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筹码

听说一个人在将要死的时候,天使和魔鬼会在你的面前打牌,而他们手中的筹码是你这一生做的善事和恶事,筹码的多少将决定你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丹丹是我们班级的一个转校生,个子小小的,性格也很内向,不爱说话,因为是乡下转来的,有一些受班里同学的排挤,特别是班上有白富美称呼的晓美尤其看她不顺眼,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她不配和她做同学。
但是说来也巧,偏偏舍管阿姨把晓美和丹丹分在了同一宿舍,当然我也是她们的室友,哦对了,同一宿舍的还有一个叫雨晴的,她可不像她的名字那般可人,她是那种高高大大的女生,和晓美算是死党。
那天,刚上完体育课。你看她,真是不爱干净,看她那双鞋子,‘脏的要死。就是就是。刚刚回到宿舍晓美就开始抱怨了,一旁的雨晴也跟着符合。这个时候丹丹也进来了。
呦,某人回来了宿舍里面就多了一股味道,空气都不好了。是呀,好难闻。地都被踩脏了,喂喂喂,说你呢,快点擦干净!对呀对呀,擦干净,快一点。本以为丹丹进来后她们就会停止讨论,结果更加变本加厉了。
丹丹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低头在桌前啜泣。行了行了,晓美,雨晴,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毕竟是同一个宿舍的,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喏,给你。我给丹丹抵了一张卫生纸,让她把眼泪擦一擦。她弱弱地接过了我手中的纸。
自从那次以后,丹丹似乎把我当成了唯一的好朋友,平时有些什么事都和我说上一说,只是这两天我觉得她很是奇怪。
总是觉得她魂不守舍的,最主要的是晚上12点到3点都会出宿舍。我观察了好几个夜晚,终于忍不住和同一宿舍的晓美,雨晴说了。于是我们决定找一个晚上跟着丹丹,看看她到底去了哪里。
我把头蒙在被子里,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均匀,装作熟睡,待到丹丹出了宿舍门才敢把头露出来:雨晴~晓美~你们睡着了吗?没有呢,她出去了。晓美回答到。接着雨晴也露出了头:是呢,我们快点跟着她,不然不知道去向了。其实动身的那一刻我就害怕了,总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但是出于好奇还是去了。
从宿舍门探出头,整个走廊空荡荡的只有丹丹一人朝着尽头走去,一直幽幽的走到了尽头,转身进了厕所。
咦?她真的去了厕所,看来是我多虑了。我示意晓美她们还是躺回去吧,跟踪总是不太好的。
去厕所都能去那么长时间,不是更奇怪吗!晓美不依不饶,推门打算跟过去。
晓美,我看还是别去了,也许她只是拉肚子呢。我说。
拉肚子每天晚上都拉吗?你不去我去!看她一个乡下土包子搞什么鬼!晓美拉开宿舍门,冲着厕所也追了过去。
留我和雨晴两个人在宿舍里面,晓美悄悄走过走廊,附在厕所门口,慢慢的把头探进去,宿舍楼的厕所很小,外围是水房,里面是四个隔断的公厕样式,晓美探进头却发现厕所里面没有丹丹。
难道真的是在拉肚子在蹲厕所?晓美心里这样想着,心里也是扑通扑通的跳着。她撞着胆子走进了厕所,从第一个隔断开始低下头看里面有没有脚来确定丹丹是不是在里面。第一个没有,第二个也没有,第三个还是没有,到第四个了
晓美走到第四个隔断前,刚要低下头,嘎,吱门开了
是丹丹!她从隔断中探出头,用一种似笑非笑表情盯着晓美,咯咯咯先是娃娃一般的笑声,要不要一起来聊天?很多人一起呦!咯咯
宿舍里,我躺在床上似乎已经无心睡眠,因为晓美跟出去后已经好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回来,我的心一直透着隐隐的不安:雨晴,雨晴,你睡着了吗?
晓美还是没有回来。看得出来,雨晴也很担心晓美。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提议道。小说book.guidaye.com
