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神农架野人之谜

说起中国的一些未解之谜,其中的一样就是神农架野人之谜了吧。野人是否真的存在呢?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下面祥安阁就为你介绍有关神农架野人之谜的相关文章。

近几年,都不少人发现了有红毛野人的出现,而据调查和问目击者的相关资料,都是同样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身材非常的搞大,而且也是有着红棕色的毛,对此红毛野人是否真的存在?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不管是“野人”还是“雪人”,也许都只是一个传说——这个至今未被证实存在的“人类的兄弟”,有可能并不存在。在昨天复旦大学的人类学年会上,来自国内外的学者们带来了对“野人”的最新研究。

图片 1

图片 2

“古人类”毛发竟有染色

探寻神农架野人之谜

红毛野人是否真的存在?

野人,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是学者们热衷的课题。世界各地都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西伯利亚的雪人、美洲的“大脚怪”,是比较著名的“野人品种”。非洲、日本、澳洲等几乎所有有人居住的陆地,都曾有关于“野人”的传说。至于学术界,一直存在着两种争论,不少学者认为,野人是原始人中某一个没有进化成人的分支,智商比猿类要高,一直与人类共存在现在的世界上;也有学者认为“野人”的问题已经解决,那就是“根本没有野人”——古代之所以有关于野人的记载,其实是某种我们现在不了解,或者是我们现在了解了、而当时未知的灵长类动物。今年被人类学会授予人类学终身成就金琮奖的学者、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周国兴,就持这一看法。

与野人结缘50年

红毛野人真的存在吗

湖北神农架被认为是中国野人出没的重要地区。但除了关于野人出没的传闻,至今很少有确凿的实物标本,甚至也没有非常能够说服人的照片。因此研究在上世纪90年代一度被搁置,直至去年底,湖北省的研究机构又重启了神农架野人研究。

周国兴和野人结缘已经有50年。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他就开始了对喜马拉雅雪人的研究。几十年来,我国云南、新疆、西藏等地区都出现过野人的传说,周国兴曾多次前去考察,但并未发现一个真正的野人。

据媒体报道,曾有不少人目击过红毛野人出没。对各地传说、目击者记录以及资料分析研究后发现,国内分布区的野人均有红棕毛色、身材高大等特征,它们全部都是出现在人口稀少的山区。从分类学的角度把国内这些野人归纳成了一个种,即亚洲棕毛野人。

从50年代开始,几乎所有传说发现野人的地方,周国兴都带队去考察过。他访问过大量目击证人,从神农架到云南、广西,在北美研究过“大脚”,在俄罗斯研究过“雪人”。但是大多数时候都被证明是大型灵长类动物造成的误判,真正有价值的发现微乎其微。

1977年,他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鄂西北奇异动物考察队,在神农架山进行历时8个月的追踪与考察。周国兴介绍,当时他们共110人,其中有56个侦察兵,还有动物园、大学、博物馆等多家单位数十名专家学者参与。在考察中有人整理资料,有人寻访村民,有人上山考察,分工极其细致,并非有人所称打草惊蛇的剿匪式搜查。

在久远古代,这些野人可能分部很广,种群数量很大,而且分布区连成一片。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人口数量逐渐增加,以及活动范围的扩大,他们的种群数量开始逐渐减少,分布区也逐渐被缩小和分隔。估计现今在世界上,可能只有500-1000个野人,国内神农架、西藏、阿尔金山等地可能还残存有
200-500个野人。

“所有被认为是野人的东西我都研究过了,毛发、头骨、手标本、脚标本,不是猴子的,就是人的,毫无例外。还有一些毛发是熊的。”周国兴告诉记者。现在学术界普遍认为,之所以早期也有一些生物学家认为野人是存在的,是因为生物学家并非人类学家,缺少灵长类动物知识,导致了误判,甚至是以讹传讹。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他们发现,那些自称遇见野人的当地百姓几乎都未看清所遇动物,有的连有没有尾巴都不确定,有的只是看到熊,结果以讹传讹,变成了野人。考察队对于山上疑似动物的围捕,仅以抓住几头熊告终。

目前,国内虽有大量目击证人和传说声称看见过野人,可一旦国内正式考察队来到传说点时,却无法见到野人,或者拍摄到清楚的野人形象,只有运气好的考察队拍到野人脚印标本,搜集到一些毛发,在神农架看到过树上编织的窝巢和地下的粪便。

