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故事无奈的龙王

如今在岑巩县羊桥乡,有一个寨子叫钟灵,住着百来户人家,全是土家人。每年六月六这一天,寨上特别闹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上节日盛装,鸡叫五更就起床,担起头天准备好的粑粑、炒米、糖果,爬到寨子附近最高的鸡公山顶上。大家面对东方,合掌作揖,等着太阳出来,嘴里不断地念道:东方太阳快快升起,天下众生个个欢喜。今天站在公鸡山上,公鸡高声在呼喊你。太阳出来了,大家欢呼跳跃,大人们把粑粑、糖果甩进树林里让娃娃们去抢,大家哈哈大笑,最后围起来跳甩手舞,一直到太阳下山,人们才回家。这就是思州土家人的太阳节。

城市的天空又升起了乌云,大暴雨骤然间降临了,市民们都被浇成了落汤鸡。于是,市民中就有人埋怨龙王:“龙王啊,我们城里本来不需要这么多的雨,可你却偏偏把暴雨一股脑地泼在了城里。”

河北遵化道台衙门,有一个庞大的后花园,园内花木扶疏,假山重叠,流水潺潺。傍有一个大池塘,池塘中心是个亭台,九曲桥弯弯绕绕直达亭台。院内花红草绿,小鸟啁啾,老鼠、蛇、山鸡,许多小动物栖息其间。据传,有一千年老狐蛰居院中,已能化成人形。有时是位须眉皆白的老者,有时是老婆婆,有时又是眉清目秀的小相公,有时是飘忽一现的女子,如七仙女降临院中。白天院中寂寂,一到晚间,就是老狐一家的天下,阴森森无人敢去后花园游玩……

魔神故事 1

魔神故事 2只得到了一点毛毛雨的郊区农民也埋怨龙王:“为什么不把雨多下一点给我们呢?要知道,三伏天里最缺雨的是我们的庄稼啊!”

狐,素有仙人之称,后花园院内的狐仙,据说都很懂礼貌。逢年过节,常有小银孝敬,还有几盘时令鲜果。惯常与人交往的是那位须眉皆白的老者,言谈举止爽朗文雅,很讨人敬爱,因此,遵化历任道台,都与狐仙交好,和睦相处。一晃几十年过去,丘公调任到遵化任道台。丘公山东诸城人,出身行伍,因平叛有功,被委为道台。丘公五十开外年纪,生得英武挺拔,血气方刚,他带着一家二十几口,来到遵化道台衙门,前任道台已做好移交手续,待丘公接任后,临走,丘公见他欲言又止,就问前任有何相托,尽管直言。

上古时代,天上突然同时出现了十个太阳,把大地照得发红,树木晒焦了,田土晒裂了,龙鳌河也晒干了,河两岸的石壁也晒得开裂,眼看人间生灵就要毁灭了,钟灵寨上的男女老少,个个愁眉苦脸,不知该怎么办。

面对城市和郊区两方面人士的埋怨,龙王却感到十分委屈:“其实,决定哪个地方下雨多少的并不是我。”

“衙门内有一个偌大花园,丘公可能也早有耳闻!”前任道台说。

一天,有个名叫阿桑的后生,从外面拜师学法回来,问寨老:天上太阳这么多,这么大,你该想想办法呀!照这样下去,大家还活得成吗?寨老愁眉苦脸地说:我们也想不出办法来呀。阿桑说: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要有几个能人陪我到太阳山上去,将十支神箭取来,把太阳都射下来。

“笑话,哪个地方下雨多少,你说得不算,谁说得算呢?”人们以为龙王是在推脱责任,更加不满。

“衙门有个花园,这有啥奇处?”丘公说。

第二天,寨上选出了三个身强体壮的后生,身背干粮,手提钢刀,陪同阿桑前往太阳山。大家敲锣打鼓,一直把他们送到寨子附近的高山顶上。阿桑面对东方,双手作揖,念道:

龙王耐心地向大家解释说:“城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从郊区吹进城市的潮湿空气受到阻碍,产生上升运动,在高空变成雨降到城市里,结果城市大雨滂沱,郊区却细雨绵绵。另外,由于潮湿的空气必须在空气的尘埃上凝结成小水滴才能变成雨,而城市街道车水马龙,烟尘远比郊区多得多,所以就增加了城市的降水量。”

“花园内有一狐仙居住,是付了租金的,平时也懂礼貌,知书达理,还望丘公能善待之。”前任道台诚挚地托咐说。不想丘公哈哈大笑:“道听途说,无中生有,人世间真有狐仙?”

天门开,地门开,土家送我上山来,

“照你这样说,城市比郊区降雨多,这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啦?”

“有的,有的,丘公你以后就知道了!”

如今天上烧大火,地上凡人满遭灾。

“是的,”龙王十分肯定地说:“有些灾害,看似天灾,其实往往都是人类自己惹的祸。”

“好!好!如真有狐仙居此,我也一定礼貌待之。”丘公口里如此说,心里很不以为然。

玉帝快派祥云来,土地菩萨把路带,

河北遵化道台衙门,有一个庞大的后花园,园内花木扶疏,假山重叠,流水潺潺。傍有一个大池塘,池塘中心是个亭台,九曲桥弯弯绕绕直达亭台。院内花红草绿,小鸟啁啾,老鼠、蛇、山鸡,许多小动物栖息其间。据传,有一千年老狐蛰居院中,已能化成人形。有时是位须眉皆白的老者,有时是老婆婆,有时又是眉清目秀的小相公,有时是飘忽一现的女子,如七仙女降临院中。白天院中寂寂,一到晚间,就是老狐一家的天下,阴森森无人敢去后花园游玩……

数日后的一个傍晚,丘公正在观看一把龙泉宝剑,蓦地有人敲响了门。“笃笃笃”轻轻三声,丘公随手打开门,见一须眉皆白的老者出现在门口,一见丘公,忙将双手一拱,说:“丘大人好,小的胡三,特来拜访!”

把我带到东海岸,把我引到太阳山。

魔神故事 3狐,素有仙人之称,后花园院内的狐仙,据说都很懂礼貌。逢年过节,常有小银孝敬,还有几盘时令鲜果。惯常与人交往的是那位须眉皆白的老者,言谈举止爽朗文雅,很讨人敬爱,因此,遵化历任道台,都与狐仙交好,和睦相处。一晃几十年过去,丘公调任到遵化任道台。丘公山东诸城人,出身行伍,因平叛有功,被委为道台。丘公五十开外年纪,生得英武挺拔,血气方刚,他带着一家二十几口,来到遵化道台衙门,前任道台已做好移交手续,待丘公接任后,临走,丘公见他欲言又止,就问前任有何相托,尽管直言。

“胡三,我好像不认识你!”丘公瞥了老者一眼,淡淡地说:“找我有事?”

