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故事格林童话: 智者神偷

一天,一对农民夫妇在菜园里干完活儿,坐在他们破旧的房屋前休息。这时,一辆由四匹黑马拉着的豪华马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位穿着讲究的先生从里面走下来,看着他们。老农民连忙起身朝那位先生走过去,说道:“你需要什么帮助吗?”这位先生握住老人的手说:“我来这儿是想吃一顿你们的家常饭,请为我准备一些马铃薯,然后我和你们坐在一起,好好地吃上一顿。”
老农民听后笑了,说:“你不是一位伯爵就是位侯爵,要么就是公爵,贵人们常吃山珍海味也会烦腻的,偶尔会想到吃粗茶淡饭,我一定满足你。

从前,一对老夫妇刚干完一天的活,正坐在他们的破屋前,突然远处驶来了一架漂亮的马车,马车由四匹黑马拉着,车上下来了一位衣着华丽的人。农夫站起身来,走到大人物跟前,问他需要什么,可否为他效劳。陌生人向老人伸出了一只手,说:“我不要别的,只想吃一顿农家的便饭,就像平常一样给我弄一顿土豆,到时我会到桌上放开肚皮吃一顿。”农夫笑道:“你准是个伯爵或侯爵,要么就是位公爵,高贵的老爷们常有这种欲望,不过我会满足你的。”于是老婆子便开始下厨洗刷土豆,并按乡下人的方式把它削成米团子。就在她一个人忙得起劲的时候,只听农夫对陌生人说:“跟我到花园来,那儿我还有些活要干。”他在花园里挖好了一些坑,现在要在里面种上树。“你可有儿女?”陌生人问,“他们可以帮你干点活啊!”“没有,”农夫答道,“确切地说,我曾有过一个儿子,但很久前他就离家出走了。他以前不务正业,人虽聪明机灵,却不学无术,脑子里全是鬼主意,最后还是离我们走了,从此便杳无音讯。”

于是他的老伴就到厨房,洗马铃薯,做他们平常吃的饭菜了。她一个人忙活着,老人对这位先生说:“跟我来看看菜园吧,我正好还有点活儿要做。”他在园子里挖了一些坑,准备种树。那位先生看他挖地费劲,就说:“这些应该交给儿女们去做。”老人说:“没人能帮我们了。曾经,我有一个儿子,他小时候非常聪明也很懂事,但长大后学坏了,满脑子的鬼主意,后来竟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老人拾起一株小树,栽入坑中,在树旁插上桩,又铲进些泥土,再用脚踩紧,然后用绳子把树的上、中、下三处扎在桩上。“不过你能否告诉我,”陌生人说,“那边有棵弯曲的树快垂地了,为什么不把它也靠在桩上,让它也长直呢?”农夫笑道:“老爷,你说的和你知道的是一样多,显然你对园艺业一窍不通。那株树年岁已久,已生结疤,现在已无法弄直了,树要从小就精心培植。”“你的儿子也和这树一样,”陌生人说,“如果从小就对他好好管教,他就不会离家出走。现在他一定长硬,并生了结疤。”“那是肯定的,”老人说,“他出走这么久一定早变了。”“如果他再回来,你会认出他吗?”陌生人问。“外貌肯定认不出,”农夫说,“不过他有个标记,在他的肩上有粒胎记,有蚕豆粒般大小。”等他说完,只见陌生人脱下上衣,露出肩膀,让农夫瞧那颗豆大的胎记。“天啊!”老人大叫:“你真是我的儿!”爱子之心油然而生,老人一时心乱如麻。“不过,”他又说,“你已是位富贵高雅的尊敬的大老爷,怎么可能是我的儿子呢?”“哦,爹,”儿子答道,“幼苗不用桩来靠就会长歪,现在我已太老,再也伸不直了。你问我是怎样变成这样的,因为我已做了小偷。别惊讶,我可是个偷盗高手,对我来说世上没有什么铁锁或门闩,我想要的就是我的。千万别把我想成个下三流的小偷,我只把富人多余的东西借来一用,穷人则是安全的,我只会接济他们,决不会去取他们丝毫之物。而且那些不费脑力、不动脑子、不施巧计就能得到的东西,我连碰都不碰。”“唉呀!儿子,”父亲说,“我却不喜欢,小偷终究是小偷,他们最终是会遭报应的。”老父把儿子带到母亲跟前,等她得知那就是她的亲生儿子时,高兴得哭起来了;但知道他是个偷盗高手时,眼泪又唰地流了出来。最后只听她说:
“即使做了小偷,但他终究是我的儿子,我总算又瞧见他了。”

