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城,罗马-寓言故事网

转眼半年过去了,这天,阿旺出门送货,路上碰到一个头戴黑帽、身穿黑袍的老道人。这道人一见阿旺就上下打量个不停,阿旺厌烦地瞪了老道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那道人阴阳怪气地说:小伙子,你印堂发暗,眉目带煞,怕是被妖魔鬼怪缠身了吧!这都是你媳妇惹的祸,你快把她赶走。阿旺生气地说:胡说八道,我媳妇贤惠得很,你再乱嚼舌根,我对你不客气!

阿旺这才明白大家中毒的原因,但他心里发愁:“全村的人都得了病,可怎么办呢?”乌里青从头上拔下那朵耀眼的红花,说:“这朵花里面有一百粒千年茶籽,熬成汤,得病的人一喝就会好的。不过……”未等乌里青说完,阿旺就一把夺过茶籽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宝物,我先给咱妈治病去。”说完,转身就跑。乌里青慌忙在后面叫道:阿旺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但阿旺救人心切,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你为什么要将我赶走?丁香理直气壮地质问张郎。

等到午夜时分,黑老道坐在茶树边上打盹,阿旺便悄悄走到他后边,用索拨棍去挑黑老道头上的黑帽。老道听到动静,将身一滚,现出原形,张开血盆大口朝阿旺扑来。阿旺机敏地跳到一边,伸出索拨棍迎敌,那棍子竟然变成了利剑,阿旺灵机一动,用剑斩断了黑蛇精的舌头。

阿旺跑到厨房,马上烧火煮汤。千年茶籽水果然神奇,妈妈只喝了半碗,就哇地吐了一大滩粘水,脸色也转红润了。阿旺很高兴,顾不上跟妈妈说话,就挨家挨户地给大家送茶水。全村的人喝了茶水都好了。阿旺一蹦三跳地回到家,却见乌里青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脸上纸一样白。阿旺急得连声呼喊:乌里青,乌里青!过了好大一会儿,乌里青才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说:我是神茶仙女,见你老实厚道,才与你结为夫妻,茶籽是我的命根,你只拿50粒就能救活全村人的命,剩下50粒我还能活命,现在茶籽没有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乌里青,你不能死,我离不开你!阿旺抱着乌里青,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乌里青气喘吁吁地说:我快不行了,日后你如思念我,就去山林那边的大槐树下找一个白胡子老头。乌里青说完,化作一道红光消失了,阿旺觉得对不起乌里青,后悔得直跺脚。

阿旺翻山越岭,不知走了多少日子,都没找到山林中的那个白胡子老头,他问大树,大树摇头不知。他问茶雀,茶雀哀鸣一声飞走了。

几个月以后,有一天,张郎真的回来了。但是,这时的张郎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张郎了,他现在是一个大富商了。

他气冲冲地走到院中,见乌里青正在院中忙活,就没好气地说:“乌里青,你快离开这个家吧!”乌里青大吃一惊,难过得哭起来:“阿旺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乌里青一哭,阿旺心就软了,他就把遇到黑老道的事和妈妈听到的传言全告诉了乌里青。

张郎一去十年了,但仍没有一点音信。这几年来偏又遇着连年的荒旱,因此,丁香的日子就更艰难了。家里的东西差不多变卖光了,唯有那头她多年喂养的老牛和那辆破车她怎么也不舍得卖。你想啊,一个女人家,上坡种地,如果没有了那头老牛和那辆破车,不是就更没办法了吗!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1大山村有一个青年叫阿旺,勤劳能干,乐于助人。靠捕蛇为生。

一天,丁香正在院中剪草喂牛,忽见一个要饭的来到她家门上。她就拿了一只碗,盛了满满一碗吃剩的面条给那要饭的吃。那要饭的狼吞虎咽三口两口就将那碗面条吃光了。他对丁香说:大娘再给一碗吧!丁香就又盛了一碗给他。他又三口两口将那碗面条吃了,说:大娘行行好,再给一碗吃吧!我在这山里走迷了路,已两三天没捞着一点东西吃了。

“啊?”阿旺惊得发呆,仔细想想,乌里青确实有点来历不明,自从过门后,一次也没提起过回娘家,难道她真是一个妖怪?不行!一定得把乌里青赶走,不能因为她而丢了全村人的性命,他站起身扭头就往外走,连母亲的呼喊也没听见。

张郎一去就是五年,没有一点音信。张老夫妇由于思儿心切,便双双病倒了。丁香虽百般设法延医诊治,但总不见效。不久,公婆便先后去世了。丁香典东卖西葬了公婆,生活可就更困难了。

