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故事啊,鬼灯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的夜晚,我经历我一生也不会忘怀的事,那天的夜归让我碰到了鬼。

魔神故事 1

这个故事可以从前年说起,同时也是真实经历过的一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天夜晚我与好友飞和喜从网吧出来,看一下表已经10点了,我们立刻匆匆的回家。在回家的那条路上,那是一条很老的路,路上没有路灯,我们借着月光回家,大家不知为什么都没有说话,气氛变的有点恐怖了。是好友飞突然停了下来对我和喜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很好玩的。喜说:什么游戏啊?飞说:就是无头鬼的游戏啊,把衣服蒙住头,然后就像僵尸一样的跳,让人以为是无头鬼,来吓人啊!喜立刻表示他要玩,我说:玩什么啊,还是赶快回家吧!他俩人没听我的话,立刻把衣服蒙住了头像僵尸一样的跳来跳去,还发书恐怖的鬼叫,我说:你们无不无聊啊!还是赶快回家吧?可是飞和喜已经走了好远。

文/黎嫄

我叫静雅,生活在一个繁荣的城市中。我是从南方去北漂的一个大学生。去到北方时候才知道现实中是那么残酷。

我追了上去拍了一下飞说:快回家吧,别玩了!可是飞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的心里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发现飞的身体好冰凉,我又摸了一下好友喜,他的身体也是一样的冰凉,飞和喜慢慢的转向了我,我惊呆了!他俩的头都不见了,只有那血红的伤口,我向后退了一步,被东西拌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我拣起来一看是好友飞的头,那头对着我笑着说:我们来玩无头鬼的游戏吧!我立刻丢了那头,爬了起来,向家的方向冲了过去,从俩个无头鬼之间冲了过去,那俩无头鬼立刻追了上来,我立刻加快了速度,他们也加快了速度,他们越来越快,我拼命的跑着,我一边跑一边向后面望了一下,就在他们快追上来的时候,一道强烈的光照在了我的脸上是一辆东风车,我被撞到了,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丫蛋,你跑那么急干嘛?”

简单的带了一个行李箱就来到北方,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租房子住。那里的包租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一个老奶奶,样貌虽然比较悚人,不过内心却是善良的。不像一些外貌斯文行为举动彬彬有礼的,可内心却恶毒万分,处处算计别人。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真躺在我的床上,爸爸妈妈站在我的床边,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我张开雪白的嘴唇说:我怎么了,我怎么会躺在床上?我好像已经死了!飞和喜他们还好吗?爸爸回答我说:他们还好只是被你吓到了,他们说你回来的时候突然摔了在了地上,然后你就发疯似的跑,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他们怕你出事就追了上来,但是你越跑越快,最后你就晕倒在了路上。他们就把你送了回来,你是怎么了?我仔细的回忆当时的情形,我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我回答到:我~看到~看到了飞和喜喜的头都没了,他们都成了无头鬼,我害怕的就向家里跑,没想到被东风车给撞到了,我还以为我死了。我想我是看见鬼了。鬼!爸爸惊恐的重复着这个字,说到:难道是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吗?我问到:什么事啊?跟我见鬼有什么联系啊?我怎么会不知道有这件事呢?

“我得赶紧走,太晚路上就没灯了,黑的吓死人。”

交了房钱之后,奶奶准备走时,缓缓的转过身不紧不慢的嘣了一句:“小姑娘今晚别那么晚回家,十二点之前没什么事就不要乱走动,尤其是听到莫名的响声。”

爸爸叹了一口气,说到:三年前,也有想你一样大的小孩跟朋友出去玩,在回来的路上,小孩说要玩一个叫做‘无头鬼的游戏’就是用衣服把头盖住装鬼来吓人,但是那小孩因为用衣服把头盖住了,没有看清楚路,被一辆东风车给撞死了,你不知道是以为你当时去了你外婆家,我没跟你说,以后就不要在从那条路回家了!

“呀,你回家要经过那片枫树林,好可怕!”