说着,老人拿起一棵小树栽到坑里,还在旁边插上一根木桩,又铲些土填到坑里,再用脚把土踩实,然后用绳子把小树分上、中、下三处绑在了木桩上。一会儿,那位先生问:“你看,那边有棵树快垂到地上了,为什么不给它树一个桩子,让它往直里长呢?”老人笑道:“老爷,你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那样,可见你不懂园艺(gardening)。那棵树已经老了,长成型了,再也无法把它弄直了,树应该从小开始培植。”那先生又说:“就像你的儿子,如果在小的时候管教好他,他就不会变坏,更不会离家出走了。现在的他也定了型,无法改变了。”“那是当然的,”老人说:“他离家这么久一定变化很大。”“如果他再回来,你还能认出他吗?”那先生问。“只看外貌是很难认出的,不过在他的肩膀上有一块蚕豆粒大小的胎记,我永远都会记得。”
老人说。

他们一家仨口围坐在桌旁,他又和父母一起吃起了那粗糙的饭,他有很久没有吃这种饭了。这时父亲开口道:”要是城里的伯爵老爷得知你是谁,以及你所干的行当,他可不会像给你洗礼时那样把你抱在怀里,他会把你送上绞架的。”“别担心,爹,他可伤不着我,我有一套呢。今晚我就去登门拜访伯爵大人。”天黑时,神偷坐上马车驶向了城堡。伯爵客气地接待了他,还以为这是个大人物,可当他道明身份后,伯爵的脸唰的一下白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最后他总算开口了,说:“你是我的教子,出于这一点,我不会对你无情无义的,我会对你宽大的。既然你夸口自己是个神偷,就露几手给我瞧瞧。如果不堪一试,你得自讨一副绳索,到时乌鸦会来哇哇给你奏乐的。”“伯爵老爷,”神偷答道,“尽量想三桩难题,如果我不能做到,到时我会听凭你的处罚。”伯爵想了一会儿说:“第一件是,你得从我的马厩里把我的马盗出来;第二件是,趁我和夫人睡觉时,你得从我们身下把褥子偷去,而不让我们察觉,还有我夫人的结婚戒指;最后一件是,你得从教堂里把牧师和执事偷出来。记住我说的,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老人一说完,那先生就脱下上衣,露出肩膀,让他看那块胎记。老人惊讶地喊起来:“天啊!你真是我的儿子!”他那爱子之心被激发出来,激动地看着他。“但是,你是位富贵的老爷,怎么会是我儿子呢?”他又说。

神偷来到最临近的城里,买了一套老农妇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又把脸涂成棕色,再在上面画上皱纹。他还把一个小酒桶装满匈牙利酒,并向里面撒了些蒙汗药。于是他便拖着缓慢的步子,踉踉跄跄地走向伯爵的城堡。等他赶到城里时,天已黑了,他在院中一块石头上坐下,便开始咳嗽起来,样子酷似一位患哮喘病的老妇人。他擦了擦手,像是冷得不得了。就在马厩的门前,一些士兵正围着一堆火坐在地上。其中的一个瞧见了妇人,便对她喊道:“过来吧,老大妈。到我们旁边来暖暖身子吧。想必你连过夜的地方也没有,你可以在这儿将就一宿。”老妇人踉跄地走了过去,请他们帮忙把身上的酒桶取下来,然后在他们身边的火旁坐了下来。“桶里装的是什么,老太婆?”一个问道。“几口上好的酒,”她答道,“我靠做点生意过日子,只要话说得好,价钱合理,我倒会让你来一杯的。”“那我就在这里喝吧。”那士兵说着,先要了一杯,说:“只要酒好,我还要来一杯。”说完就自己倒了一杯,其他的人也学着他的样倒了就喝。“喂,伙计们,”其中的一个向马厩里的士兵喊道,“这有一位老婆子,她的陈年老酒和她的年龄差不多,来喝一口吧!暖暖身子,它可比烤火管用得多。”老妇人提着桶子进了马厩,只见里面一个士兵坐在马鞍子上,一个手握缰绳,另一个抓着马的尾巴。

