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王子复仇记

核心提示:寓言故事网神话故事埃及王子复仇记的故事。

一、沼 地
远古时代的尼罗河三角洲,是一片苍茫空寂、渺无人烟的沼泽地。那儿丛林繁茂,湖泊星布,野兽出没,蟒蛇逶迤,荒凉恐怖得鬼都不愿来此落脚。
一个漆黑漆黑的夜晚,狂风呼啸,大雨滂沱。沼地上一星儿微弱的亮光,摇摇晃晃地移动着。闪电划破长空,像利剑般直插入大地,爆出隆隆雷鸣,经久不息。闪电亮处,照见一位美丽的个子高高的女神,步履踉跄,踩着陷及脚踝的泥沼,穿过草丛,向前狂奔。她浑身透湿,面色苍白,黑夜般浓黑的头发上,戴着一顶王后的金冠,这王冠上闪烁的宝石,与她手中紧抱的另一顶国王的金冠相辉映,在暗夜里闪着微弱的光芒。女神挣扎着扑向一棵枝叶繁茂的古树,紧紧抱住树干,手里的王冠掉在地上……


“哇———哇!”
一声响亮的婴啼,撕裂了沉沉夜幕和单调的风寸声。暴风雨惊异地了呼啸,月亮急急忙忙探出云层,窥看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神擦干脸上的汗水、雨水和泪水,抱起婴儿。她望着儿子挺直的鼻子、饱满的额头和星星般的眼睛,笑了。月儿撒下银色的光辉,大地上的一切又变得温馨、静谧了。“刺拉拉———”一只苍鹰掠过古树梢,箭也似地飞向月亮。看到矫健的雄鹰,女神明白儿子将是一位鹰形的天神,她给儿子取名叫何露斯。

一、沼地

光阴荏苒,女神和她的儿子在沼地的丛林里,已经秘密地生活了八年,何露斯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八年来,本地一位女神、大蛇乌阿齐特一直在帮她照料着孩子,现在,大蛇要回沼地深处去了。这是一个温暖而湿润的傍晚,晚霞在夕阳下燃烧,给西天铺上一层晶莹透亮的红玛瑙,沼泽地和丛林也映得金红金红。那棵参天古树,犹如一柄大绿伞,撑开在夕阳里。女神迎着晚霞伫立在古树下,凝望着大蛇金链般蜿蜒而去,消失在远处的芦苇荡里。女神等着儿子狩猎归来。

远古时代的尼罗河三角洲,是一片苍茫空寂、渺无人烟的沼泽地。那儿丛林繁茂,湖泊星布,野兽出没,蟒蛇逶迤,荒凉恐怖得鬼都不愿来此落脚。

旷野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只羚羊惊慌窜过,“铮!”
它的头上中了一箭,应声倒下。女神心底一阵欣喜,知道儿子回来了。草丛里飞起一只苍鹰,冲上天空,又笔直地盘旋而下,落在女神面前。女神慈爱地喊着:“何露斯,别顽皮,该吃晚饭了!”

一个漆黑漆黑的夜晚,狂风呼啸,大雨滂沱。沼地上一星儿微弱的亮光,摇摇晃晃地移动着。闪电划破长空,像利剑般直插入大地,爆出隆隆雷鸣,经久不息。闪电
亮处,照见一位美丽的个子高高的女神,步履踉跄,踩着陷及脚踝的泥沼,穿过草丛,向前狂奔。她浑身透湿,面色苍白,黑夜般浓黑的头发上,戴着一顶王后的金
冠,这王冠上闪烁的宝石,与她手中紧抱的另一顶国王的金冠相辉映,在暗夜里闪着微弱的光芒。女神挣扎着扑向一棵枝叶繁茂的古树,紧紧抱住树干,手里的王冠
掉在地上

苍鹰发出男孩的嬉笑声,又一下子不见了。不远处的小湖泊里冒出一只河马的大嘴,向女神
“噗,噗” 喷水沫。

哇哇!
一声响亮的婴啼,撕裂了沉沉夜幕和单调的风寸声。暴风雨惊异地了呼啸,月亮急急忙忙探出云层,窥看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神擦干脸上的汗水、雨水和泪
水,抱起婴儿。她望着儿子挺直的鼻子、饱满的额头和星星般的眼睛,笑了。月儿撒下银色的光辉,大地上的一切又变得温馨、静谧了。刺拉拉一只苍鹰
掠过古树梢,箭也似地飞向月亮。看到矫健的雄鹰,女神明白儿子将是一位鹰形的天神,她给儿子取名叫何露斯。

“不要再贪玩,快快回来!” 女神厉声喝道。

光阴荏苒,女神和她的儿子在沼地的丛林里,已经秘密地生活了八年,何露斯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八年来,本地一位女神、大蛇乌阿齐特一直在帮她照料着孩子,
现在,大蛇要回沼地深处去了。这是一个温暖而湿润的傍晚,晚霞在夕阳下燃烧,给西天铺上一层晶莹透亮的红玛瑙,沼泽地和丛林也映得金红金红。那棵参天古
树,犹如一柄大绿伞,撑开在夕阳里。女神迎着晚霞伫立在古树下,凝望着大蛇金链般蜿蜒而去,消失在远处的芦苇荡里。女神等着儿子狩猎归来。

