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丘利

古人并不只对天神顶礼膜拜,他们也会悼念和供奉少数的人间英雄和道德高尚者,以表示对他们的羡慕与尊敬。在这些英雄中,名声最大的是人间王子赫丘利,他是朱庇特和阿耳克墨涅的儿子。
当赫丘利出世的消息传到奥林匹斯山时,朱诺就开始谋划,如何处死这个她的情敌的孩子。她派遣两条长有毒牙的大蟒蛇去攻击这个摇篮里的孩子。大蟒蛇悄无声息地爬进了宫殿,用它们的身躯缠绕着摇篮,想把孩子挤死在摇篮中。在仆人不知所措的惊恐的叫喊声中,赫丘利一跃而起,左右开弓,用手快速抓住蛇的颈部,用力把两条蛇给勒死了。这件事不仅第一次证明了他的力量,并且还给他带来了好名声。
朱诺发觉赫丘利轻易就逃脱了对他生命的威胁。她就知道,再用其他手段取他性命,将是一无所获。于是她决定从精神上打击他,给他制造麻烦,增加他的烦恼,死不了,但也享受不到安宁和幸福。
为达到此目的,她先从朱庇特那里获得一道命令。让赫丘利服务于他的表兄弟欧律斯透斯,服务期限长达数年。欧律斯透斯虽身为管辖着整个阿耳戈斯王国的国王,却是一个卑鄙而怯懦的男人。
赫丘利是由一个有知识的、半人半马的喀戎教育长大的。喀戎教他如何使用各种兵器,并通过各种运动形式,训练他的耐力。眨眼间,时间就这么快快乐乐地过去了。当最后的时刻到来时,赫丘利学成本领,他的面前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欢乐的世界,到处是财富的诱惑。
年轻的赫丘利,辞别了老师,走向世界,去迎接命运的挑战。没走多远,他碰见了两个美丽的妇女,她们与他攀谈起来,从他口中得知,他是出来冒险的。这两个妇女,一个是美德阿瑞特,一个是邪恶卡基亚,两人都提出做他的指导,让他自己选择宁愿跟谁。
卡基亚对他许诺财富、悠闲、思考和关爱,诱惑他跟随她的指导。而阿瑞特告诉他,只要她醒着,他必须忍受无尽的艰难困苦,不停地对罪恶发动攻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生穷困潦倒。
赫丘利静静地考虑着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建议。老师经常重复的教训在他的脑子里翻动着。在路边坐着的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转向阿瑞特,宣布愿意选择她。勇敢的赫丘利,坚定地藐视淫妇的媚笑,他要用勤奋的劳作,练就坚定的意志,让他的头脑永远装满美好的东西。
他朝着阿瑞特指引的路义无反顾地走去,路上虽坎坷不平,荆棘丛生,但是,他沉着镇静地完成了她分配的任务,解放被压迫者,保卫弱小者,铲除一切不平事。
他的善行获得了好报,底比斯国王克瑞翁的女儿麦格拉与他结为了夫妻。她给他生了三个孩子,他对她更是恩爱有加。然而,朱诺得知他过着如此平静而美满的生活。心头很不是滋味,想要打破他的舒适悠闲的生活,从而想把他更进一步逼成疯子。
在癔病的发作中赫丘利将他的孩子抛进了火里,另一说法是他杀了妻子。当他清醒过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为此他承受着悲哀和痛苦的煎熬。痛苦的他,退居到了山林。如果不是墨丘利的到来,也许他将在这里耗尽余下的生命。墨丘利使他获得了解脱,条件是要他为阿耳戈斯国王欧律斯透斯服务十二个月。