儿子伤心地说:“父亲,小树没有树桩,就会弯了,我也一样,但是现在我也老了,再也直不了了。你问我怎么成了富贵的人,是因为我做了贼。你不要怕,我成了偷盗大王。对我来说,锁和门闩都形同虚设,只要是我想要的我就能拿到。但请您不要把我想成一个无耻的小偷,我只拿有钱人多余的东西。而穷人,我不仅不拿他们的,还会救助他们。那些不用费脑子,顺手可以拿到的东西,我是不会碰的。

魔神故事,她给这三个人倒了许多酒,直到酒桶见底为止。不多久,缰绳就从那个士兵的手中掉了下来,士兵也跟着倒下,并开始打起鼾来。另一个也松开了马尾巴,倒在地上,呼噜声一个高过一个。骑在马上的人仍坐在上面,不过头几乎弯到了马脖上,他也睡熟了,嘴角儿出气儿,就像是在拉风箱。外面的士兵早就睡熟了,一个个就像死尸般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神偷见自己已得手,拿了根绳子换下了那个士兵手中的缰绳,拿一把稻草换下另一士兵手中的马尾,不过马鞍上那个该怎办呢?他不想把他推下来,这样会把他弄醒使他大喊大叫起来。他想了个好主意,只见他把马肚下的马鞍带子解开,用几根绳子把马鞍牢牢地拴在了墙上的吊环上,然后再把那位睡熟了的骑士吊在空中,又把绳子绕在柱子上,牢牢扎紧。然后他迅速地把马链解开,但如果他就这样骑着马走在院中的石板路上,里面的人肯定会听见,于是他用破布把马蹄包好,小心翼翼地牵出马厩,然后一跃而上,飞奔而去。

老人说:“儿子啊,你本领再大也无法让我高兴起来,贼终究是贼,早晚会有人报复你的。”

天亮了,神偷骑着盗来的马来到城堡。伯爵刚刚起床,正在往外望。“早上好,伯爵老爷,”小偷向他叫道,“马在这里,我已幸运地把它从马厩里牵了出来。瞧,你的士兵躺在那里一个个睡得多美啊!如果你乐意到马厩去,你会发现你的守卫有多舒服。”伯爵忍不住笑了起来,只听他说:“这次得逞了,下此休想那么侥幸,我警告你如果给我逮住,我会把你当贼来处置。”

老人把儿子领到母亲面前,她知道这就是她的儿子时,高兴地哭了起来,但得知他成了偷盗高手后,她的眼泪像喷泉一样不停地流出来。等控制住自己后,她说:“就算你是贼,你也是我的儿子,我终于又看到你了。”

当晚伯爵夫人睡觉时,手里紧紧握住那只结婚戒指,只听伯爵说:“所有的门都已锁上闩好,我一夜不睡等着小偷,如果他从窗户进来,我就开枪打死他。”此刻神偷趁着夜色来到了刑场的绞架下,他一刀割下绞索,放下罪犯,然后扛着回到了城里。他在卧室下架起一把梯子,肩上扛着死尸就向上爬。等他爬到一定的高度时,死尸的脑袋正好在窗前露出,守候在床上的伯爵拔枪就射,神偷应声松开了手,可怜的罪犯摔下了地,他立刻爬下梯子,躲进了墙角里。那天夜晚月色分外明亮,月光里伯爵爬到窗外,顺着梯子爬了下来,把地上的死尸扛向花园,在那里开始挖坑掩埋尸体。神偷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机会来了!”神偷想。于是他机灵地从墙脚下溜了出来,爬上梯子,径直走进伯爵夫人的卧室,装着伯爵的声音说:“亲爱的夫人,小偷已死了,但他毕竟是我的教子,他最多只是淘气,算不了什么坏人,我不想公开出他的丑,而且我也同情他那可怜的父母,天亮前我想把他在花园埋了,这样也无人知晓。给我褥子,把他裹起来,这样埋起来就不会像条狗一样。”伯爵夫人给了他褥子。“而且我说,”小偷继续说道,“为了表明我的宽宏大量,再把戒指给我,这位不幸的人为之付出了生命,就让他带进坟墓吧!”伯爵夫人不敢违背丈夫,尽管不乐意,还是把戒指退了下来,递给了伯爵。小偷拿到两样东西后就走了,赶在伯爵在花园里埋完尸体前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家。