恩,我也这样想呢!雨晴也应道。
刚刚要掀开被子,就听外面有脚步声,而且好像还夹杂着丹丹和晓美窃窃私语的交谈声。好像回来了,你听。恩,我也听到了。我和雨晴两个人把头蒙在被子里,装作已然入睡。
就听门开了,丹丹和晓美是一同回来的,回来后就直接躺在床上了,我躲在被子里听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沉沉睡去了。
自从那晚过后,丹丹和晓美关系不知怎的,越发的亲密,两个人干什么都在一起,倒是让晓美的好闺密雨晴有些嫉妒丹丹,而我们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晓美和丹丹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天晚上,雨晴忽然把我推醒:若若,若若,快醒醒,醒醒。唔,雨晴,怎么了,大晚上不睡觉。晓美和丹丹出去了。唔,去厕所了吧。不是!12点出去的,已经很长时间了!雨晴很是着急,若若,你说该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闹钟,脑子嗡的醒了过来,半夜两点了,按照雨晴说的,她俩出去两个小时了。又是一股莫名的恐慌堵在心口。
我是本想今晚等你们睡了找晓美问问自己到底做错了哪里才没有睡觉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半夜起来对着镜子开始化妆,12点的时候和丹丹一同出去了,我打开宿舍门看到她俩一起走进了厕所就再也没有出来。雨晴抓着我的手说,若若,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想去看看。
说着,打开了宿舍门就朝着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留我一个人在宿舍里,一股恐慌的气氛笼罩着我,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雨晴撞着胆子走进厕所,晓美,晓美,你在里面吗?我也是来上厕所的,看你床上没人,你也来上厕所了吗?
雨晴静静的站在厕所门口,大约半分钟的时间,没有人回应,就在她转身想离开的时候,厕所的最后一扇门噶~吱~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来。
丹丹?雨晴看着丹丹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她。
你也来了?要不要加入我们?丹丹问道。 我我我是来找晓美的。
她也在呦,而且很开心呦,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的聊天呢?
雨晴,来呀,我在这呢。厕所的最后一个隔断传来晓美的声音。
雨晴听到晓美的声音,晓美,你在里面吗?我们回去吧。然后走到最后一个隔断,打开门,她看到
那天晚上,我在宿舍里一个人,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被一个女生的尖叫声惊醒,警方来了把整个宿舍楼封锁了。
具有看到的同学说,三个女生手拉着手一同死在了厕所最后一个隔断里面,其中一个整个脸上的皮被活剥了下来,还有一个嘴,眼睛被缝了起来,至于另外一个表情狰狞,诡异的笑着。
我不敢知道这三个死者是谁,也不想知道她们是谁只是自那天过后,宿管就给我换了新宿舍,我和另外三个新室友住在了一起。
直到有一天,室友全都去上了自习,我一个人在宿舍,门开了,我回过头,是丹丹!她幽幽的走到我面前:那张纸,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说完,她幽幽的走出了宿舍,我追出去,却见她一直走向走廊的尽头,拐弯进了厕所
我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我不知道要不要跟过去我只知道也许一个无心之举,增加了天使手中的筹码,让我可以多在这个世上停留一段时间

