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衣

很久以前在三省坡上住着一个姓张的孩子,这孩子家贫如洗,孑身一人,天天上山打鸟,周围村寨的人管叫他做张打鸟。张打鸟常常唱着一支悲伤的歌,这歌声,鸟儿听了鸟儿悲,鱼儿听了鱼落泪。


时间:2010-12-13 12:44:33 来源:不详

张打鸟打靶子很准,地上跑的,树上站的,天上飞的,无不应声倒下。但他有条规矩,雏鸟不打,益鸟不打,歌鸟不打,只打糟踏庄稼的鸟儿,得几只,够糊口不再打。

三省坡上住着一个姓张的孩子。这孩子家贫如洗,孑身一人,天天上山打鸟,周围村寨的人管叫他做张打鸟。

有一年仲夏的一天,张打鸟在清水潭边的木棉花下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面鸟身的人向他飞来,说明天正午,有两只鸟在空中搏斗,要他射死黑鸟,救那黄鸟。张打鸟醒来,觉得离奇古怪,半信半疑。

张打鸟常常唱着一支悲伤的歌:

第二天,张打鸟正午时分爬上山顶,向天边望去。一会儿,火红的太阳给团乌云遮住了,天空像口黑锅,风一动,就下起雨来,密密麻麻的雨线中,果真有两只鸟在搏斗,黑鸟围着黄鸟,黄鸟猛冲,拼杀,怎么着也突不了围。张打鸟看到这种情景,拉弓搭箭,嗖的一声正中黑鸟脑袋,黑鸟脖子一歪,翅膀收缩,两瓜朝上,栽进深谷去了。

青山千座万座,我没有手板大一块,

风吹云散,雨过天晴。黄鸟获胜盘旋起舞,放声啾鸣,顿时,百鸟飞来,满天飞翔,争相歌唱。张打鸟也不断地欢呼蹦跳。

良田千垅万垅,我没有碗口大一丘。

那只黄鸟看到张打鸟姿容英俊,心地善良,孤苦伶仃,便产生了同情之心,爱慕之情。从此,它每天来到三省坡的清水潭边,站在木棉花树上娓娓歌唱,日子长了,他慢慢地听出了味儿,你听,那黄鸟不是在说:

鸟儿哟,我不如你们自由,

哥,哥,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鱼儿哟,我不如你们富有……

美高梅网络游戏网址 ,张打鸟越听越神,越听越像。从此,像和情人约会一样,张打鸟天天来到清水潭边留连,聆听那黄鸟的歌唱。后来,他把黄鸟逮住,做一个精致的笼子,把它喂养起来,他总是不辞劳苦,到山里找白蚁,捉蚱蜢喂黄鸟,隆冬季节还用甜酒调鸡蛋喂黄鸟。他非常珍爱黄鸟,自从喂了这个黄鸟后,就再不打鸟了。他拿起垂钓,上清潭边钓鱼去了。张打鸟出门后,那黄鸟就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把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没点灰尘,然后架机穿纱,用张打鸟积下的羽毛编织百鸟衣。

这歌声,鸟儿听了鸟儿悲,鱼儿听了鱼落泪。

张打鸟回来很奇怪,莫非隔壁邻居在帮忙,可一问大家都摇头。

张打鸟靶子很准,地上跑的,树上站的,天上飞的,无不应声倒下。但他有条规矩,雏鸟不打,益鸟不打,歌鸟不打,只打糟踏庄稼的鸟儿,得几只,够糊口不再打。

第二天,张打鸟仍旧早早起来,带上垂钓上清水潭去了,那黄鸟又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坐到织机上编织百鸟衣,姑娘边织边唱,张打鸟回来又很奇怪。

仲夏的一天,张打鸟到清水潭边,躺在木棉花下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面鸟身的人向他飞来,说明天正午,有两只鸟在空中搏斗,要他射死黑鸟,救那黄鸟。

第三天,张打鸟又早早起来,带着垂钓上清水潭去了。这天,他卖了一个关子,走到半路就踅回来了。张打鸟往门缝一瞧,一个比木棉花还美丽的姑娘在编织那件百鸟衣,吱呀一声,张打鸟把门打开,那姑娘变成一只黄鸟从窗户飞出去了。张打鸟急忙撵去,撵到清水潭边,那黄鸟扑通一声,跳到清水潭里去了。

