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尾巴老李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山东小坞沟还是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村里有个李老好,两口子勤劳俭朴,日子过得倒很宽裕。只是夫妻俩都三十多了还没有孩子,一提这事,两口子就直叹气。

有一天,妻子对丈大说有了,李老好喜得一蹦多高,不让妻子做饭,不让妻子干活,妻子动一动他都怕闪了。这样侍侯了十个月、十二个月,到了满二十四个月这天,天灰蒙蒙,风大雨急,劈雷闪电,妻子要生了,疼得翻身打滚,一会儿,妻子肋下钻出一条小黑龙。小龙落生,在床上扑扑摇摇,身子眼见越长越大,妻子一看,吓死过去了。李老好盼妻子生个大胖小子,没想生了个怪物,妻子又死了,又气又难受就扬起拳头向小龙砸去,一下就把尾巴给砸掉了。那小东西有神的灵性,看到娘死了,爹气了,就很伤心,知道这个家容不下他,就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他来到一条江,叫白龙江,原是一条白龙镇守。这条白龙很霸道,不仅不帮百姓造福还年年要贡品,百姓都对他敢怒而不敢言。白龙见小黑龙来到自己的地盘,就想把他赶出去。小黑龙生了气,说道:你不好好招待我,还打我。于是两个就在江底打了起来。小黑龙年幼力小,又没经过争战,交手不多时,就气喘吁吁,力不能支了,他被战败,闷闷不乐,进了深山,看见有个挖药的老人躺在地上。

这老人原是山东人,因家乡连年干旱,又逢兵荒马乱,在家无法生活,便逃出关里,到这深山老林采药挖参度日,在白龙江边盖了两间草房存身。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手里也有了些积蓄,他想再挖些参,多积些银子好回山东。今天一早自己进了深山,挖了一株大人参,很值些银子,不想在下山的路上被强人一棍子打昏,劫去了人参。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小黑龙也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老人。老人听了大惊,纳头便拜:小老头儿肉眼凡胎,不识上仙真面,该死!该死!小黑龙倒被老头逗笑了,急忙扶起老人:老伯!我虽是龙,可有姓,姓占百家姓第四个字;有家,家在人间村舍中;有父,父是平民庄稼汉;有母,母是农家贫穷女,个字;有家,家在人间村舍中;有父,父是平民庄稼汉;有母,母是农家贫穷女,不是和您一样吗?只是我体形怪异,离水不行,可恨那白龙不容我住。

山东人讲义气,老人听小黑龙这么说,就说:这好办,我帮你。老人就跟小黑龙把办法说了一遍。

第二天,他们准备停当,小黑龙跃进江中现了原身去找白龙。白龙出了水府,见是小黑龙,哈哈大笑:我手下败将,莫非回来送死?小黑龙道:此次和你决一死战,分个高低,要是败给你,我情愿躺你面前,让你碎尸万段。白龙更加得意:好!君子口里无戏言,即是这样,我也立个誓:你要赢了我,我就远走他乡,绝不复回,把这水府永远让给你。二龙击手打掌后,就拉开架势打了起来。他们各自用着全身的力气,使着全身的解数。二龙相斗,真是一场恶战。

站在江岸上的老人,见江水像开了锅,知是小黑龙和小白龙开了战。两眼就盯着江面,不一会儿,呼啦翻起了白浪,他急忙将石灰撒下。又过了会儿,黑浪掀起,他赶忙将馍馍扔过去。就这样,他不时地向江里撒石灰、丢馍馍。二龙在江里拼命撕杀,白龙见小黑龙要浮上水,就想窜过去压住他,刚抬头就被石灰迷了眼睛。小黑龙觉得饿了,趁白龙揉眼之机,往上一窜,张口吃下老人丢下的馍馍,顿时有了力气,如此大战三天三夜,小黑龙不时吃着馍馍,力气有增无减,越战越勇;白龙被石灰多次迷眼,肚子又饿,渐渐力不能支,最后只好败阵,窜出江面,腾在空中,驾云施风,暴雨隐着身形,奔他乡逃命去了。

白龙败逃,黑龙入住,因此人们就把白龙江改叫黑龙江了,人们就叫他秃尾巴老李。后来,秃尾巴老李镇守黑龙江,尽心尽力,兢兢业业,把个水族和整条江治理得有条有理,按季节兴风布雨,帮助人们的农事耕作,他自己生活得也很惬意,只是时时思念去世的母亲和那采药的老人。为了表示他对家乡人的思念和敬重,凡载有山东人的过往船只,到了江心,他就送上一条大鲤鱼。船家在开船前总是先问问乘客中有没有山东人,有山东人就风平浪静,稳稳当当,没有山东人那就难说了。那跳上船板的大鲤鱼,当然谁也不吃,船家双手捧起,向着乘客喊道:秃尾巴老李给山东老乡送礼了!然后再放回江里,这习俗直到民国时还保持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