阿旺藏在一棵树后观察动静,天刚黑,听到一阵“刷刷”乱响,一条五丈多长,水桶粗细的黑鸡冠子蛇爬来了。它眼睛绿森森地像个灯笼,信子伸出有五尺多长。它爬到洞口打了个滚,就变成全身黑衣的老道人了。老道喊了声:“孩儿们,今天有没有人来?”毒蜂嗡嗡地答:“没有!”老道狂笑道:“哈哈,量也没人敢来。你们歇着吧。”毒蜂便飞到大杨树上趴着不动了。黑老道围着茶树转了一圈,伸出两手抚摸茶叶,自言自语地说:“雾里青,快长吧,等你结出茶籽,咱们就可以结成夫妻了,我可比那个凡人阿旺强得多。”

张郎万没想到这个给他饭吃的大娘,正是他所休弃的丁香。他被这意外的相逢窘住了,停了半天方才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你是丁香?丁香说:是的,我正是被你休弃的丁香!张郎一听,真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就一头钻进了锅底下,怎么也不出来了。后来,他就憋死在里面了。

转眼半年过去了,这天,阿旺出门送货,路上碰到一个头戴黑帽、身穿黑袍的老道人。这道人一见阿旺就上下打量个不停,阿旺厌烦地瞪了老道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那道人阴阳怪气地说:“小伙子,你印堂发暗,眉目带煞,怕是被妖魔鬼怪缠身了吧!这都是你媳妇惹的祸,你快把她赶走。”阿旺生气地说:“胡说八道,我媳妇贤惠得很,你再乱嚼舌根,我对你不客气!”

难道我还和你闹着玩!张郎恶狠狠地说。

阿旺一觉醒来,日头已经老高了,不见了白胡子老头的影子,但梦中的情景他记得一清二楚。身边还放着那条五尺多长的索拨棍,他拿起来就向仙寓山的另一边走去。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2

阿旺请白胡子老头指点解救雾里青的办法。老头说:“毒蛇精是黑鸡冠子蛇,道行全在鸡冠子上,那就是他变成老道时戴着的黑帽子。如果你能把帽子夺过来,戴在你自己头上,就可以指挥毒蜂,螫死黑蛇精。”老头说到这里,把手中的一根木棍递给阿旺:“这叫索拨棍,你拿去吧,它会帮助你的。”

晚间,那老婆婆的儿子由山上打柴回来,丁香见那人面貌忠厚、心地也很善良,就将自己的遭遇,对他们母子照实说了。他们母子对丁香的遭遇非常同情。老婆婆见丁香心地也好,人品也好,就收她做了儿媳妇。

乌里青就在阿旺家暂住了下来,时间一长,两人产生了感情,好得如胶似漆。阿旺娘见乌里青又漂亮又懂事,和儿子又情投意合的,就择了个好日子,给他们成了亲。乌里青待人和气,手脚勤快,邻居们都夸阿旺娶了个好媳妇。

张郎死了以后,据说玉皇大帝因为张郎和自己同姓的缘故(玉皇大帝也姓张,所以人们都称他张玉皇),就糊里糊涂地封他做了一名灶王。又因为张郎死的那一天正是阴历的十二月二十三日,所以就定那一天为灶王节。

说完也不理那道士,自顾自地走了。那道人在背后追着嚷嚷:“小伙子,不听贫道的话,你们村会出祸事的,到时候可就晚了。”

可是,她走到哪里去呢?回娘家吗?爹娘早已去世,兄嫂能收留她这个被人休弃的女子吗?投亲戚吗?也不行!难道能在亲戚家里住一辈子?她左想右想没个去处,就把心一横,想道:任凭老牛拉着我走吧!它拉我到哪里就算哪里吧!

原来,雾里青是仙寓山黑蛇洞口的一株神茶。阿旺拿走她的全部茶籽,她就被黑蛇精劫回黑蛇洞口,变成了一株平常的茶树。黑蛇精知道,五百年后,雾里青可再生出茶籽,又可变成美丽的神茶仙女,到时仍可以霸占她做老婆,所以严密地守着那株茶树。白天,黑蛇精让一群千年大毒蜂在周围看守,谁接近就螫死谁。晚上,黑蛇精就自己守在旁边,任何人也难靠近。

女神赢来的城雅典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阿旺在痛苦中生活了一年,思念乌里青的心情越来越迫切,他想起乌里青的临别赠言,决心去找山林中那个神秘的白胡子老头。

灶王对人们的这种举动很不满意。但他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够光彩,因此,也不便怎样去理论。于是,他只好鼓着气吃下那一年一度的烂面条。

