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民间故事

神话故事是民间文学的一种。远古时代人民的集体口头创作。包括神鬼的故事和神化的英雄传说。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神话故事中关于优秀民间故事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民间故事更多是靠口头上的流传,所以让故事真实性待已考查,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优秀民间故事。

优秀民间故事1:鱼精之白鱼潭

浙江湖州有个白鱼潭的故事。相传吕纯阳到湖州来卖汤团,他想看看世界上有多少人孝敬爷娘,因此,来买汤团的他都要问一声买给谁吃的啊?回答都是儿子吃的。卖了三天,没有一个说是买给爷娘吃的。

有一天清早,有一个人急急忙忙来买汤团,吕纯阳又问买给谁吃的呀?那人急火火地说:“我的老子吃么!”吕纯阳心想:难得碰到这个孝子,于是把有仙丹的三个汤团舀给他。

过了三天,鬹大清早来买汤团的人愁眉苦脸走到吕纯阳面前,有话想说又不好开口,吕纯阳就问:“有啥事啊?”那人说:“前天来买三个汤团,吃了下去既吃不下饭又不开口,已三天了,把人急煞了!”吕纯阳笑笑说:“你不是买给阿爸吃的么?”那人苦笑着说:“我那天是说气话,我儿子睡到半夜醒来哭着吵着要吃汤团,我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来买。我这讨气儿子,你看能想想啥办法?”吕纯阳叫他把孩子领来。

一会,孩子来了。汤团担就在河边上,吕纯阳在孩子颈上轻轻拍了三下,孩子吃下的三个汤团一下子吐到了河里。原来,如果一片孝心买给爷娘吃,吃了要成仙;不是给爷娘吃,吃了不消化,就要吐出来。

仙丹汤团吐到河里,河里恰恰有一条千年老白鱼精,它吞了仙丹变成了人,后来到湖州府当了府官。白鱼精当了府官,到了夏天也不洗浴,差人觉得奇怪:“天这样热,老爷为啥不要洗浴?”白鱼精说:“我洗浴有个怪脾气,你排满十大缸水,我才洗哩。”

差人遵照他的吩咐挑了十大缸水,说:“老爷,水已准备好了,请用吧。”白鱼精就在屋里把门关了洗浴。差人觉得奇怪,在在门缝里张望。他一看,吓一跳:这老爷衣裳一脱,变成一条银光闪闪的大白鱼。只见他在十只大缸的水面上窜来跳去。

差人心想,这是个妖怪,于是跑到江西龙虎山上请教张天师。

张天师赶到湖州和白鱼精斗法,一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狂风大雨。白鱼精斗不过张天师,现了原型,钻到河浜的泥潭里去。张天师以为白鱼精会闯祸,其实白鱼精当府官还是太太平平,五谷丰登,蚕花丰收。可张天师不放心,怕它打一个滚就要变水灾,因此封住他,不让它出来。

白鱼精苦苦哀求:“天师,我啥辰光能出头?”张天师说:“今后我到湖州来你可以出头了。”可是张天师没有到湖州来,当时是骗白鱼精的,白鱼精因而没有出头之日。

优秀民间故事2:师兄出马

宋神宗年间,在京城任三品巡按的涂显槐奉旨南巡,路过归州,便想起顺路拜访一下师弟李道升,顺便欣赏师弟的画作。

10多年前,在武当镇有个叫罗通的奇人,他开了一间“罗通道院”,专门招揽有灵性的门生,教授他们琴棋书画的本领。

涂显槐30岁时,流落到武当镇,便来到罗通道院,想找罗通学艺。罗通让他即兴赋诗一首后,便将他收为弟子了。

涂显槐在“罗通道院”学习的第3年,家居归州的李道升也进了“罗通道院”。李道升那年不过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罗通对他评价极高,说李道升的画作线条流畅,想象力丰富,日后必成大器。

当时,李道升年纪小,家境宽奢,性格狂傲,与其他学友格格不入。有一次,李道升贪凉,跳入武当镇下的盐池河洗澡,抽了筋,是涂显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道升救上岸,两个人遂结为兄弟。后来,涂显槐赶考,缺盘缠,还是李道升资助的。涂显槐连中三元,从此官运亨通。

涂显槐来到李道升家,没遇见李道升,家僮李兴告诉他:“李老爷去西陵峡练剑去了,一个时辰后回来。”

涂显槐吃了一惊:“他不是画画的吗?怎么又改成练剑了?”