技校宿舍走廊中的几盏灯坏了,显得很幽暗。去厕所小解要走很长的过道,虽然觉得有些阴森,但是大老爷们对这一切是不惧的。不过心中总是隐隐觉得不对劲,不自主的一回头总觉得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在阴暗的走廊尽头一闪而过。是错觉,是幻觉,我也不清楚。我有些害怕,急忙往宿舍跑去,一回头,有似乎看到一个嘴角流着血的女孩朝我笑,再一眨眼又消失了。

1近我们寝室真的诡异的不行,从上个月开始,有天晚上大概一点钟,我睡上铺,安琪睡的下铺。

回到床上,我难以入睡,心想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我的幻觉,我开始怀疑我的神经有问题,需要到医院治疗一下。

我听见有寝室下面感觉有人坐在我们凳子上小声的看着电视,还有女孩子被逗笑了的声音,我就发微信问安琪你在看电视吗,她说她刚想,问是不是我在看电视然后我叫她下床看看是不是电脑没关,重点是她一下床马上宿舍安静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不理解了,以为是其他室友就去看她们她们都睡着了。

技校生活是有趣的,活动很多,双休日还有舞会。我很喜欢跳舞,交际舞使人的心情平静,蹦的使人充满激情,我喜欢跳舞的感觉。

还有一个是刚睡还没睡着问她她就啥也没听见(安琪家信佛,从她的佛珠掉的那个月开始我们就老遇到奇怪的事)。

今天玩的很尽兴,一只只舞曲在我耳边回荡,的确太累了,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了。约莫凌晨两点多钟,我爬起来去小解,我迷迷糊糊扭着舞步来到厕所。这时一滴滴的水从厕所屋顶掉到我的头上、手上,我清醒了许多。不经意一看手红红的,我又猛的一抬头,看到屋顶有非常大的一滩血印,血正一滴滴的掉了下来。我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不顾一切的跑回宿舍,拖鞋也跑丢了一只。我的喊声惊动了大家,我说明情况后,大伙和我一块到厕所看个究竟。厕所的整个屋顶都闪着白光,根本不见一滴血,而我手上的血迹还在。室友都说我流的是鼻血,估计睡的迷糊,便产生了幻觉。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我的鼻子周围和鼻腔里没有一丝血迹。

2我们这学期课少老是三四个人去上通宵,网吧的厕所很吓人,我们两个女孩子一般都是结伴去厕所。

以后晚上我尽量不喝水,这样我就可以避免上厕所了,或者听到其他人上厕所,我就赶忙爬起来跟着去。

上周的星期三晚上网吧都没几个人,半夜三点我和安琪去上厕所,女厕所有两个门有一个门关着,我们以为里面有人,安琪使劲推没推开,我们刚走进第二个厕所就听见厕所一生口哨声,还是男人的声音。

一天我听到几个老生谈论着:怎么,1514室今年有人住了,以前是女生宿舍,听说前些年有一个女子为了情在她宿舍的窗户旁上吊了。听说闹鬼,一直没有人住。啊!——这就是我住的宿舍!我听到这儿差点没坐到地上,我的床位就是靠着窗户的上铺。我怕把室友吓着,所以就没把听到的说出来。

吓的我们赶紧把我们一个男性朋友拉过来在厕所门口等我们,他说你们怕啥啊你去推推里面肯定没人,然后我就去轻轻一推关上的那个门就推开了,而且里面没人。

没想到情况更糟,我失眠了,天亮了才睡着。上课时不停的打着盹,多次遭到老师的批评。早上宿舍的大个子问我:你晚上没出去吧?没有。其实我哪里敢去。他又问大伙都说没有出去过,大个子摸着头疑惑的说:昨儿个我明明把门锁上了,怎么门会开了呢?莫非?我不敢往下说,也不敢再往下想了。又过了几日,清晨门竟然大开着。我完全失眠了,觉只能由上课时间补上。

3前天晚上我和另外一个室友坐下面看电视,安琪上床躺下了,我们一排座位是三个人坐,我和那个室友一人一边。安琪坐中间,她的电脑也没关,我们看都一点了就先把寝室灯给关了,重点是关灯不到一分钟安琪的电脑突然很大声的弹出来一个广告,吓的我赶紧关掉了我就问她咋回事电脑开着东西也不关啊。

这几日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准觉得似乎有什么要发生,也许就是所谓的第六感觉吧。夜很静,很静,只有大伙熟睡的喘气声。突然,门闩咔啦一声,紧接着门伴着轻微的吱吱声被打开了。我一动也不动,心跳加速,只觉得一股阴气逼来。怎么——就是那个我曾看到的披头散发的女子走了进来,恐惧快要使我窒息。