河马的大嘴沉了下去,不见了,湖面上 “咕噜噜”
冒起一串气泡。女神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裙裾却被什么钩住,迈不开步子。低头一看,一只大鳄鱼的尖牙叼住她的裙边,正用力往后拉。女神又好气又好笑,向鳄鱼头上轻轻打了几掌,那鳄鱼就地一滚,变成活泼的少年,立在母亲面前。女神满意地笑了,知道儿子的武艺已经练就,该是报仇的时候了。

旷野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只羚羊惊慌窜过,铮!
它的头上中了一箭,应声倒下。女神心底一阵欣喜,知道儿子回来了。草丛里飞起一只苍鹰,冲上天空,又笔直地盘旋而下,落在女神面前。女神慈爱地喊着:何露斯,别顽皮,该吃晚饭了!

母子俩吃过羚羊肉,饮过花心里的净水,坐在篝火边。天边的晚霞退了,红玛瑙般的云霞渐渐变得深灰,连天接地,像一对巨大的翅膀,从苍茫的暮霭中,慢慢围拢来。何露斯被这奇异的景色震惊,问道:“母亲,那是什么?它好像要来抓我们一样!

苍鹰发出男孩的嬉笑声,又一下子不见了。不远处的小湖泊里冒出一只河马的大嘴,向女神
噗,噗 喷水沫。

母亲的脸色变得严峻而阴沉。她看着儿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孩子,那是你的父亲在拥抱你!他要你去完成一项伟业,为他复仇!你已经长成男子汉,该了解自己的家世和你面临的责任了!

不要再贪玩,快快回来! 女神厉声喝道。

女神缓缓站起,走向古树,从树洞里捧出一对珍藏的王冠。

图片 1

暮色更深了,篝火跳跃着,映得金冠和上面的宝石,发出璀璨迷离的异彩。女神上光愈发深沉,她坐在篝火边,抚摩着王冠,向何露斯讲述了令他震惊不已的往事。
二、家 世

河马的大嘴沉了下去,不见了,湖面上 咕噜噜
冒起一串气泡。女神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裙裾却被什么钩住,迈不开步子。低头一看,一只大鳄鱼的尖牙叼住她的裙边,正用力往后拉。女神又好气又好笑,向
鳄鱼头上轻轻打了几掌,那鳄鱼就地一滚,变成活泼的少年,立在母亲面前。女神满意地笑了,知道儿子的武艺已经练就,该是报仇的时候了。

母子俩吃过羚羊肉,饮过花心里的净水,坐在篝火边。天边的晚霞退了,红玛瑙般的云霞渐渐变得深灰,连天接地,像一对巨大的翅膀,从苍茫的暮霭中,慢慢围拢来。何露斯被这奇异的景色震惊,问道:母亲,那是什么?它好像要来抓我们一样!

母亲的脸色变得严峻而阴沉。她看着儿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孩子,那是你的父亲在拥抱你!他要你去完成一项伟业,为他复仇!你已经长成男子汉,该了解自己的家世和你面临的责任了!

女神缓缓站起,走向古树,从树洞里捧出一对珍藏的王冠。

暮色更深了,篝火跳跃着,映得金冠和上面的宝石,发出璀璨迷离的异彩。女神上光愈发深沉,她坐在篝火边,抚摩着王冠,向何露斯讲述了令他震惊不已的往事。

二、家世

孩子,觉到脚下大地的起伏么?这是你的祖父盖布的胸膛在跳动;看到天边高耸入云的山峰么?那是你祖母努特和盖布紧挽的臂膀。感到阵阵微风吹拂么?那是你
的曾祖父在呼吸呀!而你的父亲,只有在丰收的谷物和葡萄酒里,或者在国王的葬礼上,才能听到他的声音,感到他的存在呵!大颗的泪珠滚下女神面颊,散落在
地上,化作粒粒珍珠。

少年紧张地注视着母亲,听他从未梦见过的事情。

孩子,你该知道,我们的故乡在遥远的伊乌姆。当天地还是混沌一片之时,在黏稠的混合物中,滋生了一位会思想的主神,那就是我们的祖先阿图姆。他生下天地
间第一对神的夫妻,你的曾祖父舒神和他的妻子泰弗怒特神。舒化身为空气,在世界上飘荡,他的妻子泰弗怒特化身为水汽,处处跟随着他。他们生下了大地之神盖
布你的祖父和天空之神努特你的祖母。盖布和努特深情相爱,他们紧紧拥抱着,不愿分开。舒神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责任而气恼,来到他们中间,把
他俩硬拉开了,努特被举上天空,盖布被铺在大地。努特眷恋着盖布,就弯下身体,把手臂伸向大地,与盖布的臂膀紧挽在一起。看,那美丽的苍穹就是她的身体,
灿烂的星月是她衣衫上的宝石,那山峰,是她的手臂,而天上落下的雨水,就是她的泪啊!你的祖父盖布,胸膛承担着地面上的万物,他不能丢开自己的责任,只能
永远望着天空。他饮下努特的泪水,化为胸前生长的草、树和鲜花,那是他无声的回答。

何露斯仰起头,高深辽远天空里,星星一闪一闪,他觉得,那是祖母泪水晶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