李兴说,李道升从“罗通道院”学艺回来后,在李老爷的悉心管教下,潜心画作,小有成就。可事不凑巧的是,三年前,李老爷得急症暴病而亡。李道升继承了李家百万家产,又少了管束,便开始四处交友,两年前,结交了一位“异人”,这位“异人”名叫斐昌玉。

斐昌玉自言精通易经卦卜,为李道升卜卦,说李道升有孟尝君招贤纳才的胸怀,如果收贤纳士,广结好友,必定会在江湖中闯出一番名号。从此以后,李道升招纳江湖人士40余人,作为门客,并拜其中会习剑之人为师,天天练习剑术,早就将画业荒废。而且,两年下来,养了这么多“贤人”,李家的积蓄已花得差不多了。

李兴刚刚讲完,就见李道升被一堆江湖人士前呼后拥地走进大厅。李道升见了涂显槐,忙吩咐李兴准备酒菜,今晚要大摆酒宴。

到了晚上,李道升在李府的花园里摆上10余桌酒席。除了李道升和涂显槐二人坐在正席上,斐昌玉也陪坐在正席上。席间,斐昌玉不停地献媚奉承,而众门客也都是趋炎附势之徒。

第二天早上辞别,涂显槐劝李道升说:“师弟,你结交的这些江湖人士,都不是正义之士,小心被他们所骗,误了你的前途。”

李道升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师兄是看自己的门客中没有多少真正的高人,所以才这么想。于是,他找到斐昌玉,说想找一些真正的高人。斐昌玉掐指一算,说:“过两天,必有高手上门。”

果然,不出斐昌玉所料,过了几天,李兴来通报:“外面有个卖剑的,说手里有把宝剑,想卖给你。”

李道升让李兴把卖剑之人叫进来,只见卖剑的人果然与众不同,面目紫中带黑,黑中带炭,自称赫里红。李道升问赫里红:“你这剑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奇妙之处?”

赫里红说:“我的剑名为玄铁,驭剑会飞。”说着,他从剑鞘中抽出宝剑,念念有词,那宝剑真的在空中飞了起来,随着他的指引,劈闪腾挪,看得李道升和众人目瞪口呆。只听赫里红大声叫道:“回。”那宝剑便自行飞回剑鞘。

李道升问赫里红,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驭剑之术?”

赫里红笑了笑,对李道升说:“我可以做你的门人吗?”

李道升说:“什么门人,是师父呀。”说完,要跪下拜师,被赫里红拦下,只言兄弟相称。李道升见斐昌玉言中,愈发相信他了。

又过了几天,来了个奇人,膀大腰圆,名叫酉阳。李道升问酉阳,有什么本事,酉阳说:“我会吃。”

优秀民间故事3:状元榜下捉老婿

话说宋朝的时候,有个书生叫韩南,一生皓首穷经,却在京城大比中屡试不中,索性留在汴梁城中,在京师九门提督家中谋了私塾先生的差事,一边暂且安身,一边等待下一场春帏大比。

这一天,正好是宋真宗赵恒的生日,各路官员极尽所能,搜罗奇珍异宝,前来贺寿。作为据守京师重地的九门提督当然也不例外,他精心准备好礼品之后,就犯难了。按例规,礼品中应附上一封写着祝寿贺词的拜帖,可他是一个行武出身的粗人,只好把韩南请出来,捉刀代笔。

这韩南略一思忖,就从宋真宗御制诗中挑选了一首:富贵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屋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行人,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韩南极尽谄媚之词,对宋真宗以文治国,不拘一格选拔英才进行歌功颂德,末尾还作一首打油诗: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宋真宗一看到九门提督送来的拜帖非常高兴,立即召见他,并给予奖励。九门提督不敢隐瞒,就坦白说,这拜帖是家里的私塾先生韩南代作的,并将韩南屡试不中的情况也面呈了一遍。宋真宗听后,当即就吩咐九门提督,让韩南次年一定要参加会试。