他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他又和父母坐在了一起,吃着那很久没吃过的农家饭。

第二天上午,神偷送来了褥子和戒指,伯爵的脸儿拉得可长啦!“难道你会法术?”他说,“是谁把你从坟墓中弄出来的?明明是我亲手埋掉了你,是谁让你起死回生的?”“你埋的可不是我,”小偷说,“而是已处决的罪犯。”然后他又把一切原原本本地讲给伯爵听了。伯爵不由得也承认他是个聪明狡猾的小偷。“不过还没完呢!”他又说道,“你还剩一件事未干,如果到时不成,一切均是枉然。”神偷笑而不答地回家了。

父亲开口说道:“如果让伯爵老爷知道你是什么人,他可不会像给你洗礼时那样把你抱在怀里,他会把你绑到绞架上的。”

天黑了,他肩背一只长长的大袋子,腋下携着个包裹,手中提着一只灯笼来到村里的教堂。他袋中装的是螃蟹,包裹里盛的是蜡烛。到了教堂的院内,他坐在地上,掏出了一只螃蟹,在它背上粘上蜡烛,然后又点上小蜡烛,把它放在地上,让它自己四处乱爬。接着他又掏出了另一只,同样地摆弄一番,他如此这般地忙着,直到袋内一只不剩。这时他又披上一件黑色的同神甫的僧衣没有什么两样的外衣,并在下巴上粘上花白胡子,直到最后无人再能认出他来,他才提着那只装螃蟹的袋子走进教堂,登上了神坛。这时头顶上的钟声正好敲响了十二点,当最后一声钟敲完后,他便放声高喊起来,声音尖锐刺耳:“听着!听着!谁想和我一起进天堂,马上爬进这袋中,我是看守天堂大们的彼得。看啦外面的死尸正在四处游荡,拾着他们的尸骨。快来!快来!赶快爬进这袋中,世界就要毁于一旦了。”叫声响彻整个村庄,久久回荡不已。牧师和执事住得离教堂最近,最先听到;这时他们又看到一些灯火在教堂里移动,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便来到了教堂。他们听了好一会儿布道,只见执事用手肘轻轻推着牧师,说:“世界末日到来前,能轻而易举地进入天堂,此机不用更待何时。”“说实在的,”牧师说,“这正合我意,如果你愿意,我们一块走吧。”“好!”执事答道,“牧师您先请,我随后就来。”于是牧师在先,执事在后,登上了神坛,那儿神偷正张开那只袋子。牧师先爬了进去,接着执事也跟着进去了。神偷随即把袋口扎紧,拦腰抓起,拖下了神坛。每当两个傻瓜脑袋碰在阶梯上,他就高声说:“我们正在穿山越岭呢!”到了村口时他也是这样拖着,当他横过泥坑时就大声说:“我们正在腾云驾雾呢!”最后神偷把他们拖上了城堡的石级,他又大叫:“我们正在上天堂的台阶,很快就要到天堂的前院了。”等他到达上面时,就把袋子推入鸽子笼,鸽子纷纷地飞了出来,他又说:“听,天使们有多高兴,他们正在展翅飞舞呢!”说完就插上门走了。

“您不用担心,父亲,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我有办法的。今晚我还要去他家拜访呢。”

第二天早上他再次来到伯爵的跟前,告诉他完成了第三项任务,并已把牧师和执事扛出了教堂。“你把他们放在哪儿?”伯爵问。“他们正躺在楼上的鸽子笼内的口袋中,他们以为自己正在天堂呢!”伯爵亲自登上城楼,证实了神偷所说的是实话。当他把牧师和执事放出来后,说:“你确实是个通天神偷,你赢了。这次你又安然无恙地逃脱了,但从此你得离开我的领地,如果你胆敢再踏进此地一步,我就会把你送上西天。”通天神偷于是辞别了父母,再次走入大千世界,从此便再无音讯。

天黑后,他就坐着马车来到了伯爵府。伯爵热情地接待了他,把他当作了一个贵人,可当他说出自己贼的身份后,伯爵竟吃惊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阵他终于说话了:“你是我的教子,我会宽容你,不先用法律制裁你,但你自称是偷盗大王,就要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本领,如果你是自吹的,法律的绳索同样绑到你身上。”

偷盗大王答道:“伯爵大人,你尽管想三件事,不管有多难,如果我没有做到,就听凭你的处治。”

伯爵想了一会儿说:“第一件,你把我的马从我的马厩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出来;第二件,你要在我和我夫人睡觉的时候,把我们身下的床单拿走,还不能被我们察觉,另外顺便把我夫人手上的戒指也带走;第三件,最难的一件,你要把牧师和执事偷出来见我。这些你要都记住了,好好想想吧,你的生死全靠你自己了。