东海龙王借大水,太阳山上取神箭,

“衙门内有一个偌大花园,丘公可能也早有耳闻!”前任道台说。

“无事,无事,我是丘大人近邻,租了道台衙门房已住了几十年啦,这是三年的租金!”老者抖开黄色包裹,两只偌大的金元宝放到了桌子上。见黄灿灿的金子一百两,丘公也奇了,他一愕后又问:“住哪几间屋里?”

诸仙快快搭救我,保佑众生得平安。

“衙门有个花园,这有啥奇处?”丘公说。

“我一家就住在花园假山后,这黄金”丘公这才猛然记起,“是老狐?”丘公也奇了,两眼炯炯有神地盯了老人几眼,心里琢磨:“人耶?狐耶?”确实一时难定。

突然,东海天边飘来一朵红云,把阿桑他们接上了天空。经七七四十九天,他们来到了太阳山上。太阳山像一炉火,烫得他们汗水淋漓,烧红了他们的皮肤,烧卷了他们的头发。他们顾不得叫苦,到处寻找,终于在青根山脚看到了十支神箭,大家高兴得跳起来,刚想扑过去取箭,发现一条大蟒蛇盘在那里,昂起头,张开血口,守护着神箭。阿桑拔出钢刀,一个箭步冲上去挥刀砍杀,同他去的三个后生一拥而上,与大蟒厮杀起来,终于斩断了大蟒的七寸,夺得了神箭。大家高高兴兴地回到钟灵寨。

“花园内有一狐仙居住,是付了租金的,平时也懂礼貌,知书达理,还望丘公能善待之。”前任道台诚挚地托咐说。不想丘公哈哈大笑:“道听途说,无中生有,人世间真有狐仙?”

狐仙还是彬彬有礼地说:“告辞!”双手一拱,双脚踅出门外,只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害得丘公一夜好想……

第二天一早,阿桑背上神箭,来到公鸡山上,等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张弓搭箭,嗖嗖嗖地一连射落了九个太阳。最小的一个太阳吓得回头就跑,一直不敢出来。从此地上一片漆黑,越来越冷,人们无法生活。阿桑见事不妙,又跟寨上的人们说:太阳多了不行,没有太阳也不行,我们还得想办法把躲着的那个请出来。大家都觉得这话有道理,却不知怎样才能把太阳请出来。一天,阿桑和全寨老少,牵着牛马,赶着鸡鸭,来到钟灵坝上,求太阳出来,他们喊了三天三夜,太阳没有出来。阿桑说:这里怕是离太阳远了吧,再说大家一齐喊,声音混乱嘈杂,太阳吓怕了,不敢出来。我想要有人到太阳升起的东海边去喊,它一定会出来。看谁有这个本事!人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应承这个事。突然,一只鸭子自告奋勇地说:我去喊来,如喊不来,你们打我的嘴巴!说完,一展翅飞到龙鳌河中,朝东海方向游去,它一边游,一边喊,一直游了七七四十九天,一直喊到东海边,脚走跛了,嗓门也喊哑了,太阳还是不出来。最后鸭子只好无趣地游回来。大家十分失望,一个后生生气地一脚踏去,将鸭子的嘴踩扁了,脚也踩平了,直到现在,鸭子的嘴都是扁的,走路是一摆一摆的。鹅说:我的嗓门比鸭子大,让我去试试,如果叫不出太阳,大家敲我的脑壳!说了,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它也向东海游去,一边走一边喊,也走了七七四十九天,脚也走跛了,嘴也喊干了,还是没把太阳喊出来,最后,也只好无趣地游回来。寨上人十分生气,有人提着鹅的脖子就是一扭,敲它脑壳。鹅的脖子扭歪了,脑壳也敲起个包包。直到现在,鹅的脖子还是歪的,脑门上的包包也没有消。后来人们要公鸡去喊太阳,公鸡说:我不会游泳,不会飞,怎么能叫太阳出来呢?不过大家相信我,我可以试一试。公鸡来到附近的高山顶上,面对东方,拍着翅膀,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太阳哥,出来罗!它一连喊了三遍,躲着的太阳被叫醒了,觉得声音很好听,慢慢地伸出头来看。公鸡看太阳出来了,很高兴,又喊道:太阳哥,热和和,快照我!太阳知道人们想它,不会再用箭射它了,就从东方升起,大地又见到了光明。

“有的,有的,丘公你以后就知道了!”

清晨,丘公腰挂龙泉剑,来到后花园细察,他要弄个明白。正逢清明时节,清风徐徐,一园花木生气盎然,鸟语花香,蜜蜂嗡嗡,假山、池塘、流水,一派勃勃生气的景象。丘公兜了一圈,一走走到了围墙旁,正要拉开小门出园而去,只见昨晚来访的那位老人,正向小院门匆匆走来,蓦地,两人扑面相逢。

寨子里的人们非常高兴,大家手牵手地围着公鸡跳,人人争着向公鸡投粑粑、炒米、包谷,娃娃争着抱公鸡,这天为农历六月初六日。为纪念这个日子,当地土家人将每年六月六定为太阳节,一直流传到现在。

“好!好!如真有狐仙居此,我也一定礼貌待之。”丘公口里如此说,心里很不以为然。

“丘大人,有闲来敝居!”老人忙说。

河北遵化道台衙门,有一个庞大的后花园,园内花木扶疏,假山重叠,流水潺潺。傍有一个大池塘,池塘中心是个亭台,九曲桥弯弯绕绕直达亭台。院内花红草绿,小鸟啁啾,老鼠、蛇、山鸡,许多小动物栖息其间。据传,有一千年老狐蛰居院中,已能化成人形。有时是位须眉皆白的老者,有时是老婆婆,有时又是眉清目秀的小相公,有时是飘忽一现的女子,如七仙女降临院中。白天院中寂寂,一到晚间,就是老狐一家的天下,阴森森无人敢去后花园游玩

数日后的一个傍晚,丘公正在观看一把龙泉宝剑,蓦地有人敲响了门。“笃笃笃”轻轻三声,丘公随手打开门,见一须眉皆白的老者出现在门口,一见丘公,忙将双手一拱,说:“丘大人好,小的胡三,特来拜访!”

“我来回拜,正寻不到你家居处,正好正好,就去你家看看吧!”丘公故意如此地说。

魔神故事 4

“胡三,我好像不认识你!”丘公瞥了老者一眼,淡淡地说:“找我有事?”