后来,雾里青又把制茶的本领传给了大山村的村民们,他们也渐渐靠种茶过上了红火的日子。

阿旺一觉醒来,日头已经老高了,不见了白胡子老头的影子,但梦中的情景他记得一清二楚。身边还放着那条五尺多长的索拨棍,他拿起来就向仙寓山的另一边走去。

他沿着山腰转了半圈,果然见到一个黑黑的大洞口,洞口有一棵白杨树,一群象小鹰那么大的毒蜂正围着一株人那样高的小茶树来回飞旋。

阿旺转悲为喜。他立即走到白杨树前敲了几下。很快,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从山顶飘落下来。阿旺忙给白胡子老头下跪,请他救救茶女。白胡子老头看了八姐妹一眼,笑着说:你求我不行,你得请姐姐妹妹们帮忙。阿旺忙给八姐妹深深地鞠了一躬。她们连忙还礼,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救雾里青。白胡子老头说:你们每人给我十粒茶籽,我就能救她。八姐妹一起说:只要能救雾里青,什么都行。说着,她们各自摘下头顶的红花,拿出十粒茶籽给了白胡子老头。白胡子老头把八十粒茶籽往茶树上一撒,一道红光闪过,枯黄的茶叶绿了,顶上生出一团火红的茶籽不停地闪耀着。接着那株茶树不见了,雾里青出现在阿旺面前。

阿旺跑到厨房,马上烧火煮汤。千年茶籽水果然神奇,妈妈只喝了半碗,就“哇”地吐了一大滩粘水,脸色也转红润了。阿旺很高兴,顾不上跟妈妈说话,就挨家挨户地给大家送茶水。全村的人喝了茶水都好了。阿旺一蹦三跳地回到家,却见乌里青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脸上纸一样白。阿旺急得连声呼喊:“乌里青,乌里青!”过了好大一会儿,乌里青才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说:“我是神茶仙女,见你老实厚道,才与你结为夫妻,茶籽是我的命根,你只拿50粒就能救活全村人的命,剩下50粒我还能活命,现在茶籽没有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乌里青,你不能死,我离不开你!”阿旺抱着乌里青,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乌里青气喘吁吁地说:“我快不行了,日后你如思念我,就去山林那边的大槐树下找一个白胡子老头。”乌里青说完,化作一道红光消失了,阿旺觉得对不起乌里青,后悔得直跺脚。

有一天,智慧女神雅典娜和海神波塞顿来到希腊上空。他们朝下看去,都为这块土地的美丽富饶而惊异,想把它据为己有。两人为此争吵不休,互不相让。最后闹到宙斯那里。宙斯听完他们争辩,和众神商议之后,决定让雅典娜和波塞顿在当地比试一番,然后再做决定。于是,雅典娜和波塞顿都使出浑身解数,各显其能。首先,波塞顿把战叉投向地面,顿时恶浪翻滚,他要显示自己有排山倒海的武力,可以建立强硬的霸权。然后,雅典娜把她的长矛掷向地面,那里便长出一棵生机勃勃、硕果累累的橄榄树,她希望使当地居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因此,众神一致倾向于雅典娜,同意她作为这座城市的保护神。当地人民也十分高兴地接受了她,并以她的名字命名首都为雅典。

这天,阿旺上山捕蛇,经过一处山林时,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叫:“救命!”阿旺急忙飞奔过去。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冷气,只见四五条颜色艳丽的毒蛇正缠着一个姑娘,蛇信子伸出老长,眼看就要逼近姑娘。阿旺是个捕蛇高手,他跑到姑娘面前,一把捏住一条毒蛇的七寸,然后扔到身后的布袋里,几秒钟的功夫,几条蛇全成了阿旺的战利品。

姑娘一见毒蛇全被抓起来了,才用手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阿旺这才有空打量那个姑娘,只见她头发上插一朵鲜艳的红花,上身穿着挺合身的小绿袄,下身穿绿裤子。阿旺觉得眼生,凭直觉他感到这姑娘不是本地人。不过姑娘长得非常水灵,阿旺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他结结巴巴地问:您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姑娘莞尔一笑说:我叫乌里青,住在仙寓山的那边。阿旺还想再问几句,茶女说:天快黑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见。说完转身就跑了。

阿旺紧紧地把雾里青搂在怀里,扭头看时,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早已不见了。阿旺就把雾里青领回家,从那以后,两口子就靠种茶卖茶为生,雾里青有着独特的制茶本领,她制作的茶叶泡在杯里,不仅有一种特殊的清香,而且还有一缕白色的雾气上升,久而不散,茶色青碧透明,一根根饱满秀丽的茶芽,在杯中上下浮动,犹如一群仙女在云雾中翩翩起舞。这奇景引来了众多的茶客,阿旺的小茶馆每天都是顾客盈门,生意好极了。