“嗯,知道了”,今晚我还约了这边的好姐妹出去玩了,心里压根没记住那位老奶奶的话。

从此以后我在也不敢从那条路回家,也不敢提及那个游戏,恐怖的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再此提醒各位,夜晚回家的时候不要玩那个游戏,小心撞见了鬼!就算不会撞见鬼,也要小心被车撞!

“没事的,现在回去那条路很亮的,我走了哈!”丫蛋说完,一溜烟就冲出学校,留下小亮一脸懵逼。

“静雅记得今晚穿好你好看的衣服出来吊金龟婿,不然被我们抢了就别哭鼻子”宫铃一边穿着类似兔女郎的衣服一边拿着电话说着。

“今天都没月亮,树林里怎么会亮呢?好奇怪呀!”

静雅一脸无奈,随便选了一个比较随和的衣服。宫铃带着我去到了一个人气比较多的酒吧挥霍,全程由宫铃一个出钱,顿时我觉得不好意思。我刚来北方什么工作也没有,今天也是宫铃为了庆祝我来到这里生活。天越来越黑,宫铃喝的越来越醉,也开始耍酒疯了。我没喝多少酒,平时就不喜欢出去酒吧之类的地方玩。

                      01

“宫铃,走吧。”“不要,我还没喝够了,这里有那么多帅哥陪我,不走,我不走”。“宫铃现在真的很晚了,就我们两个人很危险的”。我硬拉着这个耍酒疯的公主走出了这个酒吧。

丫蛋家住得有点远,其实也不远,但是农村的路都是土路,弯弯曲曲的。路上又没有灯,还要经过一段小树林,一个人都碰不到,真的有点恐怖。

刚没走多少步,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叔碰到我。

这座小小的树林,里面都是枫树,白天是小伙伴的乐园,都是欢声笑语的。枫树林在中间,它的左边比较高,沿着树林住着十几户人家,右边是低处,有片草地,再过去就是一条河了。人家,树林,草地,河,一个比一个矮,呈阶梯的样子。

“哎呦我的屁股,本小姐也是你撞的吗”,宫铃开始抡去拳头胡乱的打起来。我连忙的拉着她

每当夏天,这里是最美的地方,家家户户烟囱里竖起一道白烟,扶摇直上,飘向蓝得反光的天空。枫树林里的树都是老树了,中间被人们走出一条小道,两旁的树不愿意分开,枝桠全都往中间靠。你牵着我,我拉着你,叶子相触在云间,密的照不进一点热气,是个纳凉的好地方。

那位大叔也向我们道歉。“你们两个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另一边草地上,常冒出几棵艳丽的花朵,没有叶子,一根细细的茎,顶端矗立着花朵,美得特殊,美得震撼,美得幽怨。

“今晚是我给我的好姐妹静雅庆祝的好日子,不是碰到了你,也不会弄成这样”。宫铃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对着。

丫蛋是在长大之后,才知道这种花,叫做彼岸花的,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不好意思大叔,我这朋友喝醉了,才会这样,白天有一位奶奶也这样叮嘱我早回”。

再远处,是丫蛋最喜欢的地方了,每到初夏,长袖都还没脱掉,小伙伴们就三三两两的,避开父母,躲过老师,来到这条河边。脱下衣服,脱下裤子,“1,2,3,跳!”一跃而下,洗澡啦,抓鱼啦,摸螺子啦,别提多快活了。

“叮嘱了还出来玩,真不知死活,如果不是你们气运好碰到了我,相信明天新闻就会报道某两女生暴毙街头”大叔阴阳怪气样子,像是在吓唬我们。

                        02

“今晚是七月十四,百鬼巡游的日子,我碰巧在附近帮朋友做点事,在这里碰到你们两个不知死活臭丫头”。

丫蛋一边想着,一边跑着,背上的包里耷拉在屁股上,里面的铅笔,弹珠,酒瓶盖子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我在老家也听说七月十四尽量不要出夜街,不如很容易带到一些“朋友”回家。如果是没恶意只想讨点钱财花一下的鬼还好,如果是那些专门索命恶鬼那就惨咯。