就在此时,天神的信使主动提出帮他寻找他命定了的主人。然而,当赫丘利知道自己将成为一个奴隶时,陷入了悲痛的深渊,险些又丧失了他的理性。不过,这次他没有杀死可恶的野兽,也没有以自己的善行赢得人民的赞许,他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最后,他终于醒悟过来,自己与命运搏斗,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他接受引导者的催促,自愿替欧律斯透斯干活。国王告诉他,要想获得自由,必须要做完十二件事情,任务确定后,赫丘利就出发了。在纳米亚大森林里,第一桩事是发现了一头狮子,他得把狮子杀掉,远远近近,左邻右舍,被这家伙骚扰遍了。这怪物到处掠夺,拖走牛、羊、男人、女人、孩子,然后悠闲自得地把他们吃掉。大家警告赫丘利,他承担的是多么危险而又困难的任务。大家都在设想他杀死怪物时可能遭到的种种失败,而且预言壮士将有去无回,不论怎么劝告,都说服不了这位英雄。他毅然进入森林,顺着狮子足迹,追踪到了巢穴。他出其不意,一把抓住狮子喉头,就像他孩提时代掐死蟒蛇那样,掐死了狮子。他剥下了狮子皮,然后用这毛茸茸的皮,为自己做了副盔甲。
在返回阿耳戈斯、报告他成功完成第一个任务的途中,赫丘利被告知,他要转道勒耳那沼泽地,去那里杀掉蛰伏着的一条七头蛇许德拉。这条蛇吞噬人和兽类,他必须杀掉它。赫丘利手握长剑连续砍掉了蛇的七个头,然而,第七个头刚落地,从鲜血淋淋的颈部又突然冒出新的七个头。这令英雄心头很烦躁,赫丘利的朋友伊俄拉俄斯,一直陪伴着他,观察他的威力。此时,为了防止七头蛇再长出新的头,赫丘利告诉伊俄拉俄斯,取一根燃烧着的棍棒,当他砍伤蟒蛇时,立刻烙烧它的伤口。就这样,七头蛇终于被杀死了,尽管朱诺派出一只螃蟹去帮助许德拉而死缠住赫丘利的脚踝,赫丘利愤怒地砸碎了螃蟹,但是,这死螃蟹受到了天后的嘉奖,被放置在了天上星宿当中。赫丘利在离开被杀死的七头蛇时,把他用的箭头,插进许德拉的毒血中浸泡。因为他知道,那条蛇的血有毒,凡被毒箭射杀者,无论伤势怎样轻微,都是必死无疑。
第三件事是去捕捉金角铜脚的公鹿克瑞尼阿,它的飞毛腿跑起来,像在飞一样。赫丘利要抓住这动物,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奔跑得精疲力竭,花了一年的时间,最后终于赶上并捉住了它。他把这头鹿赶到遥远北方的一块漂浮的冰层上,用箭射中了它的脚踝,使它无法跑动。
然后,他到阿耳卡地亚的厄里曼托斯山捕捉住野猪,成功地完成了他的第四项任务。在捉野猪时时,赫丘利遭到马人的袭击,于是他将毒箭射向他们,想不到他的老师喀戎就在其间,而且受了伤。这样也好,由喀戎出面,调解好了他们之间的冲突。尽管赫丘利作了很多努力,用了不少治伤的药物,对喀戎精心治疗,可是,效果不大。因为伤口致命,喀戎死了。天神念喀戎行为良好,就把他提拔升天并位列星座,天文学称之为人马座。
赫丘利又被派往厄利斯,厄利斯的国王是斯奥革阿斯,他拥有的牛不计其数。牛群挤满了围栏,积粪多年未打扫,其肮脏恶臭程度,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赫丘利的任务就是清洗牛圈,将那些肮脏的东西,牛粪、烂草、断木、破砖等统统运走,彻底清洁干净。然而,要在规定时间内,打扫干净,就不那么容易了。

正如我们在这本书中已经多次提到的,朱庇特绝不是一个严守诺言的人。尽管他妻子一再抗议,他仍旧朝三暮四,改不了贪恋女色的毛病,在路途上,看见了漂亮的女孩,他就神不守舍。就这样,他又拜倒在平原女神迈阿的石榴裙下,并与她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当他们在库伦山洞里,看着他们的儿子墨丘利出生的时候,这一对神的爱情达到了顶峰。
这位神的儿子,与凡人的孩子一点儿也不像,他一落地便手脚不停。他从母亲的膝盖上跳下来,抓住放在地上的一只乌龟壳,两边钻上孔,穿上一排细线作为琴弦,用手在上面拨动,发出一连串动听的音符,制造了人类第一架竖琴。
这孩子胃口很好,才到傍晚,就饿得特别厉害。他从熟睡的母亲身边跑出门去寻找吃的。没走多远,他就来到一处旷野中的草甸,阿波罗的牲畜在这里放牧。吃草的牛共有五十头,一头头膘肥体壮。墨丘利相信它们细嫩又多汁,便把它们驱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他用柔软的枝叶包裹住牛的脚,免得留下脚印。安全地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墨丘利毫不怜惜地杀了两头牛,便吃了起来。