乌里青就在阿旺家暂住了下来,时间一长,两人产生了感情,好得如胶似漆。阿旺娘见乌里青又漂亮又懂事,和儿子又情投意合的,就择了个好日子,给他们成了亲。乌里青待人和气,手脚勤快,邻居们都夸阿旺娶了个好媳妇。

在美丽的仙寓山下,有个村子叫大山村,相传这里曾出现过“仙女下凡”的奇景,这是真的吗?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下凡的不是七仙女,而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茶女。

啊?阿旺惊得发呆,仔细想想,乌里青确实有点来历不明,自从过门后,一次也没提起过回娘家,难道她真是一个妖怪?不行!一定得把乌里青赶走,不能因为她而丢了全村人的性命,他站起身扭头就往外走,连母亲的呼喊也没听见。

一天晚上,阿旺疲倦地倚着一棵老槐树睡着了。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从树后走来,问他是不是在找乌里青。阿旺忙点头说是。老头捋着额下的白须说:“其实那个姑娘不叫乌里青,而叫雾里青,要找到她,要历经凶险,你怕不怕?”阿旺坚决地说:“就是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白胡子老头点点头,这才详细说出了雾里青的下落。

这天,阿旺上山捕蛇,经过一处山林时,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叫:救命!阿旺急忙飞奔过去。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冷气,只见四五条颜色艳丽的毒蛇正缠着一个姑娘,蛇信子伸出老长,眼看就要逼近姑娘。阿旺是个捕蛇高手,他跑到姑娘面前,一把捏住一条毒蛇的七寸,然后扔到身后的布袋里,几秒钟的功夫,几条蛇全成了阿旺的战利品。

乌里青苦笑着说:“那个黑老道才是妖精,是一条千年大毒蛇变的。”

毒蛇痛得吱的一声叫,又变成老道人往洞内跑。在进洞时,那株茶树被风一吹,枝干把黑老道的帽子拨到了地上。阿旺知道是雾里青在帮自己,马上拾起帽子戴到头上,对着白杨树喊:毒蜂们,快螫黑道人。一大群小鹰般大的毒蜂立即飞出去扑向黑老道,伸出毒针螫他,黑老道连声惨叫,一会儿就现出原形死了。阿旺把黑帽子狠狠地扔到山下,那群毒蜂都化作黑烟追随着黑帽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毒蛇痛得“吱”的一声叫,又变成老道人往洞内跑。在进洞时,那株茶树被风一吹,枝干把黑老道的帽子拨到了地上。阿旺知道是雾里青在帮自己,马上拾起帽子戴到头上,对着白杨树喊:“毒蜂们,快螫黑道人。”一大群小鹰般大的毒蜂立即飞出去扑向黑老道,伸出毒针螫他,黑老道连声惨叫,一会儿就现出原形死了。阿旺把黑帽子狠狠地扔到山下,那群毒蜂都化作黑烟追随着黑帽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阿旺藏在一棵树后观察动静,天刚黑,听到一阵刷刷乱响,一条五丈多长,水桶粗细的黑鸡冠子蛇爬来了。它眼睛绿森森地像个灯笼,信子伸出有五尺多长。它爬到洞口打了个滚,就变成全身黑衣的老道人了。老道喊了声:孩儿们,今天有没有人来?毒蜂嗡嗡地答:没有!老道狂笑道:哈哈,量也没人敢来。你们歇着吧。毒蜂便飞到大杨树上趴着不动了。黑老道围着茶树转了一圈,伸出两手抚摸茶叶,自言自语地说:雾里青,快长吧,等你结出茶籽,咱们就可以结成夫妻了,我可比那个凡人阿旺强得多。

姑娘一见毒蛇全被抓起来了,才用手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阿旺这才有空打量那个姑娘,只见她头发上插一朵鲜艳的红花,上身穿着挺合身的小绿袄,下身穿绿裤子。阿旺觉得眼生,凭直觉他感到这姑娘不是本地人。不过姑娘长得非常水灵,阿旺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他结结巴巴地问:“您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姑娘莞尔一笑说:“我叫乌里青,住在仙寓山的那边。”阿旺还想再问几句,茶女说:“天快黑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见。”说完转身就跑了。

老牛拉着丁香进了一座大山,在山里东转西转,直到天黑,才在一户前不靠庄、后不靠村的人家门前停下来。丁香说:老牛啊,你就拉我到这里吗?老牛点点头。丁香又说:我怎么好意思进人家屋里去呢?老牛见丁香如此说,即扬起脖颈哞哞叫了起来。