老人大喜,忙说:“好,请随我来!”两人来到一假山旁,老人头一低,钻进假山洞里,回头招呼丘公说:“有劳丘大人了!”丘公也想看个究竟,把头略一低,也钻入山洞。转过两个弯后,突然,面前一派光明,犹如到了另一个天地之中。丘公一呆,心想:想不到假山这一边还有如此去处!这时,老人已打开两扇满是铜钉的大门,说:“丘大人,请进!”

狐,素有仙人之称,后花园院内的狐仙,据说都很懂礼貌。逢年过节,常有小银孝敬,还有几盘时令鲜果。惯常与人交往的是那位须眉皆白的老者,言谈举止爽朗文雅,很讨人敬爱,因此,遵化历任道台,都与狐仙交好,和睦相处。一晃几十年过去,丘公调任到遵化任道台。丘公山东诸城人,出身行伍,因平叛有功,被委为道台。丘公五十开外年纪,生得英武挺拔,血气方刚,他带着一家二十几口,来到遵化道台衙门,前任道台已做好移交手续,待丘公接任后,临走,丘公见他欲言又止,就问前任有何相托,尽管直言。

“无事,无事,我是丘大人近邻,租了道台衙门房已住了几十年啦,这是三年的租金!”老者抖开黄色包裹,两只偌大的金元宝放到了桌子上。见黄灿灿的金子一百两,丘公也奇了,他一愕后又问:“住哪几间屋里?”

走进大门,一眼望去是高厅大厦,丝丝仁纹的石板路,厅堂很宽敞,摆设着全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厅堂后开着一个小门,后院人影晃动,男女之声不绝于耳,还是一个大家庭。老人立即吩咐下去,贵客来了,准备招待。侍者奉上香茗,没聊几句,一桌丰盛的酒菜须臾间已摆上了。菜肴全是山珍海味,有好几味菜丘公还是头一次尝到。酒至半酣,老人的妻子出来相见,老人向丘公介绍说:“这是拙妻!”丘公笑了笑,又有儿孙辈陆续拜见,喊丘公为“丘爷爷”!最后是媳妇、孙女拜见,一个个都生得天姿国色,端庄,大方。丘公眼睛都看花了。酒是琼浆,清甜爽口,醇香四溢。这餐酒直喝得丘公曛曛然,最后老人将他送回寝处。

衙门内有一个偌大花园,丘公可能也早有耳闻!前任道台说。

“我一家就住在花园假山后,这黄金——”丘公这才猛然记起,“是老狐?”丘公也奇了,两眼炯炯有神地盯了老人几眼,心里琢磨:“人耶?狐耶?”确实一时难定。

丘公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回忆晚间奇遇,像似梦境一般。丘公忙完公事,常赴朋友私宴,无意中他就说及这桌酒菜,和狐仙的美貌,害得他的一些友人和同僚也都想见见狐仙,纷纷前来回拜丘公,每次来都要丘公陪着去后院转转,但是,只见花木,哪见狐仙。如此几次,狐仙也烦了。一天晚间,老人来辞丘公,说:“因家中人员增多,住宅太小,今已另租了一处,几天内搬迁出去。”丘公说:“你不是付了三年租金了?”又说,“难道我丘某不好相处?”

衙门有个花园,这有啥奇处?丘公说。

狐仙还是彬彬有礼地说:“告辞!”双手一拱,双脚踅出门外,只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害得丘公一夜好想……

“非也。实是人丁有增,男女混杂,住处太小,不好再住下去了。租金算了。”老人再次说明道理。

花园内有一狐仙居住,是付了租金的,平时也懂礼貌,知书达理,还望丘公能善待之。前任道台诚挚地托咐说。不想丘公哈哈大笑:道听途说,无中生有,人世间真有狐仙?

清晨,丘公腰挂龙泉剑,来到后花园细察,他要弄个明白。正逢清明时节,清风徐徐,一园花木生气盎然,鸟语花香,蜜蜂嗡嗡,假山、池塘、流水,一派勃勃生气的景象。丘公兜了一圈,一走走到了围墙旁,正要拉开小门出园而去,只见昨晚来访的那位老人,正向小院门匆匆走来,蓦地,两人扑面相逢。

丘公沉思后问:“何时搬走?”

有的,有的,丘公你以后就知道了!

“丘大人,有闲来敝居!”老人忙说。

老人弯腰,说:“三、五天就可搬完。”

好!好!如真有狐仙居此,我也一定礼貌待之。丘公口里如此说,心里很不以为然。

“我来回拜,正寻不到你家居处,正好正好,就去你家看看吧!”丘公故意如此地说。

经过两天准备,丘公暗中备齐了许多硫磺、火屑、干柴之类易燃之物,半夜子时,喊了十几名衙役,丘公亲自指挥,将这许多易燃物品全堆放在假山四周,倏地举火引燃,兀地一片火光,自烧到天明才熄灭。丘公悠哉游哉来到后院,在假山旁四处察看,焦臭味儿扑鼻而来,大小狐狸死伤无数,叫衙役捡到一处堆放,共有九十多头,有的烧成焦炭一般,有的焦头烂额,重伤的也都奄奄一息,正捡点间,老人从围墙小门匆匆而入,一见如此场面,脸色大变,猛跨几大步,来到堆尸处,围着尸堆转了几次,站起时已扭曲了脸形,他踉跄着脚步,来到丘公面前,用手指着,颤抖着声音说:“丘、丘公,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因何杀我全家?”丘公坦然地答:“你是异类,又非人类,变人作怪,搅惑人心,死何足惜!”

数日后的一个傍晚,丘公正在观看一把龙泉宝剑,蓦地有人敲响了门。笃笃笃轻轻三声,丘公随手打开门,见一须眉皆白的老者出现在门口,一见丘公,忙将双手一拱,说:丘大人好,小的胡三,特来拜访!

老人大喜,忙说:“好,请随我来!”两人来到一假山旁,老人头一低,钻进假山洞里,回头招呼丘公说:“有劳丘大人了!”丘公也想看个究竟,把头略一低,也钻入山洞。转过两个弯后,突然,面前一派光明,犹如到了另一个天地之中。丘公一呆,心想:想不到假山这一边还有如此去处!这时,老人已打开两扇满是铜钉的大门,说:“丘大人,请进!”

“你、你还有人性吗?”老人接着又说,“我去了新宅一趟,已与你说过,几天后就搬走,你因何还要下此毒手?像你如此恶心肠的人,也决无好下场!”

胡三,我好像不认识你!丘公瞥了老者一眼,淡淡地说:找我有事?