第二年春季会试如期举行,这次会试的主考官是当朝宰相王旦,他听说此事后,韩南的卷子他看都没看,就将他选入了前三甲。真宗皇帝看到会试录取的名单时,龙颜大悦,说:“朕欣赏的人果真不错。”当即就钦点他为头名状元。第二天,就是礼部放榜的日子。

一大早,韩南就忐忑不安地赶到礼部门口,榜前已经被众举子围得水泄不通,他挤都挤不进去。一位同乡的举子一看是他,连忙倒头就拜说:“恭喜状元公,贺喜状元公!韩兄真是不负寒窗苦读数十载,一朝金榜题名天下知啊!”

众举子一听,哗的一下让开,韩南上前一看,自己的名字果然在榜首。他一下子目瞪口呆,喜极而泣。这时,从礼部走出一帮衙役,他们大喊一声:“新科状元韩南听令!”就上来三下五除二地脱去他的布衣,换上大红的状元袍,戴上双翅乌纱帽,系上大红花,扶他上马,敲起锣鼓家伙,打马游街。

正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从街旁冲出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上前就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下马,架着就跑。随行的礼部衙役一看,跟在他们身后喊:“你们干什么?这是新科状元!”家丁们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捉的就是新科状元!”

韩南也不知自己刚中了状元,又犯了啥法,吓得面无人色。没过多久,众家丁就将他架进了一个高门楼的府第。他抬头一看,这不是当朝宰相王旦的相府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位高权重的相爷?正当他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时,宰相王旦从后堂急步走了出来,连忙将他请进堂内,早就准备了一桌喜宴侍候。

韩南一见,受宠若惊地说:“宰辅大人有什么差遣,差人支使一声就行,何劳大人亲自动步相迎,真是罪过!罪过!”二人礼让了一番之后,就分宾主坐下,酒过三巡之后,王旦就问:“韩状元现在贵为天子门生,将来前程不可限量,不知家里可有妻室?父母是否安在?”

这位韩南父母早亡,本有家室,由于他一心攻读诗书,不事农桑,家里一贫如洗,原配已先他而去,连一个子嗣也没给他留下来。王旦听他如此这般一说,喜出望外,当即就向他提亲,愿意招他为婿,把自己女儿嫁给他。韩南一听,真是喜不自禁,到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真的碰上了传说己久的“榜下捉婿”的好事儿。

原来,自宋太祖开国以来,重文抑武,大兴科考举仕,朝中的官员大多是青衫文人出身,素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之说。这样一来,天下官绅富户,就把这些上了皇榜的书生,列为择婿的首选对象。更有急性子的人家,就在放榜这一天,当街把新及第的进士举人,半请半拉地捉进家门,央媒说合,玉成好事。老百姓笑称“榜下捉婿”!

王旦一见韩南答应了,就高兴地回到内室,和夫人商量起来。可这一商量不打紧,内室一下子闹翻了天。王旦膝下有五个女儿,都是待字闺中,她们一听父亲将状元郎捉回家中,都争先恐后地嚷嚷着要嫁给他。还是夫人在情急之下,想出了个馊主意,王旦一听,眼睛一亮,觉得权宜之下,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当即就吩咐夫人火速安排。

没过一会儿,王旦从后面出来,将韩南请进后堂。韩南一看傻眼了,只见五位美貌小丫头,每人都从门里牵出一根红丝线,笑盈盈地站在那里。

而宰相夫人却笑容满面地对他说:“韩状元,实话告诉你,我家有五个女儿,我也不知把谁嫁给你好,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所以我就让五个女儿各执一根红线,拉到门外,让你来选,你牵中哪根,我就把哪个女儿嫁给你。”

古人说:雾里看花,越瞧越艳。一时间,他感觉到帘子后面的五位小姐一个个都是貌美如花,选这一个又舍不得那一个。韩南略一思忖,鬼点子就出来了。

他想,这五位相府千金肯定是从大到小排着,既然这五个都到了及笄之年,那么,大小姐说不定年龄已大了,有一点色衰。最小的可能太小,父母又过于娇惯,不好相持。于是,他把中间的一根红线一拉,选定三小姐,不大不小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