阿波罗发现牛丢了,就去查找盗贼和盗贼藏身的地方。可是,除了一些破枝残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一下想起来,那天早晨,在高耸的奥林匹斯山上,那个出生的孩子被神们宣布为盗贼之神。这样,他不再去搜寻,而是直接赶往库伦山洞,他看见墨丘利在摇篮里安静地睡着。太阳神粗鲁地将孩子从梦中摇醒,要他还牛来。开始墨丘利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是不认账,直到阿波罗大发雷霆,要把他拖上奥林匹斯山时,孩子才承认了,天神责令他归还已偷财产。墨丘利服从判决,将剩余的牛归还阿波罗,至于那两头已吃掉了的、不能复生的牛,墨丘利用刚制好的竖琴来抵偿。
古人认为,太阳神阿波罗拥有大批的牲畜,它们是云彩的象征;墨丘利是风的人格化。风在夜间出来,经过几个小时的强劲吹拂,云层被吹散了,而风过之处,留下了残枝败叶。
阿波罗非常高兴得到了竖琴,作为回报他也想赠给墨丘利一件礼物,这礼物是一根白色魔杖。魔杖具有缓和一切冲突和矛盾的功能。墨丘利急于要试一试它,于是就将魔杖插在两条纷争的蛇之间,说来也怪,本要斗个你死我活的蛇,一下子缠绕在魔杖上,从此亲善和睦。这使墨丘利十分高兴,他命令它们永远缠在杖上,并开始在一切场合使用蛇杖。在古罗马,信使手中常持这样的棍杖,就是缘于墨丘利的这段神话故事。
得到了蛇杖的墨丘利,被任命为天神的信使,为了达到飞毛腿的速度,他的脚上穿了一双带羽翼的草鞋,穿上这双草鞋,飞行速度惊人。这还不够,天神又给他一顶带翅膀的帽子,在功能上与草鞋相互补充,就好像现代飞机配了双引擎。英国诗人济慈就曾在诗中称赞墨丘利在天上的飞行速度,超过了光的速度。
墨丘利不仅是天神的信使,而且也是口才神、经济神、雨神和风神,他还是旅行者、羊群、骗子、强盗的保护神。
朱庇特待墨丘利很好,将这个孩子视为自己的盟友。尽管如此,忠诚的信使墨丘利却经常无事可做,尤其是朱庇特狂热追求河神伊那科斯出众的女儿伊俄的时候,墨丘利更是被闲置了起来。
为避免朱诺的责备,朱庇特干这事,比往常更加小心,只有当认定他的妻子已经睡熟时,才去会他心爱的人儿,另外他还在自己和情人的头上罩上云层。无论如何也不让奥林匹斯山的神们有任何窥视的机会。
一天午后,朱庇特觉得各方面条件均已具备,就立刻下凡到人间去看他的伊俄。他们在河边漫步,却感觉不到午后的炎热,因为云层阻隔了灼热的阳光。
可是今天,朱诺睡得不如平常深,很快就醒了过来。起床朝四周看,她觉得一切如常。不过,隔了没多久,她的注意力被下界一片不透明的、一动不动的云层吸引住了。她一想,不对,这云层不该在这里。因为她吩咐过它们,在她醒来之前,不得离开蓝天。这云层引起了她的疑心,她在奥林匹斯山寻找朱庇特,没找到,于是,她飞向人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云层扫向旁边。
朱庇特察觉了她的到来,他刚把身边的少女变成小母牛,朱诺就降临了,质问他在这里干什么。
朱庇特指着小母牛说,我在制造这个玩意儿打发时间。可是,他的解释无法说服朱诺,因为,环顾周围,附近不见任何生物。于是,她怀疑她的丈夫已坠入爱河,在跟女伴秘密调情,为不使她生气,他将心肝宝贝隐遁了。
朱诺假装糊涂,请她的丈夫把新制造的东西给她看看。这样的请求不便拒绝,但是,他又不情愿,若是拒绝,更会增添了她由嫉妒而生的愤怒。天后带走了伊俄,将她置于她的仆人、百眼巨兽阿耳戈斯的监控之下。阿耳戈斯睡觉时,也是一半眼睛闭着,一半眼睛睁开。有诗人曾写道:阿耳戈斯的眼睛,是天堂的哨兵;他的千百只眼睛交替值勤。无论他醒着,还是睡熟了,谁也逃不过他的监视。