走进大门,一眼望去是高厅大厦,丝丝仁纹的石板路,厅堂很宽敞,摆设着全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厅堂后开着一个小门,后院人影晃动,男女之声不绝于耳,还是一个大家庭。老人立即吩咐下去,贵客来了,准备招待。侍者奉上香茗,没聊几句,一桌丰盛的酒菜须臾间已摆上了。菜肴全是山珍海味,有好几味菜丘公还是头一次尝到。酒至半酣,老人的妻子出来相见,老人向丘公介绍说:“这是拙妻!”丘公笑了笑,又有儿孙辈陆续拜见,喊丘公为“丘爷爷”!最后是媳妇、孙女拜见,一个个都生得天姿国色,端庄,大方。丘公眼睛都看花了。酒是琼浆,清甜爽口,醇香四溢。这餐酒直喝得丘公曛曛然,最后老人将他送回寝处。

丘公听后吼道:“大胆!住口。你这老东西,也活得不耐烦了,啰嗦啥,还不走,连你也一锅端!”丘公“刷”的一声,抽出龙泉剑来。

无事,无事,我是丘大人近邻,租了道台衙门房已住了几十年啦,这是三年的租金!老者抖开黄色包裹,两只偌大的金元宝放到了桌子上。见黄灿灿的金子一百两,丘公也奇了,他一愕后又问:住哪几间屋里?

丘公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回忆晚间奇遇,像似梦境一般。丘公忙完公事,常赴朋友私宴,无意中他就说及这桌酒菜,和狐仙的美貌,害得他的一些友人和同僚也都想见见狐仙,纷纷前来回拜丘公,每次来都要丘公陪着去后院转转,但是,只见花木,哪见狐仙。如此几次,狐仙也烦了。一天晚间,老人来辞丘公,说:“因家中人员增多,住宅太小,今已另租了一处,几天内搬迁出去。”丘公说:“你不是付了三年租金了?”又说,“难道我丘某不好相处?”

“好,我走!你等着吧!”老人一晃而去。

我一家就住在花园假山后,这黄金丘公这才猛然记起,是老狐?丘公也奇了,两眼炯炯有神地盯了老人几眼,心里琢磨:人耶?狐耶?确实一时难定。

“非也。实是人丁有增,男女混杂,住处太小,不好再住下去了。租金算了。”老人再次说明道理。

“哈哈哈!”丘公见老人怕了哈哈地狂笑起来。

狐仙还是彬彬有礼地说:告辞!双手一拱,双脚踅出门外,只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害得丘公一夜好想

丘公沉思后问:“何时搬走?”

光阴如白驹过隙,一晃数年过去,丘公已升巡按,调到山东老家地面上做官。那是明末崇祯年间,天下大饥荒,农民军遍地烽烟,群雄割据。丘公遵朝廷旨意,又兼任了总兵职务,手下军马十几万人,辗转数地,剿、抚各地造反义军,因天下大乱,东平西又反,丘公疲于奔命,还要受上司责骂,说他平叛不力。丘公心里很烦,他手下许多心腹将佐,也叫丘公独立为王,省得听人指斥。丘公还不敢贸然造反。一天,丘公闲暇无事,在街巷间漫步,一位算命先生手擎一白布幌子,自号“铁口”,迎面而来,兜头碰上丘公,直着眼看了会儿,忙跪倒在地上,倒头就拜,口称:“万岁!”丘公一愣,急忙上前扶起,止住说:“岂可胡言乱语!”

清晨,丘公腰挂龙泉剑,来到后花园细察,他要弄个明白。正逢清明时节,清风徐徐,一园花木生气盎然,鸟语花香,蜜蜂嗡嗡,假山、池塘、流水,一派勃勃生气的景象。丘公兜了一圈,一走走到了围墙旁,正要拉开小门出园而去,只见昨晚来访的那位老人,正向小院门匆匆走来,蓦地,两人扑面相逢。

老人弯腰,说:“三、五天就可搬完。”

“小的阅人多矣,今天才见到真命天子,你双手悠长,两耳垂肩,面上龙嘴星鼻,双目灵光闪闪,威武英俊,是万岁无疑!”算命先生说完,跪倒又拜。丘公心里一动,又说:“切莫多言,跟我回营细说。”因他的心腹将领都想封王拜相,早有拥丘公称王之心,今听算命先生也如此说,正合心意,于是就一锤定音,扯起旗号,丘公也反了。算命先生年近不惑,正当壮年,丘公拜他为“军师”,为丘公出谋划策。“军师”第一策如此说:“造反对朝廷来说,就是谋反,为了防止朝廷知道诛杀家属,赶快将合家老小,连同近亲,都迁来军营中,以防不测!”

丘大人,有闲来敝居!老人忙说。

经过两天准备,丘公暗中备齐了许多硫磺、火屑、干柴之类易燃之物,半夜子时,喊了十几名衙役,丘公亲自指挥,将这许多易燃物品全堆放在假山四周,倏地举火引燃,兀地一片火光,自烧到天明才熄灭。丘公悠哉游哉来到后院,在假山旁四处察看,焦臭味儿扑鼻而来,大小狐狸死伤无数,叫衙役捡到一处堆放,共有九十多头,有的烧成焦炭一般,有的焦头烂额,重伤的也都奄奄一息,正捡点间,老人从围墙小门匆匆而入,一见如此场面,脸色大变,猛跨几大步,来到堆尸处,围着尸堆转了几次,站起时已扭曲了脸形,他踉跄着脚步,来到丘公面前,用手指着,颤抖着声音说:“丘、丘公,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因何杀我全家?”丘公坦然地答:“你是异类,又非人类,变人作怪,搅惑人心,死何足惜!”

丘公频频点头,深以为然,立即照办。

我来回拜,正寻不到你家居处,正好正好,就去你家看看吧!丘公故意如此地说。

“你、你还有人性吗?”老人接着又说,“我去了新宅一趟,已与你说过,几天后就搬走,你因何还要下此毒手?像你如此恶心肠的人,也决无好下场!”

“军师”第二策又说:“要想夺取天下,无非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人和已占,只是地利不对,一旦朝廷来剿,这里,我们无险可守,上九宫山去,再慢慢地发展壮大。”丘公颔首,认为不错,一声令下,军马开上九宫山。“军师”第三策又说:“扫平近地烽烟,为我所用,也清理了外围,有利攻守!”

老人大喜,忙说:好,请随我来!两人来到一假山旁,老人头一低,钻进假山洞里,回头招呼丘公说:有劳丘大人了!丘公也想看个究竟,把头略一低,也钻入山洞。转过两个弯后,突然,面前一派光明,犹如到了另一个天地之中。丘公一呆,心想:想不到假山这一边还有如此去处!这时,老人已打开两扇满是铜钉的大门,说:丘大人,请进!

