还有些难以释怀。还好当时我手中有点存款就直接把钱给还了,并没有影响到我和这个朋友的关系。

所以这一段文字让我印象极其深刻,并且感同身受,原来我们都有着相似的母亲。也让我对作者有了一些认同感。

就如同胡因梦一样,我也有在2017年产生出想自己一个人住的念头。有探过母亲口风,她说还会给哥哥买房的,到时住他那。意思就是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己住了。继续问什么时候买?则回答现在不是时候,再看看。那要到猴年马月才是时候?这样太被动了,非我所愿。

从这时起,我就有种强烈的意愿,想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地方可以偏远点,房子不用太大,但是我可以完全自主的一套房子,装修由我来决定,放什么东西不放什么东西我来决定,我希望谁住进来就能住进来,反之亦然。

这个意愿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某些程度上影响了我的认知,我以前过于被动,没有主见。现在则有着一些动力去主动,去争取。

这个意愿是如此强烈,我甚至感召到一个平日里没有交集的人来给我推荐一个理财课程,我去听过一次公开课并玩过一次现金流游戏后,决定报名。

这个意愿是如此强烈,强烈到现在的无法达成目标的我郁闷、纠结、沮丧、拧巴、焦虑、暴躁……

这种状态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持续。现实中的无奈只能在精神上来弥补。我继续看书,在胡因梦的自传中,我也看到了她在心灵的成长上并不是一帆风顺,她的家庭在那个年代应该算得上是上层社会了,她因此能接触到很多很厉害的人。但是即便如此,她的自传里写到的原文是:一年之后我搬进了采庐,正式过起独立自主的生活。三十六年拱手让出的自主权的日子终于结束。

看到这里,我还蛮感慨的,一是为三十六岁的胡因梦感到高兴,终于往自主独立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二是感叹自己还太急躁,才三十岁,什么积累都没有,就急急忙忙喊着独立,但其实各方面条件都没有成熟。

看到这里,我的内心又平静了一些,没那么急了。当然问题还没有解决,我想要继续修行,下一步的计划就是看胡因梦大肆推崇的“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