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壁上的仙籍

广陵江阴地方,有一位名叫李珏的,世代居住在城中,以贩米为业。然而李珏性格端正朴实,和平常人不同。十五岁跟着父亲贩米,父亲有事外出时,就让李珏掌管买卖。有人来籴米,李珏便拿出升斗让他自己量,不计较价贵贱,每斗只赚两文之利,从此赡养父母。这样积有岁月,但家财却颇丰饶。父亲觉得奇怪,便问他缘由,他将自己经营买卖的实情说了,父亲感叹说:
我们同行中没有不用量出量入两套升斗的,出的升斗轻,入的却重,借此增厚利润。虽然官府有春秋两次的检查量器,却没有办法禁断这类作弊。我早就觉得它不对,所以只有一套升斗,量出、量入都用它。长期来,自己认为没有偏颇不公。你现在更让买主自己量米,我的行为又及不上了。但这样做却财物仍然丰裕,岂不是神明帮助吗?
父母亡故
后,李珏活到八十多岁,仍然做他的老行当。且说有位相爷,也叫李珏,由相位外放,做淮南节度使。卖米的李珏,因为和节度使同姓名,便改名为李宽。节度使李珏到任后几个月,布施道众,举行斋会。第二夜,梦见自己进入一个洞府。那里的景色正当春季,烟花烂漫,鸾凤飞翔,白鹤起舞,天上彩云瑞霞,地上楼阁连成一片。李珏一个人在洞中漫步,见石壁十分光洁莹亮,上有嵌金大字,列着姓名,内有
李珏
,字长二尺余。珏一见高兴极了,自以为生在政治清明的朝代,多年经历显赫的官位,直至做到宰相,难道没有德泽惠及天下吗?现在洞府列上姓名,我一定是成了仙人了。越想越是高兴。正在兴头上,石壁左右跑出来两个仙童。李珏忙问:
这是哪里? 仙童答道。 这儿是华阳洞天。只是石壁上的名字,并非相爷
。李珏听了一惊,忙问: 既然不是我这个李珏,那么他又是哪里人呢?
仙童答道: 他是相爷属下江阴地方的一个居民。
李珏早晨醒来,梦中的事情仍清楚记得,越想越惊叹这事的奇怪。去询问道士,没有人知道当地的李珏;再召江阴的官员来问,也没有人知道。于是下令在府城内外访求与自己同姓名的,闹腾了几天,在里巷居民中寻访,才知道李宽原来名珏。于是派车将李宽迎进府中,让他居在净室,自己则沐浴斋戒,拜宽为
道兄
。一家人都敬奉李宽,早晚按时行参拜之礼。李宽向采性情恬淡,道貌非常之
好,胡须长有尺余,纯白可爱。原来他六十岁时,曾有道士教他胎息术,久已不吃五谷了。李珏因此更加礼敬。过了一月有余,才询问说:
道兄平生得到什么道术,炼什么仙药服用?我曾梦入洞府,见石壁上刻着您的名字,经仙童指点,才寻访到您,迎来府中拜为师父,望您将仙术传授给我。
李宽忙推辞说自己真的不懂仙术和炼药一类事。李珏虔诚再拜请教:
那么您修的是什么呢? 宽便以 愚 。民不知修些什么,只是贩米为生
等等实情相告。李珏再三询问之后,叹息说:
您的做法确是平常人很难做到的,积的阴功是别人及不上的。所以世上得了富贵的,动不动就会招来损伤;处在贫贱的,只要用心帮助民众,姓名就会登上仙籍。您是以自己的行为来告诫尘俗中人呀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后来李宽活到一百多岁,行动轻捷身体健康异乎寻常。一天忽然告诉子孙说:
我寄栖在世上多年,虽然养气不吃饭,但对你们也没什么益处。
当晚便死了。大敛后三天,棺木忽然裂开。众人一看,衣带尚未解开,尸体却不在,就像蝉蜕皮似的,原来他已尸解仙去了。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1

jīn shū mèng jué ,shā hù bǔ fān 。

戴进《洞天问道图》局部

珏:李珏,字待价,出身赵郡望族,居淮阴。幼年丧父,事母至孝。唐文宗、武宗时任宰相,封赞皇公。牛李党争时牛党的领导人物。

《续仙传》记述一位贩卖米粮为业的平民李珏成仙的故事。寻寻常常市井中人也能修炼,不是入山入庙,那是怎么修成的呢?