丘公听后吼道:“大胆!住口。你这老东西,也活得不耐烦了,啰嗦啥,还不走,连你也一锅端!”丘公“刷”的一声,抽出龙泉剑来。

丘公言听计从,立即派出大将,将近地一些大大小小的群雄割据者一一剿平,并入自己队伍。眼见地盘扩大,队伍增多,兵强马壮,丘公日日醉酒,喜气洋洋。“军师”又献一策:“已到当皇帝的时候了,封相封将封皇后,众志成城,才能胜利!”由此,丘公登上皇帝位,封了皇后妃子、丞相、将军,又大摆宴席,军中一派乐和生升景象。朝廷也来剿了几次,因兵马不足,都败走了。朝廷下了决心,派了五十万军马前来征讨,向九宫山逼来,丘公忙向军师讨教对策,军师却坦然处之,说:“皇上切莫担心,高枕无忧好啦,我已算定,我们以逸待劳,管叫他有来无回!”丘公宽了心,拥着皇后美妃做美梦去了。半夜时分,五十万大军开到了九宫山下,团团围住,又断绝水源,山上军粮只能维持几天了,军心动摇。丘公急寻军师,遍寻不见踪影,朝廷兵马已攻上山来。一场恶战,众将领眼看不敌,为了保命,纷纷倒戈投降,丘公合家被擒,上了囚车,全家数十口,全被斩首。

走进大门,一眼望去是高厅大厦,丝丝仁纹的石板路,厅堂很宽敞,摆设着全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厅堂后开着一个小门,后院人影晃动,男女之声不绝于耳,还是一个大家庭。老人立即吩咐下去,贵客来了,准备招待。侍者奉上香茗,没聊几句,一桌丰盛的酒菜须臾间已摆上了。菜肴全是山珍海味,有好几味菜丘公还是头一次尝到。酒至半酣,老人的妻子出来相见,老人向丘公介绍说:这是拙妻!丘公笑了笑,又有儿孙辈陆续拜见,喊丘公为丘爷爷!最后是媳妇、孙女拜见,一个个都生得天姿国色,端庄,大方。丘公眼睛都看花了。酒是琼浆,清甜爽口,醇香四溢。这餐酒直喝得丘公曛曛然,最后老人将他送回寝处。

“好,我走!你等着吧!”老人一晃而去。

临刑时,丘公大惭,说:“真后悔听了军师之言!”这时,天上有隐隐的话语传了过来:“报应,这是报应!”丘公猛抬头望去,只见天上白云间有狐仙老人须眉皆白,隐隐在云端之中,脸色愤愤然。丘公这才大悟,认错说:“我错啦,我不该无缘无故地杀了您老一家!”

丘公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回忆晚间奇遇,像似梦境一般。丘公忙完公事,常赴朋友私宴,无意中他就说及这桌酒菜,和狐仙的美貌,害得他的一些友人和同僚也都想见见狐仙,纷纷前来回拜丘公,每次来都要丘公陪着去后院转转,但是,只见花木,哪见狐仙。如此几次,狐仙也烦了。一天晚间,老人来辞丘公,说:因家中人员增多,住宅太小,今已另租了一处,几天内搬迁出去。丘公说:你不是付了三年租金了?又说,难道我丘某不好相处?

“哈哈哈!”丘公见老人怕了哈哈地狂笑起来。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狐仙复仇

非也。实是人丁有增,男女混杂,住处太小,不好再住下去了。租金算了。老人再次说明道理。

光阴如白驹过隙,一晃数年过去,丘公已升巡按,调到山东老家地面上做官。那是明末崇祯年间,天下大饥荒,农民军遍地烽烟,群雄割据。丘公遵朝廷旨意,又兼任了总兵职务,手下军马十几万人,辗转数地,剿、抚各地造反义军,因天下大乱,东平西又反,丘公疲于奔命,还要受上司责骂,说他平叛不力。丘公心里很烦,他手下许多心腹将佐,也叫丘公独立为王,省得听人指斥。丘公还不敢贸然造反。一天,丘公闲暇无事,在街巷间漫步,一位算命先生手擎一白布幌子,自号“铁口”,迎面而来,兜头碰上丘公,直着眼看了会儿,忙跪倒在地上,倒头就拜,口称:“万岁!”丘公一愣,急忙上前扶起,止住说:“岂可胡言乱语!”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丘公沉思后问:何时搬走?

“小的阅人多矣,今天才见到真命天子,你双手悠长,两耳垂肩,面上龙嘴星鼻,双目灵光闪闪,威武英俊,是万岁无疑!”算命先生说完,跪倒又拜。丘公心里一动,又说:“切莫多言,跟我回营细说。”因他的心腹将领都想封王拜相,早有拥丘公称王之心,今听算命先生也如此说,正合心意,于是就一锤定音,扯起旗号,丘公也反了。算命先生年近不惑,正当壮年,丘公拜他为“军师”,为丘公出谋划策。“军师”第一策如此说:“造反对朝廷来说,就是谋反,为了防止朝廷知道诛杀家属,赶快将合家老小,连同近亲,都迁来军营中,以防不测!”

老人弯腰,说:三、五天就可搬完。

丘公频频点头,深以为然,立即照办。

经过两天准备,丘公暗中备齐了许多硫磺、火屑、干柴之类易燃之物,半夜子时,喊了十几名衙役,丘公亲自指挥,将这许多易燃物品全堆放在假山四周,倏地举火引燃,兀地一片火光,自烧到天明才熄灭。丘公悠哉游哉来到后院,在假山旁四处察看,焦臭味儿扑鼻而来,大小狐狸死伤无数,叫衙役捡到一处堆放,共有九十多头,有的烧成焦炭一般,有的焦头烂额,重伤的也都奄奄一息,正捡点间,老人从围墙小门匆匆而入,一见如此场面,脸色大变,猛跨几大步,来到堆尸处,围着尸堆转了几次,站起时已扭曲了脸形,他踉跄着脚步,来到丘公面前,用手指着,颤抖着声音说:丘、丘公,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因何杀我全家?丘公坦然地答:你是异类,又非人类,变人作怪,搅惑人心,死何足惜!

“军师”第二策又说:“要想夺取天下,无非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人和已占,只是地利不对,一旦朝廷来剿,这里,我们无险可守,上九宫山去,再慢慢地发展壮大。”丘公颔首,认为不错,一声令下,军马开上九宫山。“军师”第三策又说:“扫平近地烽烟,为我所用,也清理了外围,有利攻守!”

你、你还有人性吗?老人接着又说,我去了新宅一趟,已与你说过,几天后就搬走,你因何还要下此毒手?像你如此恶心肠的人,也决无好下场!