在人类学家们看来,野人和猴子的最大差别在于是否有尾巴。“仔细一点就可以发现,至今为止,凡是说自己看到过野人的,对于野人是否有尾巴的回答都是‘没看到’。”有几次,周国兴听说有人看到野人了,甚至有科学家宣布发现了野人,结果赶去调查时,目击者却告诉他“看到的野人有短尾巴,脸是红的”,最终的结论是:当地聚居着大型灵长类动物红面猴。

之后,周国兴也多次对神农架地区进行研究调查,但一直没有野人存在的事实证据。如果是群体动物,这么大面积的考察不能一只都没发现,就算是个体也应该有窝吧。周国兴说。

正因为如此,国内学术界对野人的存在一直颇具争议,部分专家认为由于没有发现野人活体,或尸体和骨骼,基本断定野人并不存在。也有专家说,如果这一物种是存在的,必须有50个以上个体形成的种群,但由于野人数量那么少,他们根本不可能繁衍后代,它存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不久前,神农架发出悬赏:谁抓到一个野人就给50万元,谁找到野人的毛发就给1万元。问题是,目前所有科学家发现的“野人”毛发都请美国的两家研究机构同时进行切片染色体研究,结论都是人类的毛发,只不过年代不同而已。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有些古人类的毛发上有染色。

野人红毛皆为伪造

红毛野人的踪迹

至于脚印等其他的证据,曾经有人言之凿凿地说发现了野人的脚印,但那些脚印的大脚趾分岔非常大,如果野人长着这样的脚在地面上直立行走,很容易在树林里被绊倒。至今为止所发现的头骨,从牙齿就可以看出,是猴子的双脊齿。而类人猿和人类都是丘形齿,完全不一样。

在各地的考察中,周国兴收集研究了许多野人的骨骼和标本,有的甚至是从袭击人类的野人身上砍下来的,结果发现大多为短尾猴等一些猴类动物。

200-500个野人

就在上个月,周国兴听说卡佤地区有人发现了“野人”,还留下了“野人”手的标本,他和其他学者一起赶去调查,发现那是一只煮过的短尾猴的手。

神农架一直流传着红毛野人的传说,周国兴在考察中的确发现了许多红色的毛发,但都能发现有人为染过的痕迹。他曾经多次将这些发毛送往国外进行鉴定,最终发现均为人发。其他一些黑色、棕色的毛发也最终发现为熊、猴子等各种动物所有,甚至为人发。对于近期神农架发现的神秘动物毛发,也周国兴推测为人发。

人与猿猴之间是否存在另一个物种?地球上是否有人类的近亲野人?7月24日,新疆生态学会理事长、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袁国映在他的新书《野人)研讨会上称,他根据现有资料判断,世界上不但有野人,中国预计还残存200至500个野人,其中,新疆阿尔泰山、阿尔金山、昆仑山等地野人分布种类最多,多达七八种。
袁国映关注野人研究已有40多年,并在1978年、1980年、1984年、1985年和2005年先后5次去新疆的托木尔峰、阿尔泰山、阿尔金山等地寻访野人的踪迹。

传说背后或有利益推动

对于发现的所谓野人大脚印,周国兴也进行过模拟实验。他们将熊等大型动物的脚印印在土地上,两个脚印叠加,边沿风化后,形成的就是一个超出正常尺寸的大脚印。

在搜集国内外各地关于野人传说和目击者记录后,他绘制出中国野人分布图和世界野人传说点分布图,并在中国野人分布图中表述,国内野人大致分布在西藏、喜马拉雅山、阿尔泰山、昆仑山、阿尔金山等地,国内体型最大的野人在阿尔金山和昆仑山,最小野人在乌市附近深山里。

之所以一直有学者执著于对“野人”的研究,其实是人类对自身历史和奥秘的好奇。新的发现往往会成为学术界轰动的事情,给学者和化石的发现地都会带来荣誉,甚至各种利益,而这也许是各种野人传说层出不穷的原因之一。加之猿类和人类之间的相似,那么辨别究竟是古猿还是古人类就显得更困难了。“我们最需要的其实是更客观而严密的证明,这才是人类学的科学性之所在”,周国兴告诉记者。

综合这些研究,周国兴个人认为,野人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它只存在于传说和原古的记忆当中。