她下床一看她电脑啥也没开,不知道为什么会弹出东西,而且她的电脑声音调的很小她后来给我们放视频声音也很小,根本不像弹广告出来的声音,大的吓我们一跳。

还好,她径直朝着靠门的老大床铺走去,出乎我的意料——只见她轻轻一跃就跳到了老大的上铺,然后把被子撩开和老大睡在了一起。天哪!——她到底想要干什么!老大,你可知你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而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这时老大含糊不清的说些什么,有一句我听的很清楚,就是——别烦我,之后他在身旁一挥拳,那女子跳下床一闪就消失了,老大睡的很熟,随之鼾声四起。我大气也不敢出,萧瑟的深秋有些寒意,深夜凉风吹过来,直穿入心脾,凉凉的,很是爽快,我不禁深呼吸了几下。

然后晚上两点半,我们起来抽根烟在阳台,刚要踏进寝室,她走前面我走后面,我头上突然掉下来一件白毛衣搭我头上,吓的我都叫了一声。

突然,狂风四起,夹杂着树叶飞进了宿舍,同时一缕白布随之也飞了进来,这时我已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白布飘到老大的床边,一闪,就出现了那可怕的女子,她狰狞的笑着,露出可怕的闪着寒光的带血的牙齿。她又上了老大的床,用她那带有邪*的目光看着老大,之后带着诡异的笑容撩开老大的被子。老大又开口了:讨厌!顺势用脚踹了一下,女鬼就晃晃悠悠的飘出了窗外。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然后我们是晚上晾的衣服晾白毛衣的位置根本不可能是我站的位置,真的给我吓坏了。就那么巧掉到我头上。

第二天,我问老大夜晚看到过什么没有,他说只是梦到有人骚扰他。快熄灯时我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也就是这天晚上,门闩响动几下,随后我看到女鬼走了进来,这时睡在我下铺的弟兄说:怎么,没人锁门,秋天风大,门很容易被吹开的。他下地把门锁上,这时大伙都被吵醒了惟独老大打着鼾,这时有人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老大的床上,我看到女鬼的脸猛抽搐了几下,然后急急忙忙跳到门口,随着几声响动,门被打开了,她一晃就消失了。大个骂到:真他妈的活见鬼了,我刚锁上怎么会开呢?大伙说他估计也是睡迷糊了,以为把门锁好了,他也没说什么就睡了。这一切好象大家都视而不见,惟独只有我看到,也许大家真没注意到。

4就刚刚寝室就我和安琪两个人她出去买东西,手机在家充电,然后门大开着,我就去阳台抽烟。

我这几日很憔悴,下午没有课,我一直睡到5点才起床。我知道今晚我肯定又彻夜难眠。

刚坐下就听见门“膨”的一声大力关上了,我以为是她回来了,可是没听见动静啊。

周末到了,熄灯后大伙也睡不着,开始了闲聊。小胖突然说:你床上有鬼!把我惊了一大跳,我猛的坐了起来大伙都乐了。小胖笑着说:你个胆小鬼,看把你吓的,我是逗你玩呢。的确,他的这个玩笑差点把我的魂都惊散了。后来大伙都七嘴八舌的谈论起宿舍有人上过吊,原来大家都听说了,只是没有说罢了。老大说:俗话说,人有三分怕鬼意,鬼有七分怕人意,我们都是阳气十足的男儿,这有什么好怕的,如果女鬼敢来我就让

我就进寝室看根本没人,我就赶紧把门打开出去了,在门口我想给她打电话叫她快回来,手机刚解锁就开始放歌怎么也关不了。我根本没打开听歌软件!