丘公言听计从,立即派出大将,将近地一些大大小小的群雄割据者一一剿平,并入自己队伍。眼见地盘扩大,队伍增多,兵强马壮,丘公日日醉酒,喜气洋洋。“军师”又献一策:“已到当皇帝的时候了,封相封将封皇后,众志成城,才能胜利!”由此,丘公登上皇帝位,封了皇后妃子、丞相、将军,又大摆宴席,军中一派乐和生升景象。朝廷也来剿了几次,因兵马不足,都败走了。朝廷下了决心,派了五十万军马前来征讨,向九宫山逼来,丘公忙向军师讨教对策,军师却坦然处之,说:“皇上切莫担心,高枕无忧好啦,我已算定,我们以逸待劳,管叫他有来无回!”丘公宽了心,拥着皇后美妃做美梦去了。半夜时分,五十万大军开到了九宫山下,团团围住,又断绝水源,山上军粮只能维持几天了,军心动摇。丘公急寻军师,遍寻不见踪影,朝廷兵马已攻上山来。一场恶战,众将领眼看不敌,为了保命,纷纷倒戈投降,丘公合家被擒,上了囚车,全家数十口,全被斩首。

丘公听后吼道:大胆!住口。你这老东西,也活得不耐烦了,啰嗦啥,还不走,连你也一锅端!丘公刷的一声,抽出龙泉剑来。

临刑时,丘公大惭,说:“真后悔听了军师之言!”这时,天上有隐隐的话语传了过来:“报应,这是报应!”丘公猛抬头望去,只见天上白云间有狐仙老人须眉皆白,隐隐在云端之中,脸色愤愤然。丘公这才大悟,认错说:“我错啦,我不该无缘无故地杀了您老一家!”

好,我走!你等着吧!老人一晃而去。

如今在岑巩县羊桥乡,有一个寨子叫钟灵,住着百来户人家,全是土家人。每年六月六这一天,寨上特别闹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上节日盛装,鸡叫五更就起床,担起头天准备好的粑粑、炒米、糖果,爬到寨子附近最高的鸡公山顶上。大家面对东方,合掌作揖,等着太阳出来,嘴里不断地念道:“东方太阳快快升起,天下众生个个欢喜。今天站在公鸡山上,公鸡高声在呼喊你。”太阳出来了,大家欢呼跳跃,大人们把粑粑、糖果甩进树林里让娃娃们去抢,大家哈哈大笑,最后围起来跳甩手舞,一直到太阳下山,人们才回家。这就是思州土家人的太阳节。

哈哈哈!丘公见老人怕了哈哈地狂笑起来。

魔神故事 5上古时代,天上突然同时出现了十个太阳,把大地照得发红,树木晒焦了,田土晒裂了,龙鳌河也晒干了,河两岸的石壁也晒得开裂,眼看人间生灵就要毁灭了,钟灵寨上的男女老少,个个愁眉苦脸,不知该怎么办。

光阴如白驹过隙,一晃数年过去,丘公已升巡按,调到山东老家地面上做官。那是明末崇祯年间,天下大饥荒,农民军遍地烽烟,群雄割据。丘公遵朝廷旨意,又兼任了总兵职务,手下军马十几万人,辗转数地,剿、抚各地造反义军,因天下大乱,东平西又反,丘公疲于奔命,还要受上司责骂,说他平叛不力。丘公心里很烦,他手下许多心腹将佐,也叫丘公独立为王,省得听人指斥。丘公还不敢贸然造反。一天,丘公闲暇无事,在街巷间漫步,一位算命先生手擎一白布幌子,自号铁口,迎面而来,兜头碰上丘公,直着眼看了会儿,忙跪倒在地上,倒头就拜,口称:万岁!丘公一愣,急忙上前扶起,止住说:岂可胡言乱语!

一天,有个名叫阿桑的后生,从外面拜师学法回来,问寨老:“天上太阳这么多,这么大,你该想想办法呀!照这样下去,大家还活得成吗?”寨老愁眉苦脸地说:“我们也想不出办法来呀。”阿桑说:“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要有几个能人陪我到太阳山上去,将十支神箭取来,把太阳都射下来。”

小的阅人多矣,今天才见到真命天子,你双手悠长,两耳垂肩,面上龙嘴星鼻,双目灵光闪闪,威武英俊,是万岁无疑!算命先生说完,跪倒又拜。丘公心里一动,又说:切莫多言,跟我回营细说。因他的心腹将领都想封王拜相,早有拥丘公称王之心,今听算命先生也如此说,正合心意,于是就一锤定音,扯起旗号,丘公也反了。算命先生年近不惑,正当壮年,丘公拜他为军师,为丘公出谋划策。军师第一策如此说:造反对朝廷来说,就是谋反,为了防止朝廷知道诛杀家属,赶快将合家老小,连同近亲,都迁来军营中,以防不测!

第二天,寨上选出了三个身强体壮的后生,身背干粮,手提钢刀,陪同阿桑前往太阳山。大家敲锣打鼓,一直把他们送到寨子附近的高山顶上。阿桑面对东方,双手作揖,念道:

丘公频频点头,深以为然,立即照办。

天门开,地门开,土家送我上山来,

军师第二策又说:要想夺取天下,无非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人和已占,只是地利不对,一旦朝廷来剿,这里,我们无险可守,上九宫山去,再慢慢地发展壮大。丘公颔首,认为不错,一声令下,军马开上九宫山。军师第三策又说:扫平近地烽烟,为我所用,也清理了外围,有利攻守!

如今天上烧大火,地上凡人满遭灾。

丘公言听计从,立即派出大将,将近地一些大大小小的群雄割据者一一剿平,并入自己队伍。眼见地盘扩大,队伍增多,兵强马壮,丘公日日醉酒,喜气洋洋。军师又献一策:已到当皇帝的时候了,封相封将封皇后,众志成城,才能胜利!由此,丘公登上皇帝位,封了皇后妃子、丞相、将军,又大摆宴席,军中一派乐和生升景象。朝廷也来剿了几次,因兵马不足,都败走了。朝廷下了决心,派了五十万军马前来征讨,向九宫山逼来,丘公忙向军师讨教对策,军师却坦然处之,说:皇上切莫担心,高枕无忧好啦,我已算定,我们以逸待劳,管叫他有来无回!丘公宽了心,拥着皇后美妃做美梦去了。半夜时分,五十万大军开到了九宫山下,团团围住,又断绝水源,山上军粮只能维持几天了,军心动摇。丘公急寻军师,遍寻不见踪影,朝廷兵马已攻上山来。一场恶战,众将领眼看不敌,为了保命,纷纷倒戈投降,丘公合家被擒,上了囚车,全家数十口,全被斩首。

玉帝快派祥云来,土地菩萨把路带,

临刑时,丘公大惭,说:真后悔听了军师之言!这时,天上有隐隐的话语传了过来:报应,这是报应!丘公猛抬头望去,只见天上白云间有狐仙老人须眉皆白,隐隐在云端之中,脸色愤愤然。丘公这才大悟,认错说:我错啦,我不该无缘无故地杀了您老一家!