这时,天已大亮,阿旺走到雾里青前,只见雾里青枝色枯黄,憔悴的叶子上有几滴露珠在闪动,像是她的眼泪。阿旺心里酸溜溜的,他喊道:“雾里青,跟我回去吧!”茶树一动也不动,阿旺难过得跪在地上恳求。这时,雾里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旺哥,我已经不能变成人了,不过,我是一棵神茶,你把我的叶采去,可以卖几百两银子,够你娶几个漂亮的媳妇了。”阿旺哭了:“我不想发财,也不要别的女人。如果你不能变成人,我就一辈子守在这里。”雾里青见阿旺是真心,就说:“你用拨索棍去敲那棵大杨树吧,白胡子老头和我的八个姐妹们会来帮忙的。”

丁香见老婆婆面貌慈祥、心地和善,就随那老婆婆进了屋里。经过叙谈以后,得知那老婆婆只娘儿两个。儿子虽已近三十了,但尚未娶妻。这时他上山打柴去了,还未回来。

过了两天,村子里果然开始传染瘟疫,连阿旺的妈也被传染上了。阿旺妈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拽着阿旺的手说:“孩子,妈这病看来是好不了……村里的人都说,这病是你媳妇带来的……”

丁香看出任凭再说什么也不会有用了,于是就收拾了自己的衣衫,牵出那头她喂养多年的老牛,套上那辆破车。她爬上车坐下,老牛就拉着她走了。

第二天,阿旺又上山捕蛇,刚走到半路上,就见乌里青拎着个包袱慌里慌张地跑来了。她一见阿旺就说:“阿旺哥,快救我!我爹妈把我许给村里的小混混了,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在后面追呢。”阿旺慌忙拉着乌里青跑回了家。

阿旺在痛苦中生活了一年,思念乌里青的心情越来越迫切,他想起乌里青的临别赠言,决心去找山林中那个神秘的白胡子老头。

阿旺转悲为喜。他立即走到白杨树前敲了几下。很快,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从山顶飘落下来。阿旺忙给白胡子老头下跪,请他救救茶女。白胡子老头看了八姐妹一眼,笑着说:“你求我不行,你得请姐姐妹妹们帮忙。”阿旺忙给八姐妹深深地鞠了一躬。她们连忙还礼,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救雾里青。白胡子老头说:“你们每人给我十粒茶籽,我就能救她。”八姐妹一起说:“只要能救雾里青,什么都行。”说着,她们各自摘下头顶的红花,拿出十粒茶籽给了白胡子老头。白胡子老头把八十粒茶籽往茶树上一撒,一道红光闪过,枯黄的茶叶绿了,顶上生出一团火红的茶籽不停地闪耀着。接着那株茶树不见了,雾里青出现在阿旺面前。

也许是事有凑巧吧,张郎果然被人们说中了。他娶了海棠尚不到一年,家中遭了一场大火,财产全部烧光了,海棠也被烧死了。张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两眼已被火烧得差不多完全失明了。他无以为生了,就只得出外讨饭。

“啊!”阿旺不由得叫出了声。乌里青接着说:“屯里的人得瘟疫,就是黑老道搞的鬼,它在大山林里就想霸占我为妻,我不肯,它就派徒子徒孙来伤害我,那天幸亏你救了我。现在,它又把毒液吐到狮水河里,让大家吃水时中毒,并四处散布谣言说我是妖怪。”

在美丽的仙寓山下,有个村子叫大山村,相传这里曾出现过仙女下凡的奇景,这是真的吗?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下凡的不是七仙女,而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茶女。

丁香见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十年的丈夫回来了,真是喜出望外。她立即张罗着为张郎烧火、做饭。可是,张郎进得门来,连正眼也没看丁香一眼。他在屋里、院子里巡视了一遍以后,就将一纸休书扔给了丁香,说:我给你一头老牛、一辆破车,你赶快给我走吧!

乌里青苦笑着说:那个黑老道才是妖精,是一条千年大毒蛇变的。

老牛拉着丁香走啊,走啊,从天明走到了天黑,又从天黑走到了天明,也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丁香看看老牛仍没有停下的意思,就对老牛说:老牛啊!你要拉我到哪里去?我们走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还是拉我到一家人家去吧!不过,可有一件:你若拉我到富豪人家去,我就磨把钢刀杀了你;你若是拉我到一家贫苦人家去,我用剪子铰草料喂你。老牛听罢,点了点头,就又拉着丁香向前走了。

不大一会儿,只听吱呀一声门响,从那户人家院里走出一个面貌慈祥的老婆婆来。那老婆婆上前来问丁香道:哪里来的客人啊?丁香答道:老大娘,我是走迷了路的。老婆婆闻听,就善意地责备道:啊呀!你怎么就一个人走路!又道,快下来,在这里住下歇歇,明日叫我那儿子送你出山吧!你一个人是找不到路的。