朱诺吩咐阿耳戈斯看好小母牛,并随时报告小牛不正常的举动。有一天,当阿耳戈斯在河边放牧羊群时,他听见她向她的父亲伊那科斯讲述被变形的经过,他立刻如实地向朱诺汇报了他的发现,朱诺叫他回去继续监视。
而此时,朱庇特却十分烦恼。日子一天天过去,可他就是没有机会与伊俄谈上一两句,也没有能力将她从监禁中解脱出来。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朱庇特叫来墨丘利,指示他想一些解放伊俄的办法。墨丘利便捏了一把罂粟,来到阿耳戈斯身旁,给他讲故事。
墨丘利原本是一个故事大王,可这次他讲的故事,既不娱人,也不娱己,他用低沉的声音,讲了许多又臭又长、索然无味的故事。他的故事像催眠曲,使阿耳戈斯的眼睛闭上了一半,昏昏欲睡。故事仍以同样单调的方式进行着,趁他不注意,墨丘利将带在身边的罂粟从巨人的头顶撒下去。于是,阿耳戈斯其余的眼睛,一只又一只地闭上,完全睡着了。
墨丘利抓住巨人的剑,用力砍下去,阿耳戈斯便身首异处了。但这只完成了任务的一半。因为,当墨丘利赶着小母牛离去时,被朱诺发觉了。于是,朱诺马上放出许多牛虻,去折磨那头可怜的小牛。牛虻残忍的锥刺,像用大木棍抽打一般,小牛被逼疯了,她拼命逃跑,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越过高山、跨过平原、涉过河流,最后投身大海。此海以伊俄的名字命名,现在人们称之为爱奥尼亚海。事实上,伊俄没有死,她泅过海,上了埃及海岸藏身。在这里,朱庇特恢复了伊俄少女的天真和可爱。他们的儿子厄帕福斯也在此地出生,后来,他们的儿子成为埃及孟斐斯城的建造者和第一任国王。

朱庇特分别赠送了宇宙的一个部分给他的兄弟姐妹们之后,涅普顿来到地球,统治它的海洋,他是海洋的统治者。有诗人曾写道:涅普顿,伟大的海洋之神,地球上的运动者,无花无果的海洋王国的国王;你心地善良,然而,航海的人,必须遵循你指定的航向,否则他们将遭受灭顶之灾。
泰坦巨人欧西安鲁斯在涅普顿出场之前,已是海洋统治的实权在握者。要把权利交给这位年轻的替换者,他不甘心。不过,他仍然十分佩服这位新人,还有声有色地向他的兄弟描述:你没目睹青春年少的海神?你没看见他年轻的容颜?你没瞧见他的战车在海面奔驰如履平地?他是一位高贵的长着羽翅的神,他碧绿的眼睛真美丽。我不得不和大海说再见,把我的帝国让给这位少年。
涅普顿是海洋的人格化。他不满足于分配给他的领地,曾有过推翻朱庇特的念头。不幸的是,他还没动手就被发现,计谋未能得逞。他因此而受到处罚,朱庇特将他流放到地球。在这里,天神命令他为特洛亚的国王拉俄墨冬修建一道城墙,在完工之后,付给他一笔酬金。
那时,阿波罗也犯了个错误被发配到人间,他便自愿前来援助涅普顿。他拨动六弦琴,依靠音乐的魔力,使石头自动各就各位,此事已经在阿波罗一章讲到。任务完成了,拉俄墨冬十分满意,但是,他是一个奸诈而无信的家伙,他拒付酬金。因此,涅普顿造了一个可怕的怪物,跨上海岸,吞噬他的民众,怪物所到之处,无论人或物,都荡然无存。人民因此生活在极端恐怖之中。人们说,那是一条大蟒蛇似的东西,它抬起可怕的头,张开大嘴,一个小孩子也可以吞下肚。
恐怖和死亡威胁着特洛亚人,为摆脱这一切,他们乞求神谕的指示。天神告诉他们,把一个美丽的处女献给怪物做牺牲,只要它一吞食指定的祭品,便会马上消失。
一位年轻的姑娘被大众选定带向并被海岸边,由祭司动手,将她拴在泥泞的石头上。当她抱怨朋友和亲人抛弃了她时,邪恶的蟒蛇爬出它的巢穴,吞下了姑娘。然后就走了,一年之内人们没有看见过它。可是,就在这年的年底,它再次出现了,制止它的唯一办法,就是再献给它一个处女。
一年后,怪物又回来了。年复一年,每年注定要牺牲一位无辜的少女,直到这种不幸落在国王的独生女赫西俄涅身上时,事情才有了转机。国王一想到可怕的命运将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便义愤填膺,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使用了各种营救女儿的办法。他派出特使到处宣扬,凡有壮年男子,敢于攻击和杀死怪物者,国救女儿的办法。他派出特使到处宣扬,凡有壮年男子,敢于攻击和杀死怪物者,国王将给他丰厚的奖励。