把我带到东海岸,把我引到太阳山。

诚是,可已经迟了。

东海龙王借大水,太阳山上取神箭,

长白山脚下的两半山屯,有个小伙叫木铁,自小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

诸仙快快搭救我,保佑众生得平安。

魔神故事 6

突然,东海天边飘来一朵红云,把阿桑他们接上了天空。经七七四十九天,他们来到了太阳山上。太阳山像一炉火,烫得他们汗水淋漓,烧红了他们的皮肤,烧卷了他们的头发。他们顾不得叫苦,到处寻找,终于在青根山脚看到了十支神箭,大家高兴得跳起来,刚想扑过去取箭,发现一条大蟒蛇盘在那里,昂起头,张开血口,守护着神箭。阿桑拔出钢刀,一个箭步冲上去挥刀砍杀,同他去的三个后生一拥而上,与大蟒厮杀起来,终于斩断了大蟒的七寸,夺得了神箭。大家高高兴兴地回到钟灵寨。

这一年秋天,木铁在长白山深处挖到一棵上百年的野山参。这百年老山参,可遇不可求,至少能卖一百两银子。山货店老板看木铁不懂行情,只给了他十两银子,外加一张白狐狸皮。

第二天一早,阿桑背上神箭,来到公鸡山上,等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张弓搭箭,嗖嗖嗖地一连射落了九个太阳。最小的一个太阳吓得回头就跑,一直不敢出来。从此地上一片漆黑,越来越冷,人们无法生活。阿桑见事不妙,又跟寨上的人们说:“太阳多了不行,没有太阳也不行,我们还得想办法把躲着的那个请出来。”大家都觉得这话有道理,却不知怎样才能把太阳请出来。一天,阿桑和全寨老少,牵着牛马,赶着鸡鸭,来到钟灵坝上,求太阳出来,他们喊了三天三夜,太阳没有出来。阿桑说:“这里怕是离太阳远了吧,再说大家一齐喊,声音混乱嘈杂,太阳吓怕了,不敢出来。我想要有人到太阳升起的东海边去喊,它一定会出来。看谁有这个本事!”人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应承这个事。突然,一只鸭子自告奋勇地说:“我去喊来,如喊不来,你们打我的嘴巴!”说完,一展翅飞到龙鳌河中,朝东海方向游去,它一边游,一边喊,一直游了七七四十九天,一直喊到东海边,脚走跛了,嗓门也喊哑了,太阳还是不出来。最后鸭子只好无趣地游回来。大家十分失望,一个后生生气地一脚踏去,将鸭子的嘴踩扁了,脚也踩平了,直到现在,鸭子的嘴都是扁的,走路是一摆一摆的。鹅说:“我的嗓门比鸭子大,让我去试试,如果叫不出太阳,大家敲我的脑壳!”说了,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它也向东海游去,一边走一边喊,也走了七七四十九天,脚也走跛了,嘴也喊干了,还是没把太阳喊出来,最后,也只好无趣地游回来。寨上人十分生气,有人提着鹅的脖子就是一扭,敲它脑壳。鹅的脖子扭歪了,脑壳也敲起个包包。直到现在,鹅的脖子还是歪的,脑门上的包包也没有消。后来人们要公鸡去喊太阳,公鸡说:“我不会游泳,不会飞,怎么能叫太阳出来呢?不过大家相信我,我可以试一试”。公鸡来到附近的高山顶上,面对东方,拍着翅膀,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太——阳——哥,出——来——罗!”它一连喊了三遍,躲着的太阳被叫醒了,觉得声音很好听,慢慢地伸出头来看。公鸡看太阳出来了,很高兴,又喊道:“太——阳——哥,热——和——和,快——照——我!”太阳知道人们想它,不会再用箭射它了,就从东方升起,大地又见到了光明。

木铁一辈子都没见过十两银子,何况还可得一张油光水滑的狐狸皮,就喜滋滋地答应了。

寨子里的人们非常高兴,大家手牵手地围着公鸡跳,人人争着向公鸡投粑粑、炒米、包谷,娃娃争着抱公鸡,这天为农历六月初六日。为纪念这个日子,当地土家人将每年六月六定为太阳节,一直流传到现在。

木铁把白狐狸皮铺在炕上当褥子。野生的狐狸皮真是个宝,数九寒天,火炕不用烧多少柴火,睡在狐狸皮褥子上热得直出汗。

这天半夜,木铁感到浑身燥热,怎么也睡不着,喝了一瓢凉水也没能让身体凉下来,迷迷糊糊地开始想起女人来。就脱掉身上仅有的短裤,趴在狐狸皮上,用手抚摸着狐狸光滑柔软的皮毛,就像是在爱抚他心仪已久的女人,渐渐地,木铁沉浸在和女人交合的快感中。高潮过后,木铁的头脑开始恢复冷静。他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脸红。幸好就自己一个人,否则不让人笑话死!

这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公子,想媳妇了吧?

谁?木铁吃惊不小,自己家怎么会有女人出现?很少有人到自己家,更何况是在半夜三更。木铁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裤子,点着灯,四处寻找。

公子,我在你床上呢!

木铁往床上一看,他的被子凌乱地摊在炕梢,狐狸皮褥子上压着枕头,哪有人啊?

公子,我是你身下的白狐。

白狐?你你怎么说话了?木铁惊恐地问。

方才得到公子纯阳精华的滋养,使我恢复了部分法力,特现身对恩公道谢!