偷盗大王来到最近的城里,买了一套老农妇的衣服穿在身上,又把脸涂成棕色,还画上了一些皱纹,他把自己打扮的俨然就是一个老农妇。然后,他又买了一小桶匈牙利酒,在里面加了些无色无味的迷药。他背上酒桶,迈着缓慢的脚步向伯爵府走去。他到时,天已经黑了,他坐在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就咳嗽起来,声音和样子就像得了风寒的老妇人。他还不停地搓手,像是要冻僵了。

马厩前,有几个士兵正围着火堆烤火。其中一个发现了他,就朝他喊道:“老妈妈,到我们这里来来烤烤火,暖暖身子吧。你要是还没找到在哪儿过夜,在我们这儿将就一夜也可以。”老妇人听了,急忙踉跄着走了过去,她请士兵帮忙把背上的酒桶取下来,就坐下来烤火了。

士兵好奇地问:“老妈妈,桶里装的是什么啊?这么重!”她说:“是点上好的酒,我是做买卖的,只要你们说话客气,稍微给点钱,我就愿意让你们尝一杯。

那士兵说:“那让我先尝尝,如果是好酒,我们大家就多喝几杯。”他尝过后,说:“好酒,味道香浓。”其他的人也跟着喝了起来,还有一个朝马厩里的士兵喊:“伙计们,这里有位老妈妈,她有上等的好酒,喝口暖暖身子吧,比烤火好多了!”

老妇人提着酒桶来到马厩里,看到里面一个士兵坐在马鞍上,另一个手里握着缰绳,还有一个抓着马尾巴。他们闻到酒香,忍不住喝起来,直到把酒桶喝空。

转眼间,他们就一副迷离的样子。一会儿,那人就松开手里的缰绳,倒在地上,打起了呼噜。抓马尾的人也倒在地上,呼噜声更高。只有骑在马上的人还没倒下,但他也睡着了,头都快耷拉到马脖子上了,嘴里发出的声音像是在拉风箱。外面的士兵更是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雷声都不会把他们叫醒。

偷窃大王看自己的计划顺利完成,就用根绳子换掉了士兵手里的缰绳,用一束草换下另一个士兵手中的马尾,坐在马鞍上的那个就不好办了,如果把他退下来,他就会醒来,然后大喊大叫的。

他想了个好办法,他先解开马鞍带子,找来几根绳子把马鞍结结实实地栓在墙壁的吊环上,再把绳子绕过房梁,牢牢系紧。这样,那位熟睡的士兵就被吊了起来。他解开马,刚想骑上走,忽然想到,如果就这样穿过院子的石板路,府里的人一定能听见马蹄声。于是,他用布把马蹄包好,把马小心翼翼地牵出马厩,然后飞身上马,这样就把马偷走了。

天一亮,偷窃大王就骑着伯爵的马来到伯爵府。伯爵这时刚刚起床,正向远处望。“伯爵老爷,早上好!”他说道,“这就是我从你的马厩里偷出来的马,再看看你的士兵,他们躺在地上睡得多香甜。啊!如果你打算再去马厩查看一下,你就会看到守卫是多么舒服!”伯爵无奈地笑笑说:“这一次你是很幸运,但下次你就不会再有机可乘了,如果让我抓到你偷东西的证据,那么我只能把你当贼处置了。

这晚,伯爵和夫人倍加小心。伯爵夫人睡觉的时候,用手紧紧握住戴着戒指的手指。伯爵还说:“我把所有的门都锁好了,这一夜我眼都不会合,等着那个贼来,如果他从窗户进来,我就开枪打死他。”

此时的偷窃大王摸着黑来到绞架下,他割断绳索,把一个死刑罪犯放下来,然后背着他来到伯爵府。他在伯爵卧室的窗子下架起一把梯子,把死尸抗在肩上,就往上爬,当他爬到死尸的脑袋刚好探到窗户上,就停下来。这时,正在等候他的伯爵朝罪犯开了枪,偷窃大王立刻松开罪犯,让他摔了下去,而他也跳下梯子,躲进了角落里。那晚月光很亮,偷窃大王看到伯爵爬出窗户,又顺着梯子爬下来,扛起死尸就朝花园跑去。他开始挖坑,想在这把尸体掩埋了。