快到树林了,丫蛋却停下了,林子里好黑。今晚没有月亮,树又那么密,大家好像都睡了,黑漆漆的。

“臭丫头尽快回家,别在这里瞎游荡”。说完塞给我一个铜钱,就走了。我回头还望看几眼,这大叔走的挺快,没几秒消失在那没灯的小巷里。

怎么办?怎么办?昨天都有光的呀?今天怎么这么黑?呜呜……

我截了一辆出租车送宫铃回家,走到她家门口时候,感觉好像人有轻推了一下,路也比较黑。因为宫铃家是别墅,她住在别墅区。那里到这个时候也没人在路上瞎游荡,她同时也是七月十四的缘故。

“蹬”是电灯开关的声音,丫蛋再熟悉不过了,每次爸妈不注意,他都能玩好久。绳子上一拉,灯亮了,再一拉,又灭了,就是这种声音。

送完之后我连忙跑回租的房子里。走到那个又窄又黑的小巷子里,租的房子也是在这巷子里里面的。

丫蛋睁大泪眼,看到第一户人家屋里的灯亮了,他赶紧趁亮走进林子。农村人节省,电灯瓦数低,昏暗的灯光只能照到一小块地方。丫蛋又要哭丧着脸的时候,又有一家灯亮了,然后他又走起来。隔了几家,又有灯亮了起来,丫蛋赶紧跑出林子。

忽然眼里好像朦朦胧胧的,我搓了几下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差点没让我交出声了,穿着各种各样的服饰的人都有,清朝服饰的,白皙皙若隐若现的裙子,重要还有我经过寿衣店看到的寿衣居然这些人也穿在身上。背上冒的冷汗几乎渗透背心,看来几眼迈出第一步,他们似乎在交易着东西。靠近一点,哇擦,人眼、耳朵、四肢、心肝脾肺肾样样俱全。我忍不住干呕了起来,正因为这个举动引起在交易的各种鬼。

回过头,看到林子里一片漆黑,好像从来没有亮过。

“她好像可以看见我们”,“你说她哪个部位比较甜”“她的心归我,你们别抢”…..

                        03

然后那些鬼一窝蜂的冲上来想吃了我,正当第一个靠近我的时候,金光一闪,震飞好几米。那金光好像在我裤兜里面,顿时想起那大叔给我的一个铜钱。我迅速拿起那枚“救命”铜钱,那些鬼既想吃我又忌惮那铜钱,那铜钱在我周围形成保护罩一样。

“小亮,小亮,发生了一件怪事,我要不要去跟老师讲?”

那些鬼每靠过来就震飞,不过那金光也减弱几分。那金光剩下微光时,其中一个被我震飞的一个恶鬼怒到极点,“金光没了,看你怎么震,震得老子这么爽呼”

“什么怪事?不会是碰到鬼了吧?”

那鬼扑过来瘦长的手指划伤我的手臂,血居然是黑的。当他想第二次扑过来时。

丫蛋把晚上回家,经过枫树林,走到哪,哪就有亮光的事,告诉了小亮。同学们也围上来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别得寸进尺,交易器官已经只眼开只眼闭,还想涂炭生灵”,大叔还在撸着串悠悠的走过来。

“是不是刚好别人要起来上茅厕呢?”

“你妹夫的,我都快被这鬼啃死了,你还悠闲的撸着串走过来”这声音小的只有我听的见。平时我也并不喜欢爆粗的,可这情况太让你不爽。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一家是碰巧,几家一起就太奇怪了。”

那鬼见到这大叔退后几步,并摆出一副太监服侍皇帝的表情,那叫一个殷勤。

“那就是别人家就是留灯照路的,我爷爷过寿的时候,家里亮了一晚上。”

“爷,您认识这小姐”?“谈不上认识”听到这句那鬼立马精神。“不过我看她挺顺眼的,你们不许吃”斗志猛猛的一下瘪了气。

“没谁家摆酒席呀,应该不是吧”