后来,有人想出了一个主意:张郎是吃了丁香的那碗烂面条以后死的,今后每逢这一天还给他一碗烂面条吃不就是啦?人们都同意这个办法,于是自那以后,就再不给灶王另外上供了,只在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这一天,给他一碗烂面条吃。

梦中的城曼谷

第二天,阿旺又上山捕蛇,刚走到半路上,就见乌里青拎着个包袱慌里慌张地跑来了。她一见阿旺就说:阿旺哥,快救我!我爹妈把我许给村里的小混混了,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在后面追呢。阿旺慌忙拉着乌里青跑回了家。

据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在一个地方,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他们一家四口,除老夫妇以外,还有儿子、媳妇。儿子名叫张郎,娶妻名叫丁香。张老夫妇非常疼爱儿子、儿媳,张郎夫妻也十分恩爱,丁香又很孝顺公婆。因此,小日子过得很是美满。

等到午夜时分,黑老道坐在茶树边上打盹,阿旺便悄悄走到他后边,用索拨棍去挑黑老道头上的黑帽。老道听到动静,将身一滚,现出原形,张开血盆大口朝阿旺扑来。阿旺机敏地跳到一边,伸出索拨棍迎敌,那棍子竟然变成了利剑,阿旺灵机一动,用剑斩断了黑蛇精的舌头。

每年农历的十二月二十三日是祭灶的日子。

张郎接过丁香盛来的第三碗了,又大口吃起来。在第三口上就吃到了那荷叶首饰。但由于他的眼已被火烧得不太管用了,误以为那是一片豆叶,伸手从碗里抓起那个荷叶首饰扔到地上说:一片豆叶!他吃到最后,又吃到了那枝簪子,他抓出那枝簪子向地上一扔,说:一根豆楂!

说完也不理那道士,自顾自地走了。那道人在背后追着嚷嚷:小伙子,不听贫道的话,你们村会出祸事的,到时候可就晚了。

这时,天已大亮,阿旺走到雾里青前,只见雾里青枝色枯黄,憔悴的叶子上有几滴露珠在闪动,像是她的眼泪。阿旺心里酸溜溜的,他喊道:雾里青,跟我回去吧!茶树一动也不动,阿旺难过得跪在地上恳求。这时,雾里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旺哥,我已经不能变成人了,不过,我是一棵神茶,你把我的叶采去,可以卖几百两银子,够你娶几个漂亮的媳妇了。阿旺哭了:我不想发财,也不要别的女人。如果你不能变成人,我就一辈子守在这里。雾里青见阿旺是真心,就说:你用拨索棍去敲那棵大杨树吧,白胡子老头和我的八个姐妹们会来帮忙的。

自从张郎走后,家中的生活担子差不多就由丁香一人挑起来了。公婆都已年迈,干不得重活,她不得不风里雨里、家里家外拼命地干活。就这样,才使一家三口总算没有饿着。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3

回头再说那张郎。张郎第一天休弃了丁香,第二天就正式娶进了他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妓女海棠。人们对张郎的那种行为非常不满,于是有人就编了这样一首歌:张郎,张郎,心地不良,前门休了丁香,后门娶进海棠。无义之人,好景难长。

罗马的城徽非常有趣:两个孩子伏在母狼身下吃奶,这蕴含了罗马起源的故事。

原来,雾里青是仙寓山黑蛇洞口的一株神茶。阿旺拿走她的全部茶籽,她就被黑蛇精劫回黑蛇洞口,变成了一株平常的茶树。黑蛇精知道,五百年后,雾里青可再生出茶籽,又可变成美丽的神茶仙女,到时仍可以霸占她做老婆,所以严密地守着那株茶树。白天,黑蛇精让一群千年大毒蜂在周围看守,谁接近就螫死谁。晚上,黑蛇精就自己守在旁边,任何人也难靠近。

啊!阿旺不由得叫出了声。乌里青接着说:屯里的人得瘟疫,就是黑老道搞的鬼,它在大山林里就想霸占我为妻,我不肯,它就派徒子徒孙来伤害我,那天幸亏你救了我。现在,它又把毒液吐到狮水河里,让大家吃水时中毒,并四处散布谣言说我是妖怪。

张郎本就理屈,这一下可叫丁香问住了,他支吾了半天,才找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愿意将你赶走,就将你赶走!