人。曾祖父李至远、祖父李畲,皆以志行高超名重一时,父亦有名。李藩好学孝顺,淡泊典雅。唐德宗、顺宗、宪宗时任宰相。

李珏是唐朝时广陵江阳人,家中世代住在城里,以贩卖粮食为业。李珏的性情端庄谨慎,少年老成。他十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把贩卖粮食的事交给李珏专管,出了远门。

李珏梦见神仙洞府中以金字写着李珏姓名,李藩让人卜算是沙笼保护中的宰相。

少年李珏主持店里生意,非常与众不同,以今天的术语,他的企业文化、企业策略就是“DIY”--请君自己动手,自由心证。来客自便,升和斗自己拿,要几升、几斗米粮,自己去量。价怎么计算?不管当时粮食价格的贵贱,一斗粮只赚两文钱的利,用来资助父母。尽管这样薄利,也不管客人是否偷小便宜、占了便宜,长年以来,李珏家的衣食始终很丰足。

据《续仙传》,李珏是广陵江阳人,世代住在广陵城市,以买卖粮食为业。李珏性情高远,端庄谨慎,不同于一般人。十五岁随父亲做买卖,之后让李珏专管其事。有人来卖粮和买粮,李珏就给他升斗容器,让他自己量。不管当时粮食的贵贱,一斗只拿两文钱的利润,以供养父母。时日一久,衣食丰足,父亲感到奇怪而问他,李珏据实以告。父亲说:“我的同行很多,都是进出用不同的升斗容器,卖出为轻买进为重,以赚取丰厚的利润。虽然官府春、秋都要校正升斗,但终究不能杜绝其弊端。我进出用同一个升斗容器,自以为长久以来没有偏差了。你今天更进出任人自己量,我远不及你啊!然而却能衣食丰足,难道不是神明的帮助吗?”李珏直到八十多岁,也没改变职业。

李珏做生意的一套和同行不同,也和一般的店家大不同。父亲感到奇怪,就问他是怎么回事?李珏就如实告诉父亲。

碰巧宰相李珏管辖淮南,卖粮的李珏因为和新任节度使同姓名,极为惊怕,便改名李宽。李珏上任后几个月,修道斋戒。夜里梦见进入神仙洞府中,看见繁花盛开如烟似雾,缤纷灿烂,鸾飞鹤舞,祥云彩霞,楼阁绵延。李珏独自走入,看见光润晶莹的石壁上,写着金字,列人姓名,内有李珏,字长有二尺多。李珏看着极为高兴,自以为生于政治清明的时代,久居高官,又升任宰相,能对天下毫无功德吗?如今洞府有名,我是仙人了。正高兴时,有二位仙童从石壁左右出来,李珏问:“此为何处?”仙童说:“华阳洞天。此姓名并非是您。”李珏惊讶地又问:“不是我那是谁呢?”仙童说:“此人是您统属下的江阳百姓。”天亮时,李珏仍清楚地记得梦中之事,更是惊叹。问于道士和江阳官吏,却无人知晓。就下令在广陵府城内外寻求同姓名的人。数日往来街巷探查,求得李宽旧名珏。李珏就派车迎接李宽进府,拜为道兄,全家敬奉,早晚参拜。

李珏的父亲说起当时粮行同行的作法:“我做粮食生意的时候,同行中食粮进出都是用升斗衡量,卖出的时候用小斗,买入的时候用大斗,用来赚取差量谋大利。虽然官家年年在春分、秋分都要检查并校正升斗,但是始终不能制止弊病。