张打鸟醒来,觉得离奇古怪,半信半疑。

失去黄鸟,张打鸟闷闷不乐,第二天一早,他就上清水潭寻找黄鸟去了。清水潭里,波光闪闪,鱼儿嬉戏,却不见他的鸟儿。

次日,张打鸟上山打鸟。正午时分他爬上山顶,向天边望去。一会儿,火红的太阳给团乌云遮住了,天空象口黑锅,风一动,就下起雨来,密密麻麻的雨线中,果真有两只鸟在搏斗,黑鸟挡、阻、拦、截,圈儿由大变小;黄鸟猛冲,拼杀,突不了围,慢慢退却下来。张打鸟看到这种情景,正义犹生,勇气兀起,拉弓搭箭,“嗖”的一声正中黑鸟脑袋,脖子一歪,翅膀收缩,两爬朝上,栽进深谷去了。

风吹云散,雨过天晴。黄鸟获胜盘旋起舞,放声啾鸣,顿时,百鸟飞来,千只万只,满天飞翔,争相歌唱。张打鸟也不断地欢呼,蹦跳。

那只黄鸟看到张打鸟姿容英俊,心地善良,孤苦零丁,便产生了同情之心,爱慕之情。从此,它每天来到三省坡的清水潭边,站在木棉花树上娓娓歌唱:

咯,咯,咯快唧,

咯,咯,咯快唧……

近水知鱼讯,近山识鸟音。三天五天,张打鸟不觉得这鸟的叫声有什么特别,日子长了,他慢慢地听出了味儿,你听,那黄鸟不是在说:

哥,哥,我爱你,

哥,哥,我爱你……

鸟学人语,人拟鸟音。张打鸟越听越神。越听越象。从此,象和情人约会一样,张打鸟天天来到清水潭边留连,聆听那黄鸟的歌唱。后来,他把黄鸟逮住,做一个精致的笼子,把它喂养起来,他总是不辞劳苦,到山里找白蚁,捉蚱蜢喂黄鸟,隆冬季节还用甜酒调鸡蛋喂黄鸟。他爱鸟如命,一次提鸟笼上山,跌了一跤,伤了脚,右手却把鸟笼支起,毫无损伤。又有一次,河水猛涨,他把鸟笼高高举在头上泅渡过河,头发根都打湿了,可黄鸟仍然油光闪亮。

自从喂了这个黄鸟后,就再不打鸟了。他拿起垂钓,上清潭边钓鱼去了。张打鸟出门后,那黄鸟就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把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没点灰尘,然后架机穿纱,用张打鸟积下的羽毛编织百鸟衣。姑娘边织边唱道:

百衣鸟哟,百衣鸟,

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

千针万线缝起来哟,

阿哥穿上人更美……

张打鸟回来很奇怪。莫非隔壁搜子帮忙?莫非隔壁邻居二婶关顾!……他向嫂子道谢,嫂子满脸绯红,他向二婶赔话,二婶只是摇头。

第二天,张打鸟仍旧早早起来,带上垂钓上清水潭去了。那黄鸟又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坐到织机上编织百鸟衣,姑娘边织边唱:

百衣鸟哟,百鸟衣,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

千针万线缝起来哟,

好让阿哥展翅飞……

张打鸟回来又很奇怪。

第三天,张打鸟又早早起来,带着垂钓上清水潭去了。这天,他卖了一个关子,走到半路就踅回来了。张打鸟往门缝一瞧,一个比木板花还美丽的姑娘又在编织那件百鸟衣:

百衣鸟哟,百鸟衣,

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

千针万线缝起来哟,

阿哥穿上跟我去……

“吱呀”一声,张打鸟把门打开,那姑娘变成一只黄鸟从窗户飞出去了。张打鸟急忙撵去,撵到清水潭边,那黄鸟“扑通”一声,跳到清水潭里去了。

失去黄鸟,张打鸟闷闷不乐。第二天一早,他就上清水潭寻找黄鸟去了。清水潭里,波光闪闪,鱼儿嬉戏。张找鸟投饵引诱,钓了半天,没一个鱼儿来含钓,好象今天下的饵子是毒药,鱼儿都跑开了。月亮爬上山头又掉进深潭里。张打鸟不甘心,再放一钓,他多么想把黄鸟钓上来呀!不一会,鱼丝上的浮标摆动起来了,沉下去了,张打鸟几多高兴,满以为钓到了黄鸟,但钓上来的是个大螺蛳。张打鸟很不满意,把它放回潭里去了,又放一钓,钓上来的还是那个大螺蛳,他又放回潭里去了,哪知道第三钓钩起来还是那个大螺蛳,他觉得有些奇异,把螺蛳放进芭篓带回家中,养在水缸里,他索性坐在水缸边,看个究竟,坐到半夜,他睡着了,螺蛳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从水缸里悄悄地走出来坐到织机上编织那件百鸟衣:

百鸟衣哟,百鸟衣,

百鸟衣的羽毛,百鸟衣的灵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