你说的是真的?木铁红着脸,问,你是有法力的狐狸,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白狐说:我被一个道士布下的阵法所伤,逃到深山老林中,就在我运功疗伤的关键时刻,一个猎人将我捕获,他剥了我的皮,卖给了山货店。我的魂魄本应该进入下一个轮回继续投胎,可我有一桩人情债未了,故魂魄依附在皮囊之上,希望有朝一日能遇到有缘人,帮我实现夙愿。

木铁见白狐的话说得恳切,便相信了。他问白狐: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白狐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你的媳妇娶回来。五十里外的方家庄,有个方老员外,有个小女儿叫方晓娇。只要公子听从我的安排,不日就可迎娶方晓娇上门。

木铁一听说能娶到漂亮的媳妇自然高兴,满口答应。

姑爷接媳妇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木铁按照白狐的吩咐,把狐狸皮当围脖往脖子上一围,找出一身还算整洁的衣帽穿戴上,上路了。

五十里路,说远不远。木铁很快便来到了方家庄,到了方员外的府门外。方府的门口有两个家丁把门。木铁施礼道:请通禀你家员外一声,就说小姑爷接媳妇来了。这要是以前,木铁非挨一顿胖揍不可。可今天不同,方员外给府里的人传下话:谁要是能给小女找到婆家,赏银三两!俩门卫听木铁是来娶他们家小姐的,争先恐后跑去给员外送信。

方员外的小女方晓娇既不是人丑,又不是残疾,为何方员外这么心急将她嫁出去?原来,一向聪明可人的方晓娇前年突患邪病,整天痴痴呆呆。四处求医也无济于事。方老员外的原配妻子死了多年,有人提议让老员外纳妾冲喜,可这妾也纳了,方晓娇的病也没见好转,反而整天又吵又闹,弄得家里不得安生。一天,老员外的小妾被方晓娇吓得昏死过去。风情万种的小妾病了那还得了?方员外不惜重金请名医施救,买到百年野山参才让她起死回生。这小妾又是哭又是闹,非得要方员外把方晓娇赶出府门不可。方员外无奈,既舍不得小妾,又不忍让小女儿受苦,于是,他才传出话来,给小女方晓娇找个婆家,算是了了这桩心事。

方家是十里八乡的大户,他们家的一举一动尽人皆知,谁都知道方家的小女患了痴心疯,谁愿意娶?就这样,十几天过去了,没有一个人上门提亲的。今天,听说有个小伙子说来迎娶方晓娇,方老员外当然高兴。

老员外见木铁一身粗布麻衣,脚上一双旧布鞋,鞋尖顶出个洞,漏出大脚指头,只有脖子上围着的狐狸皮围脖还算上些档次。方员外问木铁:年轻人,你见过我家小姐吗?

没见过,慕名而来。木铁说。

你既然连小女的面都未曾见过,怎么就说来迎娶她啊?这也太荒唐了!方老员外有些生气地说。

老员外,实不相瞒,我是受高人指点,来迎娶你家小姐的,我和方小姐有三世的夫妻缘分,如果员外不信,可叫小姐出来一见。木铁十分镇定地说。

木铁怎么有如此把握?都是白狐在他耳边告诉他的说词。

方员外叫下人把小姐方晓娇带出来。那方晓娇里老远还大嚷大叫,可一见到木铁,一下子就镇静下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木铁发愣。木铁忙上前,一把抱住方晓娇,说:贤妻,跟我回家好吗?方晓娇频频点头。方老员外顿感吃惊,自从方晓娇患上怪病以后,任何人和她都无法交流,今天见方晓娇和木铁似久别重逢一样,不得不相信了三世姻缘的说法。方员外大喜,赶忙命厨房准备好酒好菜招待木铁,打扫房间留木铁先住了下来。

前世之缘

一向疯疯癫癫的方晓娇怎么见到木铁就显现出一往情深的样子?这也是白狐做的手脚。白狐一见到方晓娇打门外进来,还是三年前那样如花似玉,只是魂不附体,知道是中了狐门的勾魂索魄咒还没解。白狐让木铁过去抱住方晓娇,就是想离近点解了她身上的勾魂索魄咒,可她试了试,方晓娇中咒的时间太长,以自己的法力根本无法解除。无奈,白狐给方晓娇又施了一个一见倾心咒,这种咒可以让受体百依百顺,是狐狸精的看家本事。因此,方晓娇见了木铁才像是见了老情人似的一往情深。

当年,白狐在大山深处修炼,想物色一个才貌俱佳的女子,修成她的模样。白狐左挑右选,找上了方晓娇。白狐给方晓娇施了勾魂索魄咒,让方晓娇每天三更天来后花园给自己当修炼的标本。半个月过去了,眼看这就要大功告成,方府的下人发现了方小姐半夜三更去后花园的怪异举动,告诉给了方老员外。方员外请来游方道士,在后花园四周设下阵法,白狐果真上当,若不是有些道行恐怕当场丢了性命。白狐带伤逃至深山,被猎人捕获剥皮。可她一直不忘方家小姐,自己的过错给人带来如此磨难,深感愧疚,才想到借木铁之手还方晓娇自由之身的办法。

木铁在方员外的府上住了半个多月,好吃好喝好待承。方员外命人给木铁量身定做了好几套衣服,都是上好的布料。作为方家的姑爷,寒酸了哪能行?木铁和方员外格外投缘,平日里和方员外下下棋,陪方晓娇在府里四处转转,和睦得像一家人。

这一日,方员外对木铁说:我已经认下了你这个姑爷,你可以带着小女回家去了。

方员外派了两挂马车,车上装满了过日子的生活用品,把方晓娇送上车,就算是出嫁了。

木铁回到家。发现自家四处漏风的泥草房不见了,变成了三间青石砌成的砖房,门楼高挑,院墙整齐高大,两侧还盖了厢房,里面拴着耕牛。原来,这些天方员外派人打探了木铁的情况,下人经过几天的调查走访,回来向员外报告:木铁为人憨厚,也挺善良,就是命苦,家境太寒酸了。

方员外一听,说:这不要紧,只要他对小女好,我们可以帮他。就这样,方员外给木铁夫妇置办了家业。

木铁把方晓娇领进屋。面对痴痴的新婚妻子,木铁面露难色: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和妻子没办法沟通啊!

这时,白狐说话了:你把我罩到她的头上,我给你一个聪明、漂亮的媳妇。

木铁赶紧把狐狸皮罩在方晓娇的头上。只见方晓娇头上徐徐冒起白烟,片刻功夫,狐狸皮不见了,渗进方晓娇的皮肉之中,融为了一体。方晓娇一头黑发转眼间变成满头白发。

木铁看得目瞪口呆。方晓娇咯咯笑了起来,说:公子,你还愣着干吗?

木铁见方晓娇的眼神已不是原来痴呆的模样,机灵地眨着。方晓娇还是第一次开口和自己说话,和白狐的声音一样好听。

方晓娇说:我不能把方小姐原来的魂魄复原,只能将我的魂魄附在她身上,以后,我们组成一个完好的人侍候公子,不好吗?

木铁还能说什么,媳妇既漂亮又聪明,一时感动得泪流满面。

木铁和方晓娇婚后两年,生下一双儿子。他们给孩子取名为:木瓜和木里,就是把狐狸两个字各取一半,算是不忘他们的白狐妈妈吧。两个孩子能文能武,长大后都做了上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