李宽性情恬淡,神态清秀出众,胡须长一尺多,洁白可爱。六十岁时,曾有修道人教他胎息的修炼方法,也很久没吃东西了。李珏更敬重他。一个多月后,李珏问他:“道兄平时学得何种道术,服食何种丹药?我曾梦见进入洞府,见到石壁上有您的姓名,也是仙童所指的人,所以迎请您为师,但愿能传授给我。”李宽以不知道什么道术之事而推辞了。李珏又虔诚礼拜,再问李宽所修的是何种道术。李宽以自己是愚民,不知道修什么,就把买卖粮食之事详细告知。李珏再三询问,赞叹说:“这是常人很难做到的事,阴德远不及你啊!”又说:“这才知道世间的动静吃睡,都有报应。如果能够积德,虽在贫贱,神明护佑,名列仙籍,以警惕尘世人们。”又问他修炼胎息不用吃饭的缘由,李宽也据实以对。李珏跟他学习胎习法,也能不吃饭了。李宽一百多岁,身体非常轻快健康,忽然告诉子孙说:“我寄住世间多年,虽然修养元气,也对你们没有帮助。”一天晚上就过世了。三天后棺木裂开,一看他的衣带并未解开,如金蝉脱壳一般,已尸解成仙了。(尸解是道家圆满的形式,修炼得道后,假托一物化为尸,但已登仙,并未真死。)

李珏的父亲接着说起自己的作法:“我买卖时只用同一个升和斗,长久以来都是这样做,自以为没有什么偏差了。而你现在都让客人自己动手,我不如你。然而,让人家自己量还能衣食丰足,难道是神明帮助你吗?”

据《逸史》,宰相李藩曾经住在洛阳,年纪将近三十岁,还没有官位。寄住在岳父崔家,受到的待遇并不太好。当时中桥的胡芦生善于预测,听闻人声,就知道贵贱。李藩患脑疮,又想带家人迁居扬州,非常忧愁苦闷。就和崔氏弟兄拜访胡芦生,胡芦生喜欢喝酒,人们拜访他必携带一壶酒,所以称作胡芦生。李藩和崔氏弟兄各带三百钱。胡芦生倚着蒲团,已经半醉。崔氏弟兄先到,胡芦生没起身,只是伸手请他们坐下。李藩因为有病后来才到,胡芦生说:“有贵人来了。”就命侍者扫地,扫完李藩已到,还没下驴,胡芦生笑脸相迎,拉着他的手说:“郎君是贵人啊!”李藩说:“我贫困且有病,又想搬家到几千里外,哪有贵呢?”胡芦生:“纱笼中人,怎么会害怕灾难呢?”李藩请问纱笼之事,胡芦生始终不说。

直到活到八十多岁,李珏一直操持米粮店,没改变他的职业。

李藩于是前往扬州,住在参佐桥,节度使的官署中有一位高员外,和李藩往来熟络。一天早上来拜访李藩,既已离去,晚上又来了,李藩很惊讶。高员外说:“早上来拜候,回去很困,白天睡着后,梦见一个人呼唤我出了城外,在荆棘中走,见到以前的农户,已经过世十年了,告诉我说:‘员外不适合来这里,你是被某物所引诱,必须回去,我送员外走。’带我回到城门。我对他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他说:‘我是小差役,派给李三郎值班。’我说:‘谁是李三郎?’他说:‘住在参佐桥,我知道员外和李三郎来往,故在此恭候。’我说:‘李三郎为何能如此呢?’他说:‘他是纱笼中人。’再追问他就不肯说了。他接着说:‘我很饿,员外能否给些酒饭钱财?你的城我不敢进,就放在城外给我吧!’我说:‘就到三郎家中拿好吗?’他说:‘如果这样做,等于是杀我啊!’我就醒了。我已经叫人在城外给他备置酒席,并来奉告好消息。”李藩听了只是微笑。

此时恰巧宰相李珏出京任淮南节度使,贩卖米粮食的李珏为了避讳,就改名叫李宽。

几年后,张建封任仆射,镇守扬州,奏请李藩为巡官校书郎。刚好有新罗僧人,能帮人看相,还说张建封不能当宰相。张建封很不服气,令新罗僧人在官署中,看看官员里有没有能当宰相的人?僧人看了很久,说:“并没有。”张建封更不高兴,说:“有没有官员还没来官署?”回报说:“李巡官没来。”便下令急召,一会儿李藩到了,僧人走下台阶相迎,告诉张建封说:“巡官是纱笼中人,您还比不上他。”张建封大为高兴,因而问他纱笼中之事。僧人说:“当宰相的人,地府必暗中以纱笼保护,恐怕被异物所侵扰,其他官员就没有。”这才明白胡芦生及高员外所说。李藩终究是宰相啊!确实如此,人的贵贱早已命分有定了。