赫丘利从劳动现场返回,听见了这一宣布,出于气愤,他慷慨地接受了任务。他手头没有别的武器,只有日常带在身边的橡树棒。就在怪物打算把可怜的赫西俄涅拖进洞穴的时候,赫丘利趁其不备,杀死了怪物。拉俄墨冬听说怪物被杀死了,自然是非常高兴,然而,出于他的本性,奖励一事又落空了。国王缺乏诚恳激怒了英雄赫丘利。
不久,和欧律斯透斯一起完成了劳役的赫丘利,在精选的冒险者队伍的协作下,来到特洛亚,对不讲信义的国王进行惩罚。顿时,特洛亚城风雨大作,天昏地暗,国王被杀死,他的孩子和妻子作为俘虏被送往希腊。在那里,赫西俄涅成了忒拉蒙的新娘,她的兄弟珀达耳斯,而后成为受人民尊敬的特洛亚国王着名的普里阿摩斯。
拉俄墨冬拒付债务是造成敌意的根本原因,在着名特洛亚战争中,阿波罗和涅普顿站在特洛亚人一边。
阿波罗和涅普顿在流放期满后,又都重新登上尊贵的神座,开始重理他们的事务。尽管经历了若干的教训,涅普顿仍然贪心不改。从特洛亚回来不久,他跟弥涅瓦大吵一架,论争的是谁才是一座新建成的、还没有取名的城市的主人。通过一场叫人难忘的较量,涅普顿失败退出,弥涅瓦拥有该城,并将其命名为雅典。除此之外,他还和阿波罗争论过科林斯的主权问题。最后涅普顿获胜,涅普顿获得的奖品是权力,他的权力仅次于朱庇特。
海神涅普顿一般不住在奥林匹斯山,而是住在他的珊瑚洞穴内,他的统治固若金汤。因为仅凭一句话,他就可以搅起海洋风暴,让巨浪愤怒地号叫;他再说一句话,狂野咆哮的海洋立即平静下来,汹涌的波涛变成浅浅的涟漪。
河流、山泉、湖泊和大海都由他统治,就是地震,也是由他的一个念头来决定。高兴时,他可以从海底把岛屿升起来。拉托那躲避朱诺迫害时,他就是这么做才保护了她。
据说,涅普顿还爱上过女神刻瑞斯,当年他就一直跟随着她,去四处找寻她的女儿普洛塞耳皮那。刻瑞斯被他的不依不饶地追求激怒,为了躲避这种厌恶的男人,她把自己变成一匹母马。然而,她的伎俩未能骗过海神,他将计就计,把自己也变成一匹马,紧跟着她,全力讨她欢心。
这对马的后代是一匹名叫阿里翁的长着翅膀、能讲话的马,他最早跟随涅瑞伊得斯受教育。他们练就他惊人的速度,拉着他父亲的车跑过海面如履平川。后来,阿里翁被送给珀罗普斯的儿子卡普瑞乌斯,他们才依依惜别。再后来,这匹宝马又到了赫丘利和阿德拉斯托斯手里,阿德拉斯托斯在赛车比赛中屡屡获胜,全靠这匹马跑得快。
涅普顿还曾迷恋过少女忒奥法尼。他担心她会看中众多求婚着中的某一位。总之,为避免夜长梦多,他先下手为强,将她变成一只羊,带到克汝密萨岛上。在那里,他把自己再变成一只公羊。在这种变了形的状态下,继续他的求爱,结果他成功了。他们的后代是一只长着金羊毛的公羊,就是这只公羊,将佛里克索斯平安地引到喀齐安海岸,也是这只羊的毛皮,后来成了英雄伊阿宋乘坐阿耳戈斯号船舰远征的目标。
然后,涅普顿又和年轻美丽的墨杜萨结了婚。后来,从墨杜萨被劈开了的大脑中流出的血滴,落入海水的泡沫中,便造出了体态优雅、长着翅膀的骏马珀伽索斯。
还有人说,涅普顿是巨人欧图司、埃非阿耳提斯、勒留斯、裴力阿斯和波吕费慕斯的父亲。
涅普顿真正的合法的皇后是海中仙女,也就是多里斯和涅柔斯的五十个女儿之一。她是波光粼粼的海水的人格化身。她的名字叫安菲特里特,又叫莎娜希娅。开始时,她对她的显赫的求婚者惊恐万状。因为惧怕,她见了他就跑,不让他有机会向自己吐露甜言蜜语,她用敏捷的动作躲开他的视线。
这使得涅普顿十分苦恼。他派出一条海豚去向她表明心意,劝说娴雅的女神与他共享王位。信使事前精心准备,明白了涅普顿的意图,并且在执行使命时技巧高明,所以,安菲特里特终于被说服,并正式同意做涅普顿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