在山东省胶东地区西部一带,这一天,人们从灶后的墙上,将那张灰尘满面的灶王像揭下烧掉,再将新买来的灶王像贴在原来的地方。有的人家还在灶王像的两旁贴上一副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的对联,另加一个一家之主的横批,并且在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吃面条。有些穷苦的人家虽然吃不上白面的,但也要想法吃个杂面的。也就在这一天,那位被称为一家之主的灶王爷才能享受到这一年一度一碗烂面条的供奉。也就在这一天,人们会讲起那个灶王老爷本姓张,一年一碗烂面汤的故事。

相传,拉丁国王努米托雷遭王弟阿穆利奥篡位,被放逐了。眼看努米托雷王系就要灭绝了,其女儿西尔维亚与战神私缔姻缘,产下了一对孪生子。阿穆利奥对此十分愤怒,就杀死了西尔维亚,并把她的一对孪生子放进竹篮,扔进河里。然而这对孪生子漂到河边,被一只母狼叼去,喂养长大。多年后,一个猎人发现了他们,便收养他们并抚养成人,一个取名罗慕洛斯,一个取名勒莫。兄弟俩练就了一身本领,杀了那个篡位的国王,报了杀母之仇。罗慕洛斯建起了一座城市,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罗慕洛斯,后来慢慢成了罗马。

什么恩爱不恩爱,少啰嗦,快给我滚!张郎绝情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抬腿走了。

张郎这位灶王,虽是玉皇大帝亲口所封,人们却很看不起他。不过,人们又恐他在玉皇大帝面前搬弄是非,所以也不敢怎样怠慢他,只得按时按节给他上供。

他沿着山腰转了半圈,果然见到一个黑黑的大洞口,洞口有一棵白杨树,一群象小鹰那么大的毒蜂正围着一株人那样高的小茶树来回飞旋。

过了两天,村子里果然开始传染瘟疫,连阿旺的妈也被传染上了。阿旺妈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拽着阿旺的手说:孩子,妈这病看来是好不了村里的人都说,这病是你媳妇带来的

后来,雾里青又把制茶的本领传给了大山村的村民们,他们也渐渐靠种茶过上了红火的日子。

他气冲冲地走到院中,见乌里青正在院中忙活,就没好气地说:乌里青,你快离开这个家吧!乌里青大吃一惊,难过得哭起来:阿旺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乌里青一哭,阿旺心就软了,他就把遇到黑老道的事和妈妈听到的传言全告诉了乌里青。

因祖先是喝狼奶长大的战神之子,罗马人英勇好斗。在其后的几个世纪,通过几次征战,罗马成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养育出恺撒大帝、奥古斯都大帝等雄视千古的帝王,后来又成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罗马在近千年的时间里,是西方的一大政治、经济、交通的中心,号称永恒之城。更由于教廷也设在罗马城中的梵蒂冈,基督教徒从四面八方赶来朝圣,因此,还有条条道路通罗马的说法。

一天晚上,阿旺疲倦地倚着一棵老槐树睡着了。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从树后走来,问他是不是在找乌里青。阿旺忙点头说是。老头捋着额下的白须说:其实那个姑娘不叫乌里青,而叫雾里青,要找到她,要历经凶险,你怕不怕?阿旺坚决地说:就是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白胡子老头点点头,这才详细说出了雾里青的下落。

阿旺这才明白大家中毒的原因,但他心里发愁:全村的人都得了病,可怎么办呢?乌里青从头上拔下那朵耀眼的红花,说:这朵花里面有一百粒千年茶籽,熬成汤,得病的人一喝就会好的。不过未等乌里青说完,阿旺就一把夺过茶籽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宝物,我先给咱妈治病去。说完,转身就跑。乌里青慌忙在后面叫道:阿旺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但阿旺救人心切,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阿旺翻山越岭,不知走了多少日子,都没找到山林中的那个白胡子老头,他问大树,大树摇头不知。他问茶雀,茶雀哀鸣一声飞走了。

大山村有一个青年叫阿旺,勤劳能干,乐于助人。靠捕蛇为生。

丁香一见休书,真好像晴天里打了一个霹雳!她真没想到今日盼明日盼一直盼了十年才盼回来的丈夫会来这一手。她惊呆了半天,才说:张郎,这是真的吗?