新任节度使李珏到任才几个月,修道路、施舍斋饭,做了不少善事。一天夜里,他梦见自己进入一个洞府中,其内正是烟熳的春天景色,鸾翔鹤舞,祥瑞的云霞缭绕着连绵楼阁。他站在一面光亮莹洁的石壁下,看到上面书写着金字,列着许多人名,其中赫然有“李珏”二字,字有二尺多长。李珏看了非常高兴,心想自己生在一个圣明的时代,长期任显要官职,又升为辅助皇上的宰相,怎能对天下没有功德。现在洞府中壁上留名,自己肯定会成为神仙。

李宽淡泊名利,买卖粮食给人方便,虽不知道自己修的是什么,所积阴德却使他得道成仙,正所谓不修道已在道中。宰相李珏以为自己久居高官,必然有功,却远不及李宽。其实小事未必功德就小,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天地尽知,皆有报应。想要修成正果,徒具形式并无用处,只有心性到位,才能水到渠成。

他正自高兴的时候,有两个仙童从石壁左右现身。李珏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二童子说:“这是华阳洞天。这里的‘李珏’不是你。”

李藩命中注定为宰相,之前的挫折也只是磨练,考验过后自能逢凶化吉。《旧唐书》记载,张建封死后,杜兼诬陷李藩趁机动摇军心。唐德宗大怒,暗中诏令杜佑杀掉李藩。杜佑向来敬重李藩,迟迟不忍杀他,便引来李藩讨论佛法,说:“因果报应之事,确实存在吗?”李藩说:“确实如此。”杜佑说:“果真如此的话,您应该遇到什么事都不要惊恐。”杜佑拿出诏书,李藩看了不动声色,说:“我和杜兼真的会有报应啊!”杜佑说:“切勿说出,我已秘密上奏,拿我家百口性命为您担保了。”唐德宗看了杜佑的解释,怒气不减,急追李藩进宫。等到一召见,德宗看到他的神态,说:“这哪是做坏事的人呢!”于是心中释然,升他任秘书郎。

李珏一惊,又问:“不是我是谁呢?”仙童说:“这个人是广陵江阳县的百姓。”

后来李藩果然当了三朝宰相。唐武宗时的首任宰相李固言,早年途经洛阳也曾造访胡芦先生,胡芦先生对李固言说:“纱笼中人,不必再问。”

直到天亮,梦境清清楚楚。李珏于是去向道士打听,道士们没有人知道的。又找江阳县的主管官吏来询问,也没有人知道的。于是他又派人在府城内寻找同姓名的人。在军营街巷到处寻找几天之后,才知道有个李宽以前也叫李珏。

 

李珏就派车把李宽接来,安置在一个清静的屋子里,斋戒沐浴后再拜谒,称李宽为道兄,而且李珏的全家都敬奉李宽,早晚都参拜行礼。

李宽来到这陌生之处,并不惊慌,恬淡自适。他的白胡须一尺多长,道貌秀逸。

等过了一个月以后,李珏就问他:“道兄平常修得了什么道术?服用什么药?我曾经作梦进入一个洞府,看到了石壁上有道兄的姓名,是仙童告诉了我,所以把您请来做我的老师,希望您能把道术传授给我。”

李宽推辞说自己不知道炼丹修道之类的事。李珏又虔诚地参拜。接着就问李宽修习什么道?李宽谦虚地说自己是愚民,不知道修炼的事,并把自己如何做粮食生意详细地告诉了李珏。

李珏一次次仔细地询问,最后慨叹地说道:“这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事。这种默默积功德的阴功难及啊!”又接着说:“我这才知道,人世间的一动一静,一食一息细微末节的小事全都有报应。一个人如果积德,尽管是贫贱之身,神明也要保祐他,也能名列仙籍,以警告尘世间的人。”

李宽活到了一百多岁,形貌年轻健康。有天他忽然告诉子孙们说:“我活在世上多年,虽然我自己修养真气,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到了晚上就死了。

他死后三天,棺材传出裂开的声音。家人开棺一看,他的衣带没解,人肉体已经不在了,像蝉蜕一样,飞升成仙去了。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联系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