可旁边有几只不服气的冲了上来想弄这大叔,可大叔不紧不慢的甩了一下手就弹飞那几只不服的鬼。

“会不会是…”小胖神神秘秘的欲言又止,还用手捂住了嘴巴,原本一条缝的眼睛睁得老大。

“还有谁不服,快点上来,别碍了我撸串的时间,赶紧的”那些鬼看了弹飞的几下就无一敢上。

“是什么,快说!”丫蛋有点心虚。

“丫头赶紧回家吧,不然你再少胳膊少腿就不关我事咯”。

“是鬼,我妈都不让我走那条路,说以前那个林子里埋了很多人。”

我撒腿就跑了,也是有生以来跑的快的一次,跑的时候还听见大叔叫喊“丫头,晚上回家别超过12点,多听你那包租婆的话,准没错,有事来六里铺找我”。

“是呀是呀,我奶奶说有一次一个小孩从那里过,不见了,整个村里的人敲锣打鼓去找他,找到的时候他一嘴的草。是被鬼请去吃饭了。”

作者寄语:第一次写,平时都是看别人写的,兴趣一来就写了一篇。其实写这么少的故事,都花了不少时间,写的不好请多多包涵。

“丫蛋,你还是叫你妈来接你吧!”

丫蛋慌了,老是听老人说鬼很可怕,会把人捉去,吸人的阳气。被请去吃饭,把草当青菜,把虫子当肉,还可能回不来了。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娘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得那么慢。白天干农活又那么辛苦,他不忍心,真的不忍心。

爹呢,为了给他读书,出去打工了,在离家很远很远的鞋厂,就过年回来住几天。

丫蛋不能让爹娘失望。

                            04

又放学了,丫蛋恨时间过得太快,又恨时间太慢。晃晃悠悠又走到了枫树林口,第一盏灯亮起来了,丫蛋抬头看了一下,发现今天是第二家人开的灯。想到同学们说的是鬼灯,丫蛋心突突突的跳得飞快,他跑了起来,闭着眼睛不敢看路,冲出林子。

一回头,林子又陷入黑暗中,他感觉后面有一张血盆大口,正张着嘴巴,想要把他吃掉。丫蛋真的害怕了,他大喊一声,哭着往家里飞奔而去。

丫蛋第二天没有去上学,他发烧了,说了一晚的胡话。娘吓傻了,不停的为他搽冷水降温,却还是高烧不退。

邻居张婶说,这孩子可能被吓了,叫丫蛋娘把孩子送去”神婆”那瞧瞧。

                          05

“神婆”没看成,丫蛋却突然好了,活奔乱跳的,但似乎更懂事了。他认认真真的听课,乖乖的做作业,路上碰到乡亲,他甜甜的一笑,叔叔伯伯,婶婶大娘的叫。同学们议论纷纷,说丫蛋跟以前不一样,又好像一样。

夜晚的风有点凉,吹进窗户,吹动了丫蛋桌上的日记本。

日记本上露出一页,1997年,阴,我发高烧,娘送我去看神婆,路上碰到了李伯伯,原来李伯伯就住在枫树林旁边。

他听说我被吓到了,对着娘直说对不起。娘很生气,问他怎么回事?李伯伯说,他知道我放学一个人走夜路,怕我害怕,就找他们十几户人家商量,每天晚上我经过的时候,家家户户轮流开灯,把路照亮,让我安全回家。因为没有提前打招呼,反而把我吓到了。

娘听完坐在地上嚎嚎大哭,我也哭了。我为自己的胆小感动羞愧,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好好读书,将来报答李伯伯他们。

                          06

丫蛋,哦不,长大后的丫蛋叫王金,此刻正站在老屋里,屋檐下的小灯泡,发出有点昏暗的光。他打开沾满灰尘的抽屉,拿出一本小时候的日记本,翻开,看了很久,才郑重的合上。


怀左写作训练