他睡在我的床上。我的妈呀,其实女鬼早就和你睡过了,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嘛。不过说来也奇怪,从此女鬼真的再也没有来过,也许我们有了这个意识后,我们旺盛的阳气足以抵挡住一切邪气。

然后看到一个未接来电,我打过去是安琪她问我要带什么吗,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我给她挂了,还是借的店主的手机给我打的,可是我刚刚根本没有来电显示啊…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一切很快都被冲淡了。

我手机从来没出现过这种问题,而且我在门口站了十分钟也没见风把门吹动,何况是大力的关上了真他妈吓人…

九月的夏天很热,蚊子又多。不过我们活的蛮有情趣的,在宿舍里养了好多花和鱼。早上一起床,墙上爬了很多蚊子,吃的肚皮大大的。我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可恶的家伙,把它们统统逮住,去喂饱鱼儿的肚皮。大伙开玩笑的说:蚊子吸我们的血,鱼吃蚊子,也就等于鱼吃我们的血,说不准能变成个美人鱼呢。

上大学在升封市河南大学今明校区,那会儿教学楼,校舍都是新盖的,理科生也不怎么。

这天晚上我听收音机,听的很晚,我收拾好正准备入睡时,听到鱼缸在响,我想是鱼儿正在吃食发出的声音,我不自觉的朝桌子上的渔缸瞅去,我呆住了——只见一只长满鱼鳞的手慢慢的从渔缸中伸出来,一直伸到老大的床上,猛的用力一拉就把他拉到鱼缸口,只听砰的一声,老大就被拉进渔缸中,之后就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静的那样的出奇。我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敢动,等待着其它事情的发生,不过整整一夜都没有听到其它响动。我没有入睡,一直捱到天亮。借着黎明的光亮,我紧张的来到鱼缸旁边,只见鱼缸壁上有血迹,一直流到桌子上面,鱼缸中的鱼也少了一条。我把大伙喊醒,把老大消失的事讲了一遍。他们都大笑起来,说我不是有病就是疯了,竟然没有一个相信。

还得交待一下前提,上大学之前,姥爷去世了正好老家也是开封的,进入正题,周末,网吧通宵,连续两晚通宵,周五一晚,周六一晚,过了凌晨两点半,我饿了,想出门买点吃的,从学校东门斜过去二十分钟就到市区,平常经常这样走过去,结果周日渡晨两点半跑出去,跑了好久好久,愣是没找到斜着过去的路,但是看到远处有一片亮着的灯光,我就想着顺着灯光过去,没准就进市里了,跑过去一看,没到市区,但是有不少卖东西的集市,卖的五花八门啥都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装饰品,日用品,玉器。

今天的心情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那是我最难过的时期。直到晚上老大没有回来他们才觉得有点蹊跷,可仍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我就走到一家烧烤店,点烤串夹肉饼,一碗羊肉汤,顺便去对面卖玉,首饰的摊位看,看到一个玉佩,真的很喜欢,还价,一百七十块,兜里有钱么,揣了三百多钱!掏钱,摊位的卖家说,这钱不流通,你的去换,去集市里面,我就纳闷了,人民币不流通?正好我要的吃的也做好了,我去对面烤串结账,同样的话,不流通,去集市里面兑换,我就去了,走了几百米远,碰到去世的姥爷,我姥爷拉着我姥姥的手,姥姥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我一看懵逼了,我举着手指,指着我地姥姥姥爷,嘴就哆嗦了。

周六我无精打采的走在马路上,有些漫无目的的闲逛,走哪算哪,反正我不想再回到宿舍。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老和尚,他看了看我说:施主,我们出家人是不给人算卦的,但我看得出你们有难,所以我会帮助你的。我急切的说:是的,我们非常需要你的帮助。看你面部阴气很重,一定有鬼怪之类的事发生。来,我们面对面的打坐,你要尽量想以前发生的事情,我就可以知道事情的一切,然后想办法帮助你。我被催眠进入那可怕的我不愿再想的场面,终于停止了,我出了一头冷汗。

姥爷突然拉着我的手,也愣住了,指着一个方向和我说,快走,往哪里走,你明白我说的话,我扭头发现往姥爷指的方向跑了,跑了大约十来分钟,猛的一看,天亮了!