丁香听那要饭的口音非常耳熟,心中不免有些奇怪。她上前去仔细一看,原来这要饭的正是张郎。丁香一见张郎真是又气又恨!她本想好好地奚落他一顿,但看到他那个狼狈样子又有点可怜他,就一声没响回到屋去给张郎盛饭。丁香一边盛饭一边想道:张郎啊张郎,你也会有今天,但我总不能像你那样黑心肠啊!又想:我既然给他饭吃了,就索性好好帮帮他吧!谁叫我从前和他夫妻一场呢!想到这里她就从头上拔下一枝簪子和一个荷叶首饰扔在碗里。她心想:他吃面时一定会吃出来,那就可以换些钱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丁香越发思念张郎。那真是行走着也想,坐下来也想,吃饭时也想,睡梦里也想。

梦醒后,国王请人重现梦中的画,并带人四处寻找这块宝地,找了很久,也没有结果。这时,国王身边最聪明能干的随从,自愿立下军令状,限一年的时间,找到宝地,若不成,则以身殉职。这位随从风餐露宿,找了364天,仍没寻觅到宝地。最后一天,他心力交瘁地走进一片树林,竟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天上的太阳,像一个金光闪闪的火球,他冲出林子,前面是一个碧蓝的海湾,太阳映在海水里,成了一个银球。他望着面前的树林,果然结满了各色的硕果。他欣喜若狂,领来国王一行。这片树林坐落在湄南河三角洲上,这便是最早的曼谷。

阿旺紧紧地把雾里青搂在怀里,扭头看时,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早已不见了。阿旺就把雾里青领回家,从那以后,两口子就靠种茶卖茶为生,雾里青有着独特的制茶本领,她制作的茶叶泡在杯里,不仅有一种特殊的清香,而且还有一缕白色的雾气上升,久而不散,茶色青碧透明,一根根饱满秀丽的茶芽,在杯中上下浮动,犹如一群仙女在云雾中翩翩起舞。这奇景引来了众多的茶客,阿旺的小茶馆每天都是顾客盈门,生意好极了。

难道你一点也不念及从前的恩爱了吗?

丁香正在静静地听着张郎诉说他在外头的一些遭遇,忽然一阵喔喔的雄鸡啼声将她吵醒。她起身一看,屋里哪有什么张郎?这空荡的房中,仍只是她孤单一人。她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唉!又是一个梦!她又仔细听了听,那雄鸡才刚叫头遍,离天明还早,便又歪身躺下,但她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翻过来倒过去地回忆梦中的情景,一直到大天亮。

一天,丁香从地里回到家中,天已是漆黑漆黑的了。劳累了一天,她觉得浑身酸疼得难受,连饭也没吃就一头歪倒在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自那以后,灶王老爷本姓张,一年一碗烂面汤的歌谣就传开了。

谁知后来张郎怎么也不愿在家种地了,一心一意要外出做买卖。老张夫妇和丁香虽然都不愿他出去,并多次劝阻,但张郎执意不听。他们没有办法,就只好让他去了。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4

丁香在一旁看到张郎的举动,真是既气不得,又笑不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正在沉思的时候,忽听张郎说:大娘再行行好,再给一碗吃吧!丁香这时不由得慨叹一声,顺口说道:哎哟哟,我那张郎,见了你前妻叫开了大娘。

永恒之城罗马

十八世纪中叶,侵略军攻打泰国,直捣首都大城府。泰国国王率军迎击,虽取得了胜利,但大城府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正在国王准备重建首都之时,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重建的首都富丽堂皇,但很快被一阵狂风吹得七零八落,又成了一堆废墟。国王自己也慢慢往下沉。这时,一只人面鸟身的大鸟救了他。国王仔细一看,这竟是先王。先王告诫他,必须重新选择一个吉祥宝地作为首都,说完便扔给他一张纸。纸上画有一只大白象,它头顶一个金球,鼻衔一个银球,站在一个巨大的果盒中。果盒里还堆满了金蕉、榴莲、芒果、红毛丹、人参果等。

丁香正在炕上躺着,忽见一个高大的汉子走了进来。那人头发蓬松着,衣服也很破烂。丁香不由得一惊!心想,这是谁啊,她起身朝那人仔细一看,啊呀!原来那人正是张郎。丁香见张郎回来了,真是又惊又喜,又高兴又难过,就一下子扑到张郎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张郎也哭了,他说:丁香啊,我真对不住爹娘,也对不住你。我出去这么多年,不但一个钱也没挣着,反而叫你在家受了许多苦。爹娘也因想念我早早去世了。我真没脸见你了。丁香见张郎哭得那样伤心,便强忍住眼泪安慰张郎说:张郎啊,过去的事就甭提了,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了。

阿旺请白胡子老头指点解救雾里青的办法。老头说:毒蛇精是黑鸡冠子蛇,道行全在鸡冠子上,那就是他变成老道时戴着的黑帽子。如果你能把帽子夺过来,戴在你自己头上,就可以指挥毒蜂,螫死黑蛇精。老头说到这里,把手中的一根木棍递给阿旺:这叫索拨棍,你拿去吧,它会帮助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