躲在暗中的偷窃大王想:“机会来了!”他迅速地跑到梯子跟前,爬上窗户,来到伯爵夫人的卧室。他模仿伯爵的声音说:“夫人,我已经把小偷打死了。但我毕竟是他的教父,他只是贪玩,还不能算罪人,我不想把他的身份公之于众。况且,他那可怜的父母也很值得同情。我想在天亮前,把他埋在花园里,这样就没人知道真相了。给我床单,我要把他的尸体包一下,这样就不会像是埋条狗一样了。”伯爵夫人把床单递给了他。他又说:“为了表示我宽大的胸怀,把戒指给他,让他带进坟墓吧,毕竟他是为此丧失性命的。”伯爵夫人很不情愿,但她又不敢对丈夫说不字,就把戒指取下来递给了他。

伯爵还在花园里掩埋尸体,偷窃大王就拿着两样东西平平安安地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偷窃大王就拿着床单和戒指来见伯爵,伯爵早就气得鼻子都歪了,说:“你难道会分身术?我明明把你埋到地下了,一定是有人救了你!”“你看清那张脸是我了吗,伯爵大人?那是绞架上的罪犯。”于是,他把发生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伯爵心中暗暗觉得他的确是个很有智慧的小偷,但他却说:“你不要得意得太早啊,还有第三件事呢。如果这件你完不成,那你就只有等死了。”偷盗大王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笑了笑,就走了。

夜幕降临后,他背着一个大口袋,胳膊下还夹着一包东西,手里提着灯笼朝村外的教堂走去。那口袋中装的是螃蟹,那包东西是短蜡烛。他来到教堂的大院子里,坐在地上,掏出一只螃蟹,把小蜡烛点着粘到它背上,让它在地上到处爬。

接着,他采用相同的办法,把口袋中的螃蟹都放到地上爬。随后,他穿上一件神甫穿的黑长袍,粘上花白的胡子,打扮的完全没人能认出他。这样,他就拿着装螃蟹的袋子走进教堂,登上了神坛。

当十二点的钟声最后一响敲完后,他便放声高呼:“听着,你们都听着,世界末日到了!看呀,外面的死尸四处游荡,在收拾他们的尸骨!赶快爬到这袋中和我一起进天堂吧,我是天堂大门的守候者圣•彼得,快来吧,人世就要毁灭了!”

他的喊声一遍一遍传到村庄的每个角落,最先听到的是牧师和执事,因为他们住的离教堂最近。他们看到墓地上移动的亮光,知道发生了重大事情,便来到了教堂。他们听了一会儿布道,执事贴到牧师耳边说:“世界就要毁灭了,我们在毁灭前,能进入天堂,这是主的恩赐,机不可失啊!”牧师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要同意,我们就一路结伴吧!”“好,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执事回答。于是,他们一前一后登上神坛,偷窃大王正张着那个大袋子,牧师先钻了进去,执事紧跟着也进去了。偷窃大王赶紧把袋口扎紧,抓起袋子,就拖着他们往下走。当这两个傻瓜的脑袋碰到台阶时,他们就喊:“我们在翻山越岭呢!”他一直拖着这两个人穿过村子,地上坑坑洼洼的,他们又兴奋地叫道:“我们在腾云驾雾了!”最后,当偷窃大王把他们拖到伯爵府的台阶时,他们像在欢呼:“我们在爬天梯了,很快就到天堂的前殿了!”他把这两个人拖到鸽子笼边,把他们推了进去,鸽子飞来飞去,只听他们说:“听,天使在高兴地拍打翅膀呢!”随后,他插上鸽笼就离开了。

早上,他来见伯爵。他对伯爵说:“第三件事我已经完成了,牧师和执事现在就在你的府中。”伯爵问:“他们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他们被装在一个口袋里,我把他们锁在了鸽子笼里,但他们以为自己在天堂呢!”伯爵登上城楼,看到完全是他描述的样子。然后伯爵把牧师和执事放了出来,对偷窃大王说:“你无愧于偷窃大王的称号,你胜利了。这一次我会放过你,但是从此以后你得离开这里,如果你再踏进我的领地一步,抓到你,我就要把你送上绞架。”

偷窃大王辞别了父母,就又去闯荡世界了。从此,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人听到过他的消息。

学习:偷盗大王有过人的本领,他虽然是小偷,但他不会伤害穷人,对富人也只是偷他们多余的东西。尽管这样他毕竟是小偷,不能被社会接受,最终只能在人间消失。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得出:如果一个人做的事情不正当,那么他的本领再高,品德再高尚也不能被人接受。只有通过正当的方式做事,才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