袁国映对各地传说、目击者记录以及资料分析研究后发现,国内分布区的野人均有红棕毛色、身材高大等特征,它们全部都是出现在人口稀少的山区。他从分类学的角度把国内这些野人归纳成了一个种,即亚洲棕毛野人。他说,在久远古代,这些野人可能分部很广,种群数量很大,而且分布区连成一片。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人口数量逐渐增加,以及活动范围的扩大,他们的种群数量开始逐渐减少,分布区也逐渐被缩小和分隔。估计现今在世界上,可能只有500-1000个野人,国内神农架、西藏、阿尔金山等地可能还残存有200-500个野人。

重庆今年10月启动了龙坡文化的第四次发掘,就是希望能够证明曾经在龙坡地区发现的“巫山人”的身份是古人类而不是猿。事实上,龙坡地区曾经发现的“巫山人”,一下子把中国大陆的人类历史前推到204万年前,比中国最早的元谋人还早了30万年——引发这一人类起源新说的就是一个下颌骨。但是对于这个下颌骨,中科院的吴新智院士曾经提出过质疑,周国兴研究后也表示,即便这是204万年前的下颌骨,那也应该是古猿类的下颌骨,尚未进化成人。因为下颌骨的形态反映的往往是它的机能——人类的臼齿,哪怕是古人类的臼齿都是磨平的,而“巫山人”的臼齿一边被磨平了,一边还有牙尖,这是符合猿类臼齿的形态。而且古猿类是前牙交错的,它的臼齿只能前后活动,不能平面地咀嚼,所以不可能磨平。

野人或为远古记忆

目前,国内虽有大量目击证人和传说声称看见过野人,可一旦国内正式考察队来到传说点时,却无法见到野人,或者拍摄到清楚的野人形象,只有运气好的考察队拍到野人脚印标本,搜集到一些毛发,在神农架看到过树上编织的窝巢和地下的粪便。正因为如此,国内学术界对野人的存在一直颇具争议,部分专家认为由于没有发现野人活体,或尸体和骨骼,基本断定野人并不存在。也有专家说,如果这一物种是存在的,必须有50个以上个体形成的种群,但由于野人数量那么少,他们根本不可能繁衍后代,它存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至今,学术界对于这一说法仍然在考证之中。周国兴说:“其实,不论是巫山人还是野人,人类学家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即使以我的观点,‘野人’95%不存在,也还有5%值得探索。毕竟这种自然之谜最能够激发青少年的探索欲,也能激发人们对环境的保护意识。”

周国兴介绍,神农架野人的传说由来已久,在当地的县志中曾有记载,清代文人袁枚也就此曾表示:传闻有之,未有见之。在当地流传着一种叫毛人的野人,据说,它会紧紧抓住人的双臂,并高兴得笑昏过去,待它醒来就要吃人。所以乡民们入山时要携带一副中空的竹筒,万一碰上野人,就双臂套上竹筒。待它嘴唇上翻遮住眼睛大笑时,乡民可迅速将双臂脱出,拿刀将它刺杀,这个故事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亦有记载。什么动物会笑、嘴唇会上翻,当然是猩猩了,所以周国兴推测以前在当地可能有大猩猩一类的动物存在,后经过岁月的推移,逐渐消失或濒临灭绝,变成一种远古的记忆,也使野人的传说流传下来。

尽管如此,袁国映依然坚持认为,野人是存在的,如果没有野人,各地怎么会世代流传野人的故事,并且有那么多人详细描述出野人的样子。他说,朱鹮在世界上曾经仅残存7只,现在不是一样繁殖到近300只,华南虎在江西等地曾多年不见踪影,近年不是又发现繁殖迹象了吗?他说,目前,他虽然还没有找到令人信服的野人资料,但他不会放弃,仍会努力推动野人考察活动。推荐阅读:巴厘岛在哪个国家

周国兴表示国内进行神农架野人研究的真正的科研人员很少,而且大部分都对野人的存在持否定态度。对于近日引发广泛关注的神农架野人科考,周国兴也并不赞同,认为是一种商业炒作。他说野人问题很复杂,不能三人成虎。他表示,与其花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追踪并不存在的野人,不如花些精力去研究那里的动物种群,特别是容易引起野人错觉的特殊物种。

野人真的存在吗

在湖北省委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下,1977年组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野人”考察队。考察队员来自北京、上海、陕西、四川、湖北等省市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博物馆、动物园的专业人员,武汉部队33700部队派出了侦察支队,房县和神农架林区派出了熟悉情况的干部和向导。办公室设在神农架林区文化馆。这次考察历时140天。考察队员在当地群众的热情支持下,登险峰,爬悬崖,在山洞栖身,与野兽共宿,足迹遍布神农架及其周围方圆1500多平方公里的深山峡谷,用辛勤的汗水换回了大量的资料。