老和尚然后静静的掐算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你有佛性,所以也许别人看不到的你却能看到,但不要怕,有佛性就有正气,什么歪门邪道都不会近你身的。整件事情我都明白了,有一个为情所困的女鬼,因为她是自杀,所以阴间不收,孤魂野鬼,漂泊不定。因为你们室友长的和她以前的男朋友很相象,而且气质也很相似,所以就把他缠上了,由于那男

说两个以前在高中宿舍时候发生的事情

子的阳气很重,所以女鬼没有得逞。但是蚊子叮吸了你们的血,鱼又吃了蚊子,这样鱼就有了人气,女鬼便以鱼作为她的真身,所以非常厉害,很容易就把那男子掳走了,如果时间一长,他会丢了性命的。女鬼我会为她超度的,也好为她找个归宿,以免再祸害别人。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这还得靠你。靠我?我该怎么办呢?我教你大悲咒,这是释加摩尼佛教给观世音菩萨的,他能让你逢凶化吉,驱除邪魔。等明天早上佛晓,你站在鱼缸旁边念大悲咒他就会回来的,然后把这个符贴在他的额头上,他会和以前一样。我谢过老和尚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宿舍,这到底行不行呢?有待明天证实,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我们高中有段时间早上吃饭之前是要去跑操的,有一个冬天,我们跑操回来的时候,我特别累,然后就直接回宿舍洗漱。

老大的几天没回使得大家不得不相信我的话,第二天大家一早起来等待着奇迹的发生,不过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等一切就绪我开始念起《大悲咒》:那摩热那达拉牙雅,那摩阿里牙加那,撒嘎拉,贝勒加那吉帝作哈拉马巴那雅锁哈。我一遍遍的念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突然,鱼缸里的水变红,逐渐凝结,后变成肉色,猛的一声巨响,鱼缸破裂,水嘣射到我们身上,老大却在我们眨眼时蓦的站在桌子上,两眼直愣愣的,满身水淋淋的,瘦古嶙峋,样子十分可怕。他嘴里不停的说着:要是鱼缸口再大点,我进去也不至于把头碰破。我怎么出来了呢,她对我可真好,我得回去陪她。说着他就把头撞向碎玻璃,还好我们眼疾手快,把他拉住了。

但是我进了宿舍门以后,发现床铺都是空的,只有里面的床位上坐了一个女生,湿着头发低着头。

因为我近视眼,也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子。我当时累的不行,就觉得走错了,然后就出去了。出去以后发现自己走到了旁边的宿舍。

晚上回宿舍我就跟我舍友说,我晚上走错宿舍了,走到隔壁了,然后我舍友们一脸惊讶看着我,一个舍友说,咱们隔壁是空的,没人住,锁着的。我说,不可能;然后我带着她们去隔壁,发现真的是锁着的,,而且门上面的窗户是用报纸糊住的,锁也是生锈的,很久

没开过的样子……..我们吓得不轻。

之后连续好几天,我们都会注意隔壁是不是有人,可是再也没见过那个门开过。

这个是我高中时候男朋友的经历,他是体育生,身体特别好,轻易不会感冒发烧。

但是又一次他跟同宿舍的一个朋友一起去厕所(男生宿舍是老楼,没有独卫,每个楼层尽头有一个公共卫生

间)回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在楼
梯口。像一团烟雾,又有点像个人。他就跟他朋友说,你看那是什么,然后他朋友看不见,还以为他故意吓唬他。

但是第二天,我男朋友就开始发烧,吃药也不好。打针输液也不行,然后好像是去看了神婆,才好的。

我们老家有一个男的就是跟大仙一样的那种他死之前的几天,忽然跑到我们家,让我爸爸给他算卦,说他自己可能活不太久。

我爸爸觉得他他胡言乱语没理他。然后他还跑到跟他关系很好的朋友家,跟他朋友说我死了你一定要去给我烧纸然后过了几天,他跟他老婆吵架,跑出去了,后来村里有个放羊的女人在坟地里发现那个人的尸体。就趴在坟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