1977年6月19日晚,”野考”一队李健(原湖北省郧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接到一个紧急电话,报告了房县桥上公社群力大队女社员龚玉兰和她的4岁的儿子杨明安在水池垭路遇”野人”,疲惫不堪的”野考”队员黄石波等人立刻赶到现场,找到了龚玉兰了解情况。在龚玉兰的带领下,找到”野人”蹭痒的那棵大松树,并在那棵树上取下几十根棕褐色的毛。毛是从1.3米到1.8
米高处的树干上找到的。从形状、粗细来看,与人的头发十分相似。后经武汉、北京等科研部门用显微镜观察,并与灵长目的动物–狝猴、金丝猴、白眉长臂猿、大猩猩、黑猩猩以及现代人的毛发作了比较。结果证明:”野人”毛主要形态结构特征明显不同于上述灵长目动物。以后又从7个地方找到了7份”野人”毛发,均是如此。

这次毛发鉴定,首次使用了微观水平的实验方法,标志着我国”野人”之谜的研究已经开始从神话传说、目击者提供证词这样的原始初级阶段向科学考察阶段进展。

1977年6月中旬,”野考”队员沿着100里无人区阴峪河一线向海拔3000多米的主峰攀登。就在那残积的雪地上,考察队民工刘大个子发现了一行清晰的脚印,一左一右地排列着,每一步跨度都在1米左右,足印长25厘米,弧度30度,大脚趾与其它四趾分开,脚掌前宽后窄。显然是一种两足行走的动物脚趾。在神农架板壁岩下,一次发现100多个脚印,最大的脚印长达42厘米。考察队首次灌制出5个石膏模型。经公安部门技术员鉴定,判断出既不是人的脚印,也不是其它动物的脚印,可能是”野人”的脚印。这个”野人”应该身高大约2米左右,体重约150公斤。

1977年8月30日,青年工人萧兴扬在林区泮水公社的龙洞沟发现了一个个子不高的”毛人”。这个”毛人”两足直立行走。考察队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左赴现场,虽未捉到”毛人”,但发现了它留下的脚印和粪便,拍了照片,并对脚印浇铸了石膏模型。脚印全长24.5厘米,前宽后窄,大趾与其它四趾分开,缺乏足弓,脚掌微向内弯。这一脚印肯定不是熊的,而是属于灵长类的,似乎兼有人和猿的特点。

1980年”野考”队发现近千只”野人”脚印,最大的脚印长度为48厘米,步幅最大为2.2米。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华东师大生物系副教授刘民壮断言:脚印是”野人”的间接证据,脚印多证明神农架是”野人”的老窝,有”野人”的群体。

作为旁证的另一手材料,就是关于”野人”窝的3次发现,其共同点是用多根竹子束扭编成沙发状。1980年6月上旬,考察队员在红岩子西南坡海拔2680米的竹林中,发现用箭竹编成的窝,每束竹子约七、八根旋转编织,形成沙发椅。长约89厘米,高约1米。同年6月5日,考察队员在枪刀山也发现了用竹子编织的窝,把90根竹子扭成一把,互相压在一起,成圆椅状,长1.5米,距离50米处又发现42厘米长”野人”脚印。没有用手劳动,是编不出这种窝的。人又没有这样大的力气,当时认为这是力大无穷的”野人”的杰作。

作为另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化验”野人”的粪便。1976年11月前,在靠近神农架的房县蔡子洼东侧,曾有多人多次在这个地方发现过”野人”,考察队对这里进行了现场搜索,在山梁半坡一个陡崖顶部发现了”野人”的6堆粪便,都已干燥。经观察,有较多未消化的果皮,野栗皮等残渣,在萧兴扬发现”野人”的地方找到的粪便中,还发现大量昆虫蛹皮,粪便直径2.5
厘米,这些粪便与熊、猴、猩猩的均不相同,且又与人的粪便有差异。人是不会吃昆虫与野果皮的。1980年考察队又多次找到”野人”的粪便,经分析粪便内有未消化的竹笋、橡子和小动物的毛骨,粪便呈盘状,在2个呈八字形的脚印之间,这明显和其它动物大便方式不同,而与人相似。推荐阅读:梁山